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短篇小说   他和上海工人运动
2018-06-17 16:31:29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边江 【 】 浏览:50次 评论:0

四川宜宾革命烈士短篇小说集(二)


     一
 
 
    一九二零年,21岁的四川宜宾人刘华,远离家乡宜宾来到了上海,在上海中华书局印刷所当学徒工。生于1899年的刘华小学毕业后,就跟着自己的父亲去外地谋生,受尽了人间苦难。几年过去了,现在他每天黑夜被繁重的排字工作累得身心疲弱。一个月了,才获得点工资,吃饭都吃不饱。自从来到这一座旧中国非常繁华的大城市:上海,也是令人失望,不如意!  一天从早上八点上班到晚上22点下班,要干满12个钟头,才能容许下班。
……
 
这天晚上近22点。
 
已经工作到21点59分的刘华和一些工人才下班了。
累得一脸又瘦又疲弱的工人们,在排字作坊停止工作,离开了灯光昏暗的排字工作坊,朝刚打开的大门走出去(因为,资本家在工人干活期间是紧闭大门,不准工人随便出入的)。
“走,刘华。下班了!”一个和他同岁的青年说。看他因干活瘦得脸颊都陷下去了模样,真让人不是滋味。
“要的。”
这21岁青年就和刘华走出去。
他俩走到了在温和夜色下带有辉煌背景的上海街道上,看到灯火辉煌的街区,富人在酒吧、舞厅里享乐,刘华心里就不是滋味。
“刘华,你看,这些富人过得正安逸。再看看我们,半夜了,才下班,还又累又饿!”
刘华没有回答,但是,从心里来说,他对这个世道不满。这样不平的社会应该被改变过来。
没有听到他的回答。他同事问:“刘华,你说呢?”
“杨俊建,咱们别说这个。”
“为什么?”
“走,咱们还是快回房里,做点吃的,好睡了。明天早晨还要上班。”
“好吧。”
然后两人回租的房里去了。刘华知道这样说又有什么用,除了发几句牢骚,但是,他心里认为为了改造这个旧世界,他迟早会离开印刷所的。
   三年过后,就是1923年,刘华到上海大学附中半工半读。
认识了学校里的共产党人瞿秋白。
他看到瞿秋白人好,又温和,具有一种坚定的共产党人气质和信念,而受到影响。
渐渐地,通过和共产党人瞿秋白的来往,他知道了什么是共产党人,理解了共产党就是为天下受苦人创造幸福的政党。后来,他积极地接受了共产党的思想和主张,更为进步;他被选为学生会执行委员,担任附中团支部书记。1924年加入了共产党。当年秋,党派他到沪西共友俱乐部工作。
到了那里,他还发展了一些工人积极分子。
 
……
 
 
“刘先生,日本人的工厂又减少工人的工资,无理开除工人。”两个工人到刘华家里,非常愤愤地对他说。
“这些吸血鬼太坏了!”听到这里,刘华更是愤怒地说。
“刘先生,我们工人再也活不下去了,我们要罢工。”
刘华觉得工人们已经不能容忍了,他支持罢工。后,他来到了地下党的负责人老林家里,把在日本工厂里工人要罢工的事和原因跟党组织汇报,后老林,也向在上海的党组织汇报了这里的工人情况,党组织非常赞成工人们罢工。
这一天,老林对刘华说:“党已经决定,今天晚上开一个工会成立大会。”
“要的。”
“这一次,一定要领导工人和日本工厂里的资本家做斗争。要他们答应工人的要求,不许无故扣工人的工资和打骂、开除工人。”
……
   几天后,发生了五卅惨案。
 
这天晚上,刘华和几个工人来到位于日本纱厂边的一些工人家属的房子前。他想进去看看工人们和他们的妻子孩子的生活情况。
一个跟他一起的叫吴林的工人在门外喊道:“杨老三!”
然后就停下,回脸对刘华说:“刘先生,这是杨老三的家。他家里有三个孩子,老婆有病,生活非常困难!”
听他说后,这时,门开了,一个34岁的、面容枯黄的杨老三出来。吴林跟他简绍了刘华,杨老三就热情地让刘华他们几个进了自己破旧不堪的发暗的房里。
 
杨老三对进房的刘华和几个工人说:“刘先生坐。你们几个也坐。”
说完,就马上要跟刘华拿凳子让他坐。刘华马上说:“不用!不用!”他看到工人杨老三非常的热情、诚实,心里也觉得他们工人每天卖苦力,受穷,被工厂老板压榨。就更同情他们。
“听说,你妻子病了?”
“是呀。从昨天起,她发烧。”
“你带她去看医生没有?”
“我家里没有钱,连吃饭都是上顿吃了没有下顿。”
刘华听了,马上从自己的衣服包里拿出几个大洋说:“杨大哥,拿上这钱,快带你妻子去看病。”
“刘先生,这怎么行!”
“我们都是普通的人,要相互帮助。”
“谢谢你 !”
“别说了。快带你妻子去看病。”刘华催他。
“嗯,我马上去。”
然后,刘华他们就先走了。
 
