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纪弦

火葬
  如一张写满了的信笺,  躺在一只牛皮纸的信封里,  人们把他钉入一具薄皮棺材;  复如一封信的投入邮筒,  人们把他塞进火葬场的炉门。  ……总之,象一封信,  贴了邮票,盖了邮戳,  寄到很.. (2011-01-01)
火灾的城
  从你的灵魂的窗子望进去,  在那最深邃最黑暗的地方,  我看见了无消防队的火灾的城  和赤裸着的疯人们的潮。  我听见了从那无垠的澎湃里  响彻着的我的名字,  爱者的名字,仇敌们的名字,  .. (2011-01-01)
火与婴孩
  梦见火的婴孩笑了。  火是跳跃的。火是好的。  那火,是他看惯了的灯火吗?  炉火吗?  火柴的火吗?  也许是他从未见过的火灾吧?  正在爆发的大火山吧?  大森林,大草原的燃烧吧?  但他.. (2011-01-01)
  开谢了蒲公英的花,  燃起了心头上的火。  火跑了。  追上去!  火是永远追不到的,  他只照着你。  或有一朝抓住了火,  他便烧死你。 (2011-01-01)
梦终南山
  那不是秦岭的一部分么?  唉!正是。正是那最美的所在:  最令人流泪的。  而那是终南山的一块岩石。  我是坐于其上哼了几句秦腔  和喝了点故乡的酒的。  我曾以手抚之良久,  并能及其亘古的.. (2011-01-01)
连题目都没有
  其实我是连月球之旅也不报名参加了的,  连木星上生三只乳房的女人也不再想念她了,  休说对于芳邻PROXIMA,  那些涡状的银河外星云,  宇宙深处之访问。  总得有个把保镖的,  才可以派他到泰西.. (2011-01-01)
狼之独步
  我乃旷野里独来独往的一匹狼。  不是先知,没有半个字的叹息。  而恒以数声凄厉已极之长嗥  摇撼彼空无一物之天地,  使天地战栗如同发了疟疾;  并刮起凉风飒飒的,飒飒飒飒的:  这就是一种过.. (2011-01-01)
狂人之歌
  在我的生命的原野上,  大队的狂人们,  笑着,吠着,咒骂着,  而且来了。  他们击碎我灵魂的窗子,  然后又纵起火来了。  于是笑着,吠着,咒骂着,  我也成为狂人之一了。 (2011-01-01)
你的名字
  用了世界上最轻最轻的声音,  轻轻地唤你的名字每夜每夜。  写你的名字,  画你的名字,  而梦见的是你的发光的名字:  如日,如星,你的名字。  如灯,如钻石,你的名字。  如缤纷的火花,如.. (2011-01-01)
沙漠故事
  已经成了木乃伊的帝王  仍嫌金字塔的内部怪难受的,  所以每当月明风清之夜,  便到外面去散散步,  呼吸点新鲜空气;  而留其不朽的足迹在沙漠上,  让那些戴着近视眼镜的考古学者们  殚毕生.. (2011-01-01)
人间
  那些见不得阳光的,  给他一盏灯吧!  那些对着铜像吐唾沫的,  让他也成为铜像吧!  而凡是会说会笑的  洋囡囡似的可爱的小女孩,  请抱着丑小鸭米老鼠和狗熊  走进我的春天的园子来;  只.. (2011-01-01)
七十自寿
  既不是什么开始,亦尚未到达终点,  而就是一种停,停下来看看风景;今天  在这个美丽的半岛上作客,  我已不再贪杯,不再胡闹,  不再自以为很了不起如当年了。  让我独自徘徊,消磨岁月  在这.. (2011-01-01)
太鲁谷
  进入山中,乃得到一种静。  不是静谧,不是寂静,  或什么静悄悄的之类,  而就是一种东台湾的静。  高峰。瀑布。流泉。峭壁。峡谷。  在这里,应有猿啼,狼嗥与鹰呼。  但我所倾听良久而共鸣交.. (2011-01-01)
四十的狂徒
  狂徒——四十岁了的,  还怕饥饿与寒冷,嫉妒与毁谤吗?  叫全世界听着:  我在此。  我用铜像般的沉默,  注视着那些狐狸的笑,  穿道袍戴假面的魔鬼的跳舞,  下毒的杯,  冷箭与黑刀。 .. (2011-01-01)
铜像篇
  我已不再高兴雕塑我自己了:  想当然不会成为一座铜像。  从三十年代到七十年代,  始终立于一圆锥体之发光的顶点,  高歌、痛哭与狂笑。  睥睨一切,不可一世,历半个世纪之久  把少年和青年和.. (2011-01-01)
萧萧之歌
  我对我的树说:我想  要是我是一棵树多好哩!槐树、榆树或者梧桐。  要是让我的两只脚和十个足趾深深地深入泥土  里去,那么我就也有了枝条也有了繁多的叶子。  当风来时  我就也有了摇曳之姿。也.. (2011-01-01)
舷边吟
  说着永远的故事的浪的皓齿。  青青的海的无邪的梦。  遥远的地平线上,  寂寞得没有一个岛屿之飘浮。  凝看着海的人的眼睛是茫茫的,  因为离开故国是太久了。  迎着薄暮里的咸味的风,  我有.. (2011-01-01)
乌鸦
  乌鸦来了,  唱黑色之歌;  投我的悲哀在地上,  碎如落叶。  片片落叶上,  驮着窒息的梦;  疲惫烦重的心,  乃乘鸦背以远飏。 (2011-01-01)
徐州路的黄昏
  徐州路的黄昏  带三分古意:  几棵上了年纪的乔木  很可欣赏。  荧光灯的午睡方醒,  排着队,鞠躬如也,  正当我牵着爱犬散步,  打从这里经过。  灯是我们这一带的新客,  而树已成为多.. (2011-01-01)
一片槐树叶
  这是全世界最美的一生,  最珍奇,最可贵的一片,  而又是最使人伤心,最使人流泪的一片,  薄薄的,干的,浅灰黄色的槐树叶。  忘了是在江南,江北,  是在哪一个城市,哪一个园子里捡来的了。 .. (2011-01-01)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论坛新帖

3、水杉
7、世道

图书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