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索洛古勃诗选
2010-12-24 20:57:43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2164次 评论:0

索洛古勃诗选

无题无题无题无题无题无题无题无题无题无题无题无题无题无题无题


无题


我是神秘世界之神,
整个世界都在我的幻想之中。
我不会为我自己树立偶象
无论是在地上还是天空。

对于我所具有的神之本性,
我严防死守秘不示人。
我像奴隶一般辛勤劳作
为自由呼唤夜、黑暗和安宁。

1896年10月28日

张冰 译


无题


亲爱的上帝,你铸成的大错,就是我的一生。
你造我造得很不对劲儿。
难道能叫一个心灵总在微笑的人,
充当一条疯狗的帮凶!

你的计划我并不想毁掉,
心想:"我不妨就当狗一条"。
马马虎虎我学会了嚎叫
甚至习惯于对着月亮吼叫。

可亲爱的上帝我还是不对劲儿。
要我继续做狗我已经再也不能。
喏,你瞧,我还算条狗吗!
我是个热爱艺术的诗人.。

1912年7月18日第150页

张冰 译


无题


在残酷而血腥的蹂躏日,
我赶去看我的未婚妻。
我碰到全家人都在一起
呆在家里。

全家人全都躺成一堆……
黑红的鲜血流成了河……
乳房和脸上被钉了钉子
一枚枚。

曾被爱情燃烧过的一切,
又被黑暗的势力粗暴地毁灭……
身体被一枚枚铁钉钉过的
就是我原来的妻……

1906年6月22日

张冰 译



无题


我的倦意无边无际,
我无望的劳作深不见底。
夜半的霞云照彻了夜里。
到哪儿能找到这样的毅力,
能让我把这魔鬼的容器
喝到最后一滴?
你瞧我的满头青丝
都已变作白的。
我依旧是从前那个贫穷的浪人,
哎,智者在寻找
永恒的语辞,
可这又能和谁有何关系!

1910年6月18日夜

张冰 译


无题


田野上连鬼影也见不着一个。
有人喊:"快帮帮我!"
可我又能做什么?
我自己还累得要死,
是个穷鬼,矮小的身个
我又能帮得了什么?

寂静中有人还在呼叫,
"快到我身边来,我的弟兄!"
两人一起,会很轻松,
假如你无法走近,
我们就一块儿死在途中,
一起去见死神!"

1897年5月18日

张冰 译



无题


有一次我在暴风雨中的海上航行
我的小船即将下沉,
于是我呼喊着:"魔鬼呵,我的天父,
救救我,你瞧――我就要沉没。

不要让我有罪的灵魂
不到期限就先死去,――
我要把我暗无天日的余生
全交给黑暗的罪恶统治"。

于是魔鬼把我抓住
扔在一艘半毁的大船。
在船上我找到一付木浆,
一只凳子和一张灰色的帆。

于是,我重新将我那被抛弃的灵魂
和我那罪恶的肉体
带上陆地
得以度我病态和罪恶的余生

魔鬼呵,我的天父,
我信赖危难关头你所给我的庇护,
当我在暴风雨的海上航行
是你将我救出了火坑。

我要把你赞美,我的天父,
而把不公正的岁月咒诅,
对世界,我将给以谴责,
而对诱惑――我将屈服于诱惑。

1902年7月23日

张冰 译


无题


我住在黑暗的洞穴,
我看不见白夜。
在我的希望和信仰里
没有光照和星月。

通往洞穴的路还不曾有人走过,
这不是安全的保障是什么!
我的洞口十分隐蔽,
我的眼前燃烧着烛火。

我的洞穴潮湿又阴暗狭仄,
想要取暖也没东西点火。
我的洞穴远离尘嚣,
这里正是我将死之处所。

1902年6月16日

张冰 译



无题


复活不是我的向往,
也不希冀彼岸的天堂,――
临死前,我不会悲伤,
更不会飞往任何地方。

我只是熄灭我的灯光,
把我的嘴唇牢牢合上,
而在无声无息的彼岸,
把曾经的一切统统遗忘。

1900年6月25日〖白银时代诗人.〗列宁格勒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138页

张冰 译


创作


你的灵魂摆脱世俗生活
的牢房奔向
理想的天堂,
那是无以企及的地方。
永恒的幻影在那儿相会,
并急遽地飞翔,
你用幻象的结晶体
创造灵感那
清晰而又冷峻的形象。

而一旦重返地球,
不可企及开始溶化,
她在苏醒,并沉没在
存在的空气和浓雾中,――
回忆的一线天光
突然在她身上迸发,
于是她便如一弧闪电
划破人类痛苦的无边黑暗。

1893年2月3日

张冰 译



无题


我喜爱幻想,
和不存在物的迷狂
并把我软弱的灵魂向它献上,
我只偶尔过问俗务,
且对它冷漠而又荒疏,
在子夜时分的静谧之中,
青草在我脚下沙沙作响,
它们散发着浓郁的芬芳,
它们以令人疲倦的梦幻
和使人不安的幻想
报答恬静的月光。

1895年12月7日

张冰 译



无题


在声息全无的夜晚的寂静中
你站在我身后,十分安静,
你象坟墓一样沉默、幽暗,――
我听不到你的一举一动。
不敢回头,我怕,
你忧郁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
你就象夜晚的花朵,
只对着黑暗开放,
就这样你从我身上打开
所有在寂静中十分敏感的官能,――
于是我走进你的小院,
在你迷人的世界里消魂。

1896年5月28日

张冰 译



无题


极乐就是我的痛苦。
我欢快地看见你的轮廓――
那是死神的前兆和衰落。
如同一棵凋零的白桦
每片叶子都开出幻想的花
那是无以言喻的美在喧哗。

张冰 译



无题


远离生活恶毒的嘲笑
和虚言诳语无谓的恭维,
我步入梦的幽谷,
与我无情的未婚妻相处。

她在谈论苦难,
她的居处本身就是一场考验,
她那致命的床帐,
就是用欢乐的苦刑酿造。

张冰 译



无题


呵,死神,我在向你诉苦,
你这恶毒的鬼,统治着世界,还把地上的一切荼毒,
你偏在阳光明媚的正午找我,
把我领上了人生之路。

我看见在你的光照下,
人们忧郁、软弱而又恶毒。
于是我悟到,在你的呼吸中,
恶与人的生命一道,如烟一般散落。

1897年10月20日

张冰 译



公众的声音


你要写得和别人一样,
而我爱读的东西也全都是这样:
好玩的东西不能少一样。
那你写的是什么?关于爱情,
复仇、新娘和仇恨,
你的话语太少、寡情。

全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像,
忏悔的偶像
加上灯架上微黄的烛光,
随后是浓雾里的沼泽,
加上些什么可怕的东西,――
不联贯的梦,模糊不清的臆语。

你既想追求声望,
和颓废派的毒素
那你就休想打动人心,
但你得写诗颂穷人,
或是让主题不致有害于人
最后还要写得简明。

1898年10月8-9日

张冰 译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梅烈日柯夫斯基诗选 下一篇巴尔蒙特诗选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