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十七年(1949—1966)代表性诗人及其创作
2010-12-26 16:15:30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2159次 评论:0
十七年(1949—1966)代表性诗人.及其创作

构成50年代诗坛主力的是郭小川、贺敬之、闻捷、蔡其矫、严辰等,他们来自解放区,50年代、60年代进入各自创作生涯的旺盛状态。青年一代于50年代中期前后登上诗坛,至60年代成为诗坛最活跃的人物。他们显示了与前述诗人.不同的特点,李璎、雁翼、顾工、公刘、白桦、梁上泉、张永枚、周良沛等人都先后加入了军队,军队的生活对于他们思想观念和创作具有重要影响。青年诗人.反映生活的内容和角度各有不同,大多与自己的经历和感情倾向有关。比如李璎、张永枚的诗作主要表现战争与士兵,公刘、白桦、顾工则侧重写西南边疆少数民族和士兵,邵燕祥是写经济建设的,雁翼、梁上泉、傅仇、流沙河、孙静轩的诗与四川有深切的关系。


郭小川《1919~1976》,原名郭恩大,河北省丰宁县人。中学期间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开始写诗。1997年参加八路军。1941年至1945年在延安马列学院学习,曾列席延安文艺座谈会。1945年8月任丰宁县县长。解放后转到宣传部门工作,与陈笑雨、张铁夫合作.用“马铁丁”笔名写作“思想杂谈”,产生过较大影响。1954年7月调任中国作协党组副书记、作协书记处书记兼秘书长,开始了专业文学创作的道路。

1955年到1956年,郭小川以《致青年公民》为题,发表了一组“楼梯体”政治鼓动诗,受到读者和评论家的赞誉,但诗人.日后自认为那是“以一个宣传教动员的身份”写下的“一行行政治性句子”,“浮光掠影”而且“粗制滥造”。由此,郭小川一发不可收,进入了诗创作爆发期。他以战争年代生活为题材,写了《白雪的赞歌》、《深深的山谷》、《严厉的爱》、《一个和八个》(1979年才得以发表)等叙事诗,也写出了引起争议的优秀抒情诗《致大海》、《望星空》等,发表了《射出我的第一枪》,《县委书记的浪漫主义》、《雪兆丰年》、《朗诵会上的一段奇遇》等配合“反右派斗争”、歌颂“大跃进”的浮躁之作。这期间他出版了《投人火热的斗争》、《致育年公民》、《雪与山谷》、《鹏程万里》、《月下集》等五部诗集,这些诗作在思想艺术上呈现出相当复杂的倾向。此后,在当时政治运动大潮的裹挟下,他的诗作受到接二连三的指责和批评。1960年以后.郭小川的诗作更加贴近现实政治运动,写作了一批政治抒情诗,如《刻在北大荒的土地》、《祝酒歌》、《青松歌》、《大雪歌》、《甘蔗林--青纱帐》、《厦门风姿》、《秋日谈心》、《乡村大道》、《昆仑行》、《三门块》等,这些诗作切合其时的政治化语境,加上表现形式的创新,受到当时评论界的一致推祟。这期间他还写了叙事诗《将军三部曲》,歌颂解放军的高级指挥员。“文革”中郭小川受到严重迫害,痛定思痛,他将对政治形势的思考和认识,全部倾泻在他的绝唱《团泊洼的秋天》、《秋歌》中,总结了自己“战士兼诗人.”的一生。