。二
 
       几天后,刘华带着刚成立的工人纠察队和几个工人代表来到了资本家日本商人山田的办公室。
看到工人还有他们的纠察队。山田马上改变了强硬态度,就客气地带笑脸说:“刘先生,请坐!”
“不坐。今天,我代表本厂的工人向你提出工人们的要求。”刘华坚定地说。
“你说。”山田说。想敷衍刘华和在场的工人,以免自己吃亏。
刘华就直接说:
“第一:不准打骂工人,不准克扣工人工资,不准无故开除工人。”
“刘先生提出的要求,我会着一考虑的。”山田马上表示说
“我们提出的是正当要求。你必须马上答应。”刘华严正地说。
“这样,我考虑一下,三天后答复你和工人们。”
“行。”
然后,刘华带着工人代表和纠纠察队走了。
后,离开了工人们和工人纠察队,刘华来到了上海地下党负责人老林的家里。他把这个情况跟老姜汇报了。敏锐的老林感到:资本家的答应是有原因的。“什么原因?”
刘华问。
“你想,他看到你们纠察队和这么多工人,当然想稳住你们。三天后,他一定会喊人来对付你们。”老林分析说。
刘华说:“那我们怎么办?”
“我们这样,到时动员全厂的工人到资本家那里,看他怎样做?”
“要的,我明白了。”
然后,刘华就出来了。一两个小时后,回到房子一片凌乱的贫苦工人住宅区。他晚上去几个工人代表的家,让他们立刻去每一个工人的家里,动员他们三天后到资本家那里去。三个代表马上就出去动员去了。
 
    第三天,早晨八点半,全厂工人都到了厂里,不上工,把资本家的大院围得不通。
不一会,如地下党的负责人老林预料的:资本家已经喊来了一大队警察,但是和五六百工人比人太少了。
刘华和几个工人代表到资本家的办公室。
“今天,你该答复了吧!”刘华严正地说。
非常狡猾的厂主看到警察没有工人多,一时不知道怎样办?但是还是蛮横说:“你们这些穷工人想造**了。哼,只要唐警长一声令下,把你们都抓起来!”
你以为你喊来了警察,我们就怕了,心抖了?哼!”刘华没有惧色地说。
“刘先生,我早就知道你,是你煽动这帮穷叫花子跟我作对。”唐警长说。
“资本家在自己开的工厂里,残酷剥削,摧残工人,让他们干十二个小时,还无辜打骂他们,扣他们的工资,看到人不行的,就把他们赶出工厂。难道你不知道吗?”
“这不是我管的事。”
“所以,你只管拿钱办人。”
“这是我的责任。维护本城的社会稳定、治安,是党国的利益。”
“所以,你就可以对这些可怜的工人发威,你怎么不对日本的工厂主发威呢?!”
“你少指责我。”
“唐警长,你应当把这个带头闹事的刘华抓起来。”工厂主说。
“你敢!”几个工人代表喊道。
唐警长注意到外面的工人越来越多,就他四五十个军警是对付不了的。就退走了。
老板看到这样的场景,也无奈。
“我答应你们的请求。”
“很好,希望你说话算数。”刘华说。
“放心,我是会遵守诺言的。”
……
这事过了一天。在工人区的一个工人代表的房里的刘华,其实,他不相信工厂老板的话,但是他想既然人家说了,就只有看行动了。
下午,要到下班时间了,工人老李和两个工人非常气愤地跑进房来说:“刘先生,今天老板又喊他下面的人打工人,还说工厂是他私人开的,他就是要扣工资,开除工人。”
“简直太恶毒了!”两个站在一旁的工人气呼呼地喊道。
“这样,过两天再说。等他们确实干了,我们再采取行动。”刘华说。
“好。”
 
