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短篇小说 野田毅和向井敏明
2017-11-10 09:58:42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边江 【 】 浏览:134次 评论:0



    一
 
1937年10月,中国军队和日本侵略者在上海打了三个月的大战,那就是淞沪会战。中国军队失败,并往南京败退而来。日军16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带领全体日本鬼子朝南京扑来。十多天后,有野田和向井的日军部队到达了杭州城外山野的一个村子。
日军16师团第九联队第三大队炮兵小队长向井敏明和在同一联队的少尉军官野田毅看到了眼前一个较大的村子。
两人分别下令包围。
,于是,鬼子像野狼般朝村子包围过去,要把这个村子的一百多个中国乡民一个不漏地抓住。
“野田君,这次一定不要放过一个支那人。”宽脸的长得有些“温和”的向井队长说。
“我希望你也是。”野田毅说。
“别说了。先抓住支那人,要快!”向井道。两人或看到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一种杀性萌动,如看见猎物的狼,两眼带有嗜血的野性。
两人带着部下,跑进了冷清清的、在中国大地上,日军横踏毫无阻挡的到一处这一处就遭殃的情势下,到了一些关着门的村民房门前。
 
此时,向井队长面对眼前关上的门,他知道里面有中国村民。这个见到中国军人、中国乡民那种嗜血成性的人面兽心的日军官,就说:
“把门砸开。”
“嗨!”
几个矮肥的、粗野的鬼子马上就上前,横蛮举起步枪枪托对着关得紧紧的带有土灰的黄门狠力而砸,砸得门发抖!
过了一会,门被砸开了,被打烂的门往里洞开。一个一脸皱纹、而神情紧张、脸白害怕的大娘看到日本鬼子就吓得发抖!
野田非常恼火地问道:“你为什么不开门?”
大娘听了翻译,就回答:“我害怕!”
“你们进去搜。”野田说。
然后,野田自己也进去,几个鬼子到房里,就大搜起来,站在外面能听到房里发出打烂坛坛罐罐的惊人的声响。
不一会,几个鬼子跑了出来。
“没有人。”
向井也出来,没有搜到别的人而不甘心。
目光精怪、性情狡猾的野田就把他目光往房子旁边的一堆发干的包谷叶的破土墙看了一下,就喊道:“搜!”
然后,几个鬼子立刻有了灵感,好像刚才没有搜过这里,而被一下启示了似的,就端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刺刀,走到一堆包谷杆前,用刺刀朝里面刺,或拔,马上就听到了躲在里面的人的叫声。
野田听到了,就知道里面躲了人,这是躲不过他凶眼睛的。他立刻喊道:“把支那人拉出来!”
然后,几个鬼子非常横蛮地把包谷干拨开,把四五个可能是匆匆被藏在里面的中青年男人,还有一个媳妇一个姑娘如拖几个绵羊都拉出来。
顿时,野田有了非常得意的笑容,把他们抓起来。
这时,在村里,还有许多的男男女女们被鬼子在自家里、一个不少地搜出来,日本鬼子凶横地吆喝着,走过大娘的门口。
“把他们押走!”
野田胜利般地喊道。
他在心里冷笑:这些该死的支那人想逃过我皇军的眼睛,哼,这一切是徒劳的!我要让这些下贱的支那人一个不剩地死掉。还有,我要亲自处理他们。
想到这里。这个狂热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已经决定这样干了。他有一种嗜好和想法:他到中国来征战,就是来杀光自己的对手,连一般中国人,他不会放过,他要以武士的胜利把自己在战争中受得惊吓和痛苦全部发泄到中国人的身上,他非常清楚现在是日本军队的强盛时期,可以随意地杀掉中国人。虽说军人不能杀掉贫民,他照杀不误。他知道:过了这个时期,自己就不能在战争中,享受杀死中国军人的快感了,他觉得连那些一般的支那人也不应该放过。
   他不久,到了位于村东的一个大地坝上,看到从村里搜出来的一百多个男女老少站在场边,像一群牲口呆在那里。他们身后,这面是一片低矮破旧的草房夹几间瓦房的背景,往东是出村的一条土路,再往远处被高出地平线上的山遮住。在这大群的村民前面,有各十二个村里的青壮男人被反绑着双手站在那里。野田几步如一只狼迈上去。他想道:就这样杀了他们,太容易!简单了!少了些什么?”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满足于这样就杀人方式一一一砍头。
想到这里,他看到了在那边站着和几个部下聊的向井敏明。就喊道:
“向井君!”喊完,野田他走过去。
“野田君,你好久杀支那人?”
原先是说让每一个鬼子都砍杀一个男人,挨个强奸女人。在一边的鬼子热切地等着。
“我想杀呀,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少了什么?”向井好奇问。
“就一下把支那人杀了,太没有兴趣了!”
“你想做什么?”
“这样,我俩来打一个赌。”野田说。他想来一点别出心裁的杀人方式。一张看似仁厚的温和的脸,隐藏着一颗人面兽心。
向井一下来了兴趣。他问:“哟西。我就喜欢比赛。这是多么的令人舒适!”他想一下,马上有了一个主意。“我建议:我们赌一瓶葡萄酒。”
“什么都行呀!”
两个顿时兴致浓厚,把全部心思集中在拿中国村民杀了作一个必要的比赛方式,把自己的在中国战场上的劳苦全部发泄在中国人的身上。
“谁要是先砍完21个支那人,谁就领先。”
“哟西。”
过了五分钟,在场地上两个鬼子军官各站在两排男村民的两头。
突然,有一个作为裁判的鬼子一声喊:“开始!”
两个日本军官立刻高举武士刀,朝侧跟前的一个个非常惶惶不安的男人的后颈急急砍下去,砍完了又砍,结果一数:野田先砍完了二十一个;向井后砍完了二十一个。
非常不服气的向井喊道:“这次,你领先了。我们还要继续比赛,要砍到100多个支那人才算赢。”
“不急。等攻下支那首都南京,我们再进行第二轮竞赛。”
 