郭小川认为:“诗人.首先是战士,要纵观整个新时代,眼光应当敏锐.唤起人们斗争”。他事事处处以战士-诗人.的眼光来观察现实,从现实社会重大的政治问题出发.选取题材,提出并回答革命者在不同革命阶段应有的精神状态、人生态度和道德情操,这是他诗创作的一贯作风。作于1956年的抒情诗《致大海》,是其战士心灵的一次裸露。诗人.以“大海”作为革命的象征,寻绎了他成为一个战士--革命者的心路历程,显示了思想深处由不和谐走向和谐的搏斗过程,认为只有把个人有限的生命投入无限的历史发展中去,才能获得与历史相通的灿烂的人生:“我要像海燕那样/吸取你身上的乳汁/去哺养那比海更深广的苍穹;/我要像朝露那样/去你的怀抱中沐浴;/而又以自己的血液/把海水染得通红。”这是投身革命的战士的心态,战士的胸怀.战士的人生态度。他的叙事诗《深深的山谷》,通过对战争年代爱情生活的描写,揭示革命者的心灵、情感.“不仅要像雪那样洁白,而且要像雪那样丰富多采。”60年代,他的诗作多视角多层面地表现了人民战胜困难、艰苦创业的战斗情怀。写于1962年的《甘蔗林--青纱帐》,通过“甘蔗林”、“青纱帐”两个象征意象,用革命精神这根红线将现实与战争年代相沟通,告诉人们,艰苦的战争岁月虽然已经过去,但它的革命精神却是不能忘记的:“能再回到青纱帐去吗?--生活已经全新.俄知道你们有勇气唤回自己的战斗的青春。”70年代,面对“四人帮”的淫威、折磨,他仍牢记战士的职责:“是战士,决不能放下武器,哪怕是一分钟;/是革命,决不能止步不前,哪怕面对刀丛。”(《秋歌》)“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不怕污蔑.不怕恫吓;/一切无情的打击,只会使人腰杆挺直,青春焕发。”(《团泊洼的秋天》)
在比较自觉探索诗艺术的时期,郭小川总是试图在诗中探求人生真谛。50年代后期,郭小川总结了自己前期创作的毛病,提出“文学毕竟是文学,这里需要很多新颖而独特的东西,”其中,“核心是思想。而这所谓思想,不是现成的流行的政治语言的翻版,而应当是作者的创见。”以此为起点,从50年代中期开始,他以一个“自觉诗人.”的姿态作了四年的艺术探索。他力图深入挖掘人的丰富的感情世界,努力表现出自己对人生的独特的观察、思考和发现。写于1959年的抒情诗《望星空》,虽然在艺术上前半与后半不平衡.但成绩是显然的,诗人.以宇宙星空为“参照物”,对自我心灵世界进行了一番严厉的自剖和审视:“说什么:/身宽气盛,/年富力强!/怎比得:/你那根深蒂固,/源远流长:/说什么:/情豪志大/心高胆壮!怎比得:你那阔大胸襟,/无限容量!”他不仅看到了个体生命的不完满、不和谐,而且发现现实世界、社会和人生同样存在缺陷,“我爱人间,/我在人间生长,/但比起你来,/人间还远不辉煌。”因此。望星空,/我不禁感到调张。“这是诗人.突破了对现实的满足感之后,产生的一种全新的情感体验,既有对大跃进的狂热反思的意味,也是在心灵层次上把握人生的一次尝试。写于50年代后期的叙事诗.也体现出诗人.的这种思考和探索精神。长诗《一个和八个》是这方面的佼佼者。作品讲述了抗日战争初期,营教导员王金,被怀疑为敌人派遣的奸细而入狱。在狱里,他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严峻考验:一面是同狱的八名真正罪犯的报复性欺凌,另一面是他所忠诚的革命队伍因误解而施予的鄙视。但是,这个共产党员,坚守战士的崇高情操,不仅经受了种种难以忍受的考验,并以他的思想、人格力量影响、感化、改造了这些罪犯,“给黑暗的角落以亮光。“诗作的总体构思和人物刻画告诉读者:摧枯拉朽的革命固然需要战争这个铁的手段,同时也要有爱、同情心和人道的力量,诗作的底蕴是耐人寻味的。被称为“爱情三部曲“的叙事诗《白雪的赞歌》、《深深的山谷》、《严厉的受》,均以战争年代为背景,通过爱情纠葛、家庭问题的叙写,透视了感情、人生与道德的价值。《深深的山谷》,从女性视角描绘一个曾为她所爱的人,在艰苦斗争中的动摇和幻灭,以此证明,人与人之间即使有很深的感情联系,但由于生活目标的不同,终会导向痛苦的破裂。《白雪的赞歌》则通过战争中一对夫妻失而复聚的故事,指出人生的考验.除了政治之外,还有感情、道德的考验,从而昭示我们,只要有共同的生活目标,那么人与人的相互信赖、关怀,就如一根纽带将他们联得更紧,给予他们力量去战胜物质的贫乏和感情危机,获得人生的富足。可惜,这些作品在当时并没有得到应有的评价,甚至受到批判和指责;另一方面,这些作品本身也显露出诗人.思想的矛盾,如《望星空》后半部的退缩,《深深的山谷》男主人公对“个人主义'的50行之多的批判,《一个和八个》中对人物心灵世界深层展示的局限,《将军三部曲》在展示生活矛盾和感情冲突时的弱化和回避等,成为郭小川以及那一时代诗无可回避的深深遗憾。