   
       两天后,几个工人跑来。“刘先生,工厂主又要开除工人了!”
刘华觉得该是领导工人罢工的时候了。他马上对身边的几个老工人说:“刘叔!李大哥!杨大伯!你们马上去动员全厂工人,到厂主办公室去。快!”
“好。”
然后,几个老工人马上就去分头喊工人去了。
刘华此时在想这次一定要打下厂主的威风。
   过了两个小时,要到中午了,李大哥跑来。
“刘先生,我们已经动员好了。”
“好。我们到工厂老板办公室去。还有,等一会,你再去通知老刘他们,让厂里的工人立刻停工,关掉机器。”
“好。”
然后,刘华和两个工人就去厂主办公室。李大哥就跑到厂里去了。二十分钟后,刘华带着工人围主了厂老板的办公室。
“你们为什么不守信用?”刘华走到老板面前质问。身边有几个工人代表。
“我是老板。我有这个权利。这个厂是我开的。”
这时,工厂里还有机器声,一下就没有。
马上,一个工头跑来喊道:“老板,工人罢工了!停工了!”
老板一听感到十分恼火!过会,他马上非常狡猾地一笑,口气和蔼(这是日本人的特点)说:“刘先生,不要这样,你们有什么要求吗?”
“只要你改掉错误,从此后保证不开除工人,无故扣工资,打骂工人,还有要增加工人的工资,我们就恢复上工。”刘华说。
这些话都是往老板最要命的心窝去的。无奈的老板马上说:“我答应你们的要求。”
“好。”
然后,刘华对身边的工人说:“去,喊人复工。”
“嗯。”然后这个工人代表就转身走了。”
这个工人就出去了。过了十多分钟,工厂的机器又嗡鸣起来,显得一派繁忙的气氛。
听到了这些声音。刘华走近老板说:“老板,你看到了,我们的工人已经开始上工去了,工厂又运作起来了,你该兑现承诺了吧!”
老板看到工人们上工了,机器开起来了,又恢复了工厂原来的繁忙景象。他把脸昂起又大声大气地反问:
“刘先生,什么承诺?”
“就是你在半小时前说的:不再开除工人,无故扣他们的工资,不许监工随意打骂人。”刘华回答。
“我为什么要向你这样说?你算什么?”
刘华一听,知道老板要耍赖。喊道:“少废话,你答不答应!”
“不答应。你们又敢把我怎样!”老板嚷嚷道,又昂起他白白的肥脸。
然后,刘华喊一个工人出去了。过了七八分钟,工厂又一下停工了,整个厂一下沉静起来。
李老板没有办法,非常无奈地答应了工人们的要求。
 
 
 
 
      这次罢工资本家答应了工人的要求,由共产党员刘华领导的上海纱厂工人的罢工获得了胜利。而这对于改善上海工人的苦难命运和资本家的残酷压榨起到了积极的意义。这以后,更是经常出现上海工人大罢工的事,使日本厂家和本国的资本家非常的害怕,继续和上海的反动军政府、警察局窜通长期剥削无助的工人阶级。
工人的工作和生活依然艰苦。要彻底改造上海工人的现状,仅有一次胜利的罢工是不够的。1925年5月,上海成立了工人总工会,刘华被选为执委委员。他更加深入到工人中去,教育广大的工人:只有大家团结起来,和资本家进行坚决的斗争,这样工人的情况就会获得改善。
但是,在富豪、军阀资本家横行的旧中国的上海,工人阶级怎么能获得真正的权利呢?反对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的斗争还在继续。后来,在上海,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工人进行了多次罢工,刘华还是领着工人不断地进行罢工运动,狠狠地打击了资本家和国民党反动政府勾结在一起恶毒摧残工人的气焰。
       九月的一天。在工会工作的刘华和地下党的老林见面。老林对他说:“刘华,据我党在敌人内部同志的消息:敌人要封闭总工会。看来,反动派要开始抓跟罢工有关的人了,主要是抓共产党。你们在台面上的人都是主要被抓捕的对象。”
“嗯。”
“这几天,除了继续领导工人运动外,你要尽量减少在公共场合露面,以免被敌人抓到。要知道:我们的敌人是狡猾和心狠歹毒的!”
“我明白。”
“好,就不多说了。一定要小心!”
然后,老林在叮嘱了刘华后走了。听到老林带来的这个消息,刘华在以后的革命活动要显得隐秘些了,可是他还是继续进行工人运动的活动。
   九月的一个晚上,刘华和上海闸北那里工人呆了一阵,就回来了,他路过租界,
两个租界巡捕看到了。就喊住:
“你站住!”
刘华就站住。两个巡捕走上来问:“你是什么人?”
刘华说:“普通的人。”
“什么普通人?”
“就是一个教师、“
两个巡捕看了看他,捕风捉影说:“我看你不是什么好人?”
“老总!”
刘华刚要辩解,两巡捕非常武断地说:“走,到巡捕房再说。”
这样,刘华就被抓起来了。
 
 
 