“哟西。”
 
……
 
 
 
      1937年12月10日到12月12日黄昏,经过三天与日本鬼子的大战后,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国军被下令撤退。第二天,就是12月13日,日本鬼子轻易地占领了南京城。在全世界历史上,极度凶残、极度卑劣无耻、极度丧尽人性良知的日本鬼子对南京人民,以及对滞留在城里的大量伤残的国军官兵进行了凶恶的大屠杀。我们将在反映南京保卫战、南京大屠杀的长篇小说《江城》,进行描写。
“野田君,我们在十多天前的比赛还没有结束。你领先了我,令我当时无地自容。我们必须继续比赛,怎么样?”向井君走过来,对站在有些日本军人跟前,刚好有十二个中国军人战俘侧边的野田毅大声说。非常的不服气!。他要继续拿中国战俘的血来练习
他永不服输的性子。
“哟西。我俩的比赛还没有完。今天有这么多的支那军人供我们比赛,我们这一次要定输赢!”野田翘起他光如发亮的、一副得意洋洋的方团脸,两眼一翻,高扬起他一只白净的手,兴致勃勃地说。
 
“哟西。我们开始吧!”向井极为果断地喊道。他那砍杀中国人的野性腾地蹿到他脑顶,把他一个非常有兴致、如鸡冠子红扑扑的方团脸一高扬,就等不得了如尿胀慌了从心里翻起砍杀中国军人的瘾来。第一个跪在他侧身地上的中国战俘显得神情阴郁,脸色惶恐绝望的模样。向井看到了如看到十二个等着宰杀的鸡鸭,他很想把这个军人的肚皮刺爆,把和他一起的国军战俘的肠子拖出来下酒。
 