重视诗形式的创造和革新,也是郭小川创作的特色。有人赞誉他是“技术革新的能手”①。郭小川说:“在形式上,我们要提倡的是民族化和群众化。读者可以看到,我在努力尝试各种体裁,这就可以证明我不想拘泥于一种,也不想为体裁而体裁。民歌体、新格律体、自由体、半自由体以及其他各种体,只要能够有助诗的民族化和群众化,又有什么可怕呢?“在郭小川的诗作中,占主体的是政治抒情诗。政治抒情诗在思想内容上有强烈的政治性,大都表达一个普通的政治主题。因此,郭小川十分重视对这种诗体外在形式的革新。首先,他为不让思想观念、政治激情在诗中呈现出干枯赤裸的形态,一直在努力寻求让激情渗透到感性形象中去的最佳表现手法,比如反复渲染、铺陈手段的使用;其次,为了更好地倾泻政治激情,他又特别注意通过诗的音乐性,即通过押韵和节奏,来创造“雄浑而壮丽的气势”,并围绕诗节律进行句法和章法的试验,用心良苦,成效显著.但也存在着以“形式”的雕琢+来挽救“内容”的直露的趋向。另外,郭小川在诗体形式的创新上也是煞费苦心;孜孜不倦的。幼年代,他的诗作一般采用“楼梯体”,这是他学习俄罗斯未来派革命诗人.马雅可夫斯基的诗形式注意长句拆行时的节奏,尽可能做到大体整齐和押韵。其后,创作《雪与山谷》,使用的是“半自由体”、“四行体”,节奏比较流畅舒缓。而《祝酒歌》用的是“民歌体”,句子短小,节奏明快,融古代歌谣、新民歌于一体。《将军三部曲》则是类似元明散曲的创新的“自由体”。印年代,为了表现热烈的思想感情,他又重新选用长句作基干,并吸收古代赋体抒情诗的特点,创造了《甘蔗林--青纱帐》这样的“新辞赋体”,这也是他对新诗艺术的主要贡献之一。


贺敬之(1924~ ),山东枣庄人,1940年参加过延安“鲁艺”文学系学习,1945年曾经与丁毅等人集体创作过歌剧《白毛女》。1956年用“信天游”的民歌体形式创作了诗《回延安》,影响较大。此后创作的《桂林山水歌》、《三门峡歌》也成为诗人.创作艺术的高峰。这些抒情短诗充分展示了诗人.提炼生活的艺术才情,情真意切,构思精巧,音律生动。贺敬之还创作了许多长篇政治抒情诗,如《放声歌唱》、《东风万里》、《十年颂歌》、《雷锋之歌》、《中国的十月》等。这些诗在艺术形式上有新的探索,借鉴了国外政治抒情诗中“楼梯式”形式,并持中国古典诗的韵律和对仗,以及民歌中的某些形式融入其中,形成了自己的特色。正如茅盾所说“总之,从艺术构思,诗的语言,行、句的对仗和平反等等看来,不能不说《十年颂歌》对'楼梯式'这个新的诗体作了创造性的发展,达成了民族化的初步成就,而同时也标志着诗人.的个人风格。”