 
        被抓后的刘华,被英国租界转到了淞沪警备司令部里。
一个警察头亲自来审问他。
“你是谁?你一定是共产党吧?”
刚正的刘华说:“我就是刘华。”
“我明白了,就是你带着那帮穷工人罢工闹事?”
“难道不该吗?你们和资本家、外国列强勾结起来,凶狠地剥削他们,让他们活不像人,鬼不像鬼,处境悲惨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死亡的边缘。你们利用工人为你们获得财富,不把他们当人看,视他们为草芥。请问,你们这样做,还有一点良知吗?你们为了自己利益,不惜榨干他们的血汗,你们这群披着人皮的狼!”刘华突然愤怒抨击这个头。
“你,你,你太猖狂了!”
“你们简直不知羞耻!“刘华严厉都指责敌人。
“嗯,你少谈这些。你跟我老实交代,你们的领导在哪里?叫什么名字?你们的成员有多少人?家庭住址在哪里?说!”
刘华非常蔑视地看了看肥胖的警察头子说:“这些我知道。我永远不会向你透露一点我们党的秘密。”
“跟我打。“警察头高喊道。“看来,你只有尝到我这些刑具的滋味,就不再这样嘴硬了!”
他们把刘华拉下去,进行凶横的吊打,后在他鼻子口里灌海椒水等令人极度痛苦的刑罚。几天下来都是。
……
 
又是一个晚上。警察头子审讯道:
“说,谁是你的领导?你的委员会里的同志有多少人?他们住在哪里?”
“跟你说了,你好抓过干净。”
警察头目闭嘴不答。
“你说这些,我全都知道。”刘华用被敌人打的出血,青一块紫一块的长脸对着警察头目又说。
“只要你告诉我你们委员会的全部成员、领导,你就不会受这样的苦。我马上放了你。”警察头子非常无耻地把他肥脸对着刘华说。想进一步引诱刘华。
“闭上你的嘴。我就是不跟你们说。你一点也得不到我党的任何人和任何事的情报。“刘华早已横了心。他在等着敌人处死他的那一刻。
“他妈的!你还在嘴硬,跟我老子打!”这个头大、肥脸的透亮的警察头子把他肥脸一歪,叫喊道:”打!跟老子打!”
就这样,刘华连续被敌人拷打。接下来的两个晚上,敌人更凶,把他脸打得青紫,身子处处是烫伤,全身都在痛。
 
后几天,敌人没有拷打他,好像把他忘了似的。今天,他听到监狱外面闹哄哄的。
 
中午了,一看到送饭的人进来。刘华关心地问:
“今天上午,外面怎么闹哄哄的?”
“来吃饭。”送饭的人说,没有回答刘华的话。
“我怎么听到外面闹哄哄的?”刘华又问。
“是这样的:听说那些工人要到监狱来示威,是要求把你释放出去。”
刘华一听,就觉得这事不行。他认为反动派是非常强大的,打死杀死一个或多个人是家常便饭。不能让咱们工人死于非命。想到这里,刘华对送饭的大伯说:
“大伯,我想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送完饭出去后,找到那些工人,把我的话带跟他们,让他们不要来监狱闹,为了我,这样做,他们会被这些心狠手毒的反动当局打死的。”
“嗯,我知道了。”
“让他们千万不要来,这太危险!我一个人算不了什么,他们还可以继续斗争下去。”
“我知道了。“
然后,大伯就出去了。
 
刘华知道只要党组织知道他的意思,会马上采取行动不让来监狱为他伸冤的工人被上海反动当局打死的,他想只要留住革命之火种,相信将来,共产党一定会结束国民党反动派的黑暗统治。
过了几天,敌人对他进行引诱:
”只要你说出上海地下党组织的成员、领导人的地址和名字,你就会获得高官,什么都能得到。告诉我,你想当什么官,获得什么职位,我们马上满足你,绝不会让你失望!还马上跟你治伤。怎么样?”这个警察头子说。
刘华冷冷地盯着这个警察头子,他不言语,但是,非常的蔑视厌恶,他是绝对不会出卖党的机密的。
“你说话呀?”
“我刘华,绝不出卖自己的同志。哪怕一个人,一个名字都不得行。”刘华坚定不移地回答敌人。
“你,你不要这样蠢!你为什么为共产党送命。你不为自己想,也该为你的父母想吧。”
“闭上你的嘴巴!”刘华呵斥这个无耻的警察头子。
……
      刘华被敌人审讯了多次,他没有向敌人屈服。他渐渐意识到敌人要处死了。他想道:尽管我这一生过得短暂,但是,我做了一件伟大的事业:为天下劳苦人民获得解放。谁又不会死!?  四天后,一个深夜,
敌人认为刘华已经改变不过 来了,决定枪毙他。
这时,刘华在睡梦中被叫醒。
“起来,刘华!”一个看守喊道。
“去哪里?”
“什么去哪里,你就要死了!”
早有了思想准备的刘华就起来,走出黑糊糊的牢房。几分钟后,他被敌人在监狱的的一道土墙下,射杀而死……
 
Tags: 责任编辑:边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血土穿空阵地倾   二小玲和.. 下一篇川藏线上的中国解放军(七)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