两个日本军官都把军帽、肚皮上的皮带脱了,就穿一件白衬衣,仿佛要大干一场!
两人分别对各有20个的中国军人战俘,还有多个等着第二轮被处死的中国战俘的砍杀比赛都充满了“坚定的必胜”信心!
野田还在他光滑的团脸上,那看起来粗硬而极度凶坏的额头上,捆了一块有小红圆圈的白布;向井没有。他还是穿着白衬衣,一副信誓旦旦地要赢下自己对手的习性,眨了眨他两只溜圆的看起来温和而心很歹毒的眼睛。
看着野田高傲的脸要朝自己发出挑战的野性。向井说:“野田君,咱们开始竞赛吧。”
“哟西,你等不得了!”野田看到对方要蠢蠢欲动了,仿佛要第一招拿下他问。
“那当然。杀支那军人是我的梦想,我要把他们杀光。我只有在杀时,才感到自己以往受得伤和痛,才能在更多的支那人身上报复回来,才感到浑身快乐和无限享受!”向井向他抒发心声。
“难道我不是吗?一想到那些帝国最出色的勇士死在支那军人的战场上,嗯,我就心里不舒服。记得我最好的战友田村君、丹波君死在支那军人手里,我就发誓一定要跟他们报仇。他俩是为天皇的大东亚圣战献身的,他们不能白死!”野田说。
“哎,想起田村和丹波君,在去年我们打败了支那军人,他俩分别在战场上打死了支那军人,在处理战俘时,两个人抢先把我面前的七八个支那军人砍头了,使我没有过上砍杀支那军人的瘾,啊,这太过分了!太不安逸!”
“可惜今年在淞沪战斗中,两人为天皇玉碎了。”
“那样也好,没有人和你抢砍杀支那军人了!”
“别说了,我俩还是赶快投入到砍杀支那人的竞赛中。”野田干脆打断向井的废话,他早就急不可耐地、心痒痒地要砍杀中国军人战俘的头了,并把两只如狼嗜血成性的眼睛瞪着跪在自己侧跟前两排24个中国军人战俘,如尿胀慌了,要大干了!
长得方团脸的向井好像才感到自己话多了。他感到野田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过杀死中国战俘的瘾了。他想道:我不能落后。趁现在起,尽情发挥自己勇武精神,痛斩支那军人,并尽情享受砍杀支那人的豪情欢乐!
然后,两个像毒蛇的日本军官分别再走近一步两排跪着的
战俘边侧后些。
两人开始双手紧握着闪着锋利寒光的战刀慢慢地举起。
 
 
 
 
此刻,跪在地上的第一个国军战俘看到野田走到他侧身边,又看到他慢慢地举起刀,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他十分的怕!尽管他在不久前和战士们打死了日本鬼子,尽管他们刚要撤离原来的战壕,被鬼子拦住,全部军人被抓,他还是不想死,渴望存活下去的念头从来没有这样强烈!
看到野田在自己侧身边,慢慢地举起武士刀,这个国军战士
眼睛极度而无奈地睁大了,他只能被日本鬼子杀死了。
野田看见跪在地上的中国军人绝望的侧脸,心里情不自禁出现了豪迈感,他顿时拥有一种快乐砍杀中国军人的满足感,这种感觉在去南京的过程中的一个农村,他砍杀那里村民已经经历过,那是多么的快感!是那样愉快、开心呀!
他举起战刀,就即刻朝这个中国战俘的后颈砍下去。顿时,看到:中国军人的头脱出,往前面急飞出去落在地上,同时,一股血如井喷飞溅,被砍掉的中国战俘的头在脏的地上滚几转才不动了。
顿时,野田砍杀 中国军人的瘾大发,就像鸦片烟瘾。
他俩都有一种像砍西瓜的感觉,简直太惬意了!太安逸了!野田想道:要马上一口气,把过去的八个支那军人的头砍下来,暖暖身,嗯,我还没有出汗水呢?
 