《回延安》是一首采用民歌体形式写成的激情澎湃的诗篇,诗人.以赤子之心歌颂了养育一代革命者的延安精神,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诗人.跳动着的脉搏--对“母亲“延安的那份永不泯灭的真情。全诗除了真切的情感构成了诗的辐射源外,就是诗人.对陕北风土人情的意象组合描写,更增添了作品的生活气息和乡土美感,从朴实中流出来的是民族音乐般的美。

《三门峡--梳妆台》作为一首较为精美的政治抒情诗,表现在作者能够将直白的政治情怀融入到具体的意象描绘之中去,用古典诗和民歌的语言写作特点来驾驭全诗,显现出诗境的深厚功底和语言韵律的规整性。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在气势磅礴的抒写过程中,诗人.牢牢抓住了梳妆台那个充满着神话魅力的故事意象,巧妙地穿缀起了诗人.所要表达的政治意图。显然,这样的诗比起他后来一些“直抒胸臆“的政治抒情长诗来说,要高妙很多。 贺敬之作为一代政治抒情诗人.,自有这一代人的成就;当然,也免不了这一代诗人.的局限,这显然受到其所处时代政治气候的影响。


闻捷(1923-1971),江苏丹徒人。1937年流亡武汉,参加抗日救亡活动。1940年到延安,先后当过演员、编辑,I944年开始文学创作活动。新中国成立后担任过记者、新华社新疆分社社长、作家协会兰州分会副主席等职务。1971年含冤逝世。诗集主要有《天山牧歌》(1956)、 《祖国,光辉的十月》(1968)、《东风催动黄河浪》(1958)、《河西走廊行》(1959)、《生活的赞歌》(1959)、《复仇的火焰》第一、二部(1959、1962)等。

《天山牧歌》是闻捷最有代表性的生活抒情诗总辑,其主题正如作者在序诗中所说,是为了“记载下各族人民生活的变迁”,来歌唱刚刚揭开帷幕的新时代。它具有那一年代的颂歌格调.但却有普真切朴实的生活气息。诗人.创造了柔和、轻快、明朗的牧歌风格,通过提炼单纯而明朗的艺术形象和生活情节,抒唱了西北地区少数民族的地方风情和精神生活,如《吐鲁番情歌》、《博斯腾湖畔》等,都从少数民族的生活中取材,配制出清新优美的诗篇。尤其是其中直接表现青年男女爱情生活助诗,如《赛马》、《舞会结束以后》、《婚期》、《苹果树下》等,紧扣少数民族特有的风土人情来刻画男女问倾慕、追求、等待、表白等爱情生活情趣,别开生面.有浓郁的地方色彩.在当时给人耳目一新之感。这些爱情诗体现了当时的社会风尚,即在构思中把爱情同创造新生活的劳动相结合,主题仍是“生活的赞歌”。

《复仇的火焰》是闻捷叙事诗的代表作。这部长诗,根据诗人.亲身经历的发生在新疆东部的一次叛乱和平定叛乱的事件,“记载下解放初期聚居在巴里坤草原的哈萨克民族从怀疑、反对到拥护共产党的历史过程,记载下帝国主义者和民族反动派的幻想和末路。”作者原定写成三部(《动荡的年代》、《叛乱的草原》、《觉醒的人们》),第三部因为“文化大革命”的发生被迫中止创作而无法完成。在作品中,诗人.追求气势恢宏、庞大的艺术结构,力图展示真实错综的社会生活和情节线索;通过曲折的情节和戏剧性的场面,力图丰满地刻画不同人物的内心世界和精神气质;着意绘制西北边陲的风俗画和风景画.使它有助于故事背景的描写、场面气氛的烘托和人物性格的塑造。但是,诗人.试图以诗来写“小说“,其结果则造成了作品在整体上诗意的不足。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压抑中的生命喷发与现代智慧(1966.. 下一篇50年代、60年代诗概述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