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八路军连长王东   一美丽的冀中·平原
2017-12-30 09:29:02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边江 【 】 浏览:89次 评论:0
 
   1937年8月末.河北冀中平原。
    这时是初秋了。在秋日冀中的山野里,一眼望去,在不远处,一座座高低不等的群山巍然地屹立着。那略微隆起的泛着土黄色的山坡,突出的高悬般的山岩,而紧挨着它的是稍往山崖过去偏下一些的、有几处袒露着条形般泛着红色的土壤,就像一个健壮男子红色的胳膊。而它的两边长满了一横片绿油油而茂盛的野草。山与山,一上一下,相隔又连接,向东西两边尽情绵长。在远远的东边,有几座山仿佛生在一起;前面两座不太高而曲折的山后面是一座高大的山的山峦像衣服的皱褶呈一灰一淡黑的山势。
  而前面的两座山如依偎在一狭长的呈蓝灰色山腰下,就像两只小羊伴随在母羊的身边一样。远处看去,非常的雄伟动人!虽然是初秋,夏日的灼热的脸还在,不肯褪去似的。蔚蓝色的天空里,那炎日不减的阳光仍旧带着夏日余威洒向灵秀和蓝灰色山崖间下如皱褶般的山坳里和群山里。
而在洒满阳光的山路上,在道路边,有一大片平缓的土地上,生长着一片诱人透点黄的绿色野草。在还带有夏日气息的山野间里,在这片诱人的绿草地上,生长着星星点点般的野花,比如:白色的、玫瑰色的、黄色野花在参差不齐的野草丛中,看上去,鲜艳夺目!清爽的山风时不时吹来,带着秋日的气息,吹向灵秀静幽的山野。多么令人向往而美丽的冀中山区!
      这天,在一个由富得流油的大地主扔下的几大间不是主要宅院的房里,住有八路军王东连长的一个连。他们在这里一方面是上午进行军事训练,由于下午太阳非常火辣,就在房里休息午睡,自由活动。从较远处看去:房顶上,全是一竖由上而下的排列的褐色瓦,发黄的瓦楞,显得微暗的房檐。在房子西侧的左边有一条小道,往房的青砖墙边后面走,有一小片清凉的槐树,过槐树向后面走去,就是不太高的几座山连在一起。中国河北的山区,据说大多是由小山或不太高的山形成。远远望去,山上的树非常稀少,大多是土黄色的山石,呈土灰的陡斜空寂的山坡,在初秋来临后,那满山斜坡下的靠近山脚的地方野草绿油油的,非常的夺目诱人!而在大房的前面是一块宽大呈土灰色的地坝。
       今天是1937年9月2日上午,八路军第23师八团二营一连连长王东和他的战士们在进行军事训练。
此时,在八路军营房门边的大而宽的地坝上,有八路军战士在练习射击,有在训练正步走,还有战士练习匍匐爬行等。一排一班班长叫肖东,25岁。他双手背在他系得略紧的宽皮带的腰间后,非常严肃而近乎铁阴着脸,他两只眼睛就像鹰的眼睛盯着正在爬动的,一身灰土的15个战士。在他严厉在喊的粗嗓音里,你能感到他的严厉,而和他平时开朗还爱逗笑人的性格一比,完全是两个样。
“李水根,你在练些什么?”肖班长忽然喊道。“你看你,动作是那样的慢。”说到这里,肖班长忽的一下,把他两手从背后放开,非常不满意地走到已经停止训练的还趴在地上的战士们当中的李水根系着皮带的腰背旁边站住,数落一脸发红难堪的21有些懒散的李水根。肖班长接着刚才的话题喊道:“你看你,动作慢了,你还也为你是一个小孩,在地上爬吗?在玩吗?要明白,你要把它当成小日本就在前面,一定要和自己战友保持一致通过才是。像你,思想不集中,居然落在后面,这不是在扯全班的后腿吗?”
李水根站立起来,不服地说:“班长,这里有鬼子吗?”
肖班长觉得李水根连这句话都不懂。好气地看了看李水根幼稚的脸,几乎要喷饭。“你连这个比方都听不懂?”围在周围的战士看着李水根,不禁觉得好笑。
“我不知道你说的比方。”李水根看到战士对着他发笑,可主要还是看他的洋相,有战士问:“李水根,你连这个都搞不明白吗?”肖班长说话一向嘴一张,不管难听和好听张嘴就喊。
就说:“太笨了!”
李水根听了,就非常不安逸:“班长,你贬低我。”
“我看低你又咋样,你看你,平时又懒散,和战士不是说这个不是,哪个有毛病,什么时候认真训练过。你别忘了,训练差,到了战场,就有的是苦头吃。”虽然,肖班长这样说话,他还是把这一训练和战场连起来说,他是想让李水根明白这个道理。
“连这些你都要管。”心里不快的李水根瞪了一眼肖班长看上去带着训斥他的神情,可是从肖班长脸庞上,透露出对战士身上的缺点干脆、毫无保留指出来的诚挚用意,只是,是以训斥的不被接受形式说出来。李水根也不会对此有深刻感觉,就只知道班长在当场让他出洋相,心里不快!
“我是你的班长。有必要跟你指出。”这时,肖班长的眼光严厉得要好些,无形中表现出肖班长厚道仗义的心胸。
李水根居然冷笑一下,意思是你小班长有这样的好心。这时,王东连长走过来了,他29岁,生于1905年4月,家住河北洛阳乡下,是一个穷苦的孩子。请读者谅解,让我们讲讲八路军连长王东的事。
 
   王东14岁跟村里的彭大地主放牛,地主不跟小王东饭吃。几年前,他父亲一直在城里做工,终日劳累,到了肺病,被资本家老板赶出厂,回到家里,不到半年就死了。他妈妈没钱埋死去的父亲,跟彭地主借钱埋了爸爸。为抵债,跟地主洗衣做饭,日夜劳累,半年不到累死了。那时,王东才十四岁,就被彭地主强行拉去为父母抵债,都是靠村里的大伯大婶,拿饭跟他吃,把他养大。1928年夏天,18岁的王东,在山上放牛。
到了中午,他饿得肚皮难受,这时,想到彭地主正在家里,悠然自得地吃鸡肉、鸭肉时,小王东就气愤!他真恨不得一走了之,不管去哪里,做苦工,做别的活都比这强,在这里地主又凶又狠!想到这里,他一脚蹬在一块石头上,皱着脸。
可是,目前又能去哪里?小王东想。呆在村里,就算地主不跟他吃,李大伯,杨大妈,五一娘都要拿饭跟他吃。想到这里,小王东眼光忧郁,他觉得自己出去没有任何的依靠,对自己也是不行的。
这时,他看见前面,走来了一队头戴灰白军帽,帽子正中有一个红五星,下巴的衣领有一对红肩章,腰间紧束着一根宽皮带,脚上穿着一双草鞋,还露出脚母趾,绑腿直到其膝盖,看上去,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身材魁梧,一双眼睛看上温厚、带着坚毅,鼻孔有些扁平,鼻子下一串大胡子,下巴下都是一张脸非常的方的军人。他走到小王东的面前。
招呼道:“小弟弟,这是通往灵泉到白马乡的山路吗?”
     小王飞有些怯生生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这个25岁的红军指挥官,而这个红军指挥官还稍微朝他弯下自己的身子,是那样的随和并注视着小王东。
在旁边的一个战士见小王东不开口说话,就不耐烦了说:”
“排长,这小兄弟不理我们。”
其实,这个红军排长并没有理会这些,他似乎明白,一个孩子对一个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陌生人的忌惮,当然是不敢开口说话。于是,他和善的脸就出现温和,看起来更真挚得没有一丝邪恶的笑容。
“小兄弟,你不要怕,我们不是坏人是红军。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小王东在这以前听杨大婶大伯他们讲过红军,说红军是专门打白狗子白匪和恶霸势力和国民党军阀的。他看到面前的这个和善亲切的红军排长就觉得他们一定就是这样的人,在心里,产生了对面前这个红军排长的那种亲近感,先前的或者说是戒心就没有了。
“你们就是红军?”
“是呀。”
“听我大伯他们说红军是专门打坏人的。”小王东一个脸充满好奇把自己认为的想法说出来。
“是呀。你听说的那些事说得是我们红军。不过,我们是专打白匪、和欺压我们穷人的坏人的。小弟弟,你放心吧,我们红军就是咱穷人的军队。!”看到胡子黝黑,把脸凑近些自己的非常和善说话温存的红军排长,小王东感到对方跟自己的亲人似的,没有国民党军队的凶恶,爱欺压穷苦人的德行和样子。
“嗯。”
看到小王东已经相信他们。这红军排长就说:
“小兄弟,那你就跟我讲这条山路是不是通往白马乡的唯一山路?”
“是。”
“小弟弟,那就谢谢你。”这个红军排长还是们那样的温和慈祥,宛如你的亲人和兄长。
然后,这个红军排长就站起身子,对他的战士们说:“前面就是通往白马乡的道路。同志们,加快步伐,早一点和成营长他们会合,攻打林长镇杨弯村的还乡团。”王东看到这个非常英武、坚毅机敏的红军排长转过他团脸对站成一排的红军战士下命令,看来,要马上走了,没有怎样想。
“是,排长。”战士回答。
“出发。”
于是,这个红军排长极为利落地一喊,声音非常浑厚有力。就带着红军队伍从小王东的身边经过。一小会,这个和善的红军排长又折回来,他似乎还想对小王东说点什么,毕竟,没有小王东这个回答,他们至少还要走多少弯路。
“小弟弟,谢谢你。”这个红军排长说,他的神情是那样的纯朴、仁厚、坚毅。
他看了看小王东,小王东从他那种神情里,感到有一种对他说不清的希冀,总之,好像欲言又止,最后,红军排长只好回身就走了。
 
 
                                     
 
 
 
 
 
 
 
 
 
 
 
 
 
 
 
 
 
 
 
 
Tags: 责任编辑:边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川藏线上的中国解放军(六) 下一篇短篇小说 野田毅和向井敏明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