他挥刀急砍,好像在割麦子。这时,他看到向井不停地砍下中国战俘的头:几乎是一刀一个,好像把案板上萝卜头一排削掉。他马上想道:自己不能落后了。不能输跟他,我一定要赢下葡萄酒。想到这里,野田就加紧砍杀,就害怕自己落在后面。
向井一口气如砍木桩般,像一只跳蚤,斜砍横劈,如一条矮脚虫极力舞跳着肥鼓鼓的身躯把接下来二十四个中的23个中国战俘的脑袋全砍下来。
   该第24个国军战俘。他是一个28岁的国军排长。他在和其他同伴低着脸时,特别是他斜眼看到:向井把一个个跪在其身旁边的中国军人的头砍下,那带血的头在一股鲜血一飞溅,就猛一弹出,一接触地,就像皮球急滚急转;同时,这个中国军人的身子就扑倒地上,那被砍掉的、他颈子上的鲜红创面就沾着地上土灰的情景时,他知道自己已经无生的希望了!
在他处于这样的沮丧心绪时,仅一分钟不到,轮到他被砍死时,此刻,向井到了他的侧面停下。向井一下有了一个奇想一一一先把这个国军排长的肚皮刺暴,再把他头砍下来。
“小次郎!吉村君!帮我把这个支那军人的衣服脱了。”
“哟西!”
这国军排长不知道日本鬼子要把他干什么,他没有看到鬼子(向井)要把他头砍下来,正疑惑不安!
这时,两个鬼子上来,强行把国军排长的军服脱了,光着他健壮的上半身。
看到他光滑而强健的肚皮。向井一股带野性的冲动充满了全身。他两眼瞪圆,气息呼哧呼哧的,如一只凶悍野狼,顿时两眼血红,张开大嘴,嘴皮往他鼻子上翻,要朝自己猎物发起攻击。
“抓稳他!”
“嗨。”
两鬼子把中国排长的胳臂抓稳。向井突然快上前几步,双手紧握锋利而令人胆颤的武士刀,直接一挺刺,刺刀就刺进了国军排长的肚皮里,随即,这国军排长一声惨叫。
在这样的惨叫声里,向井马上把在国军排长肚皮里的武士刀转动,紧接着是国军排长的剧烈叫喊“啊一一”。他看到国军排长因肚皮里的剧痛痛得他眼珠鼓出,脸顿时扭曲得惨白。顿时,向井有一种酣畅淋漓如热水到达其全身心感。他(向井)想道:太安逸了!嗯,这是不够的,还没有完的。想到这里,他把嘴巴张开,猛一使力,张开的嘴簇拥成一个半圆;他把在国军排长肚皮里的刀口朝下,随即猛往下一拉,刀就向下划到这个国军排长的小肚皮,把他的军裤划烂、迸开,一下,看到赤裸着身子的国军排长。在他极度惨痛的叫喊中。向井把刀在他的小肚皮里转了一圈,把国军排长小肚皮里面的肠子如绳索般绞缠在刀身上,马上,趁热打铁般,往外狠力拖出,顿时,四五根白花花的肠子破肚而出,带着血水出国军排长的小肚皮,紧接着又是一声剧烈惨痛难忍的惨叫。
向井马上把刀上一小团的肠子用脚踩蹬掉。他十分悠闲地说了一句:“放开他。”
两个鬼子放开国军排长;向井再上去,好像要加倍重来,他一刀把国军排长的头砍下来,然后国军排长如一块没有支撑的石板扑倒在地上死了。
野田注意到向井竟然有这样创新的举止,马上要效仿他。他也认为:就这样砍下支那人的头,时间短,一下就过去了,不太安逸!尽管满足了他的快感,他还是感到太简单了!他还要在中国军人身上尽情享受砍杀中国人以外的美好乐趣!“向井君,你太聪明了!我为什么没有想到呢?哟西,我也要感受一次别开生面的斩杀形式!”
“哟西。”
然后,他野田马上就有了一个主意。
“小梨园君!中野君!把这个支那人跟我按着。”
然后两个鬼子,把一个有土渣的脸、身着浅黄军衣的29岁战俘从跪着的地上拖起来,
按住中国战俘的双肩。
野田双手握住军刀,对着这个中国军人的肚皮,猛地直刺上去,“啊一一”这个战俘惨叫一声,脸上的肌肉因痛苦往脑门上挤,眼睛都痛得翻起来,一脸带有死亡的沮丧。然后,在战俘十分痛苦时,得意的野田又把在战俘光滑肚皮里的刀抽来,接着一股带温热的血急溅在他身上。野田如见了血的公牛,猛地杀性大增不减,像一个跳蚤,两眼发出野性的不可收拾的凶光,小鼻子呼呼地喘气,双手握着在冒热气的、沾鲜红血的武士刀对着中国军人的胸部、肚皮猛刺,他要把自己杀中国军人的快乐、在打仗时受的危险、惊吓害怕和擅长斩杀战俘的无耻野性一并发泄出来。只听他:“哎哎哎!”发出疯狂的野叫,如一只狼凶恶大叫着,瞪着血红发亮的眼睛,在狂叫撕叫地把眼前猎物狠刺力捅尽情把中国战俘胸腹刺的血糊糊的,才发泄够。然后,两个鬼子放了战俘,这个战俘倒在地上;野田还不放过般跑上去,对着仰倒到地上发抖的中国战俘的胸腹再乱刺乱撮,把中国战俘的胸腹刺得刀痕累累早已断气。
    满足了自己快感的野田,站起来非常欢愉地想道:这下好了。就是战争结束了,老了回忆起当年的战争我是那样的骄傲,是呀,没有白打一仗,没有错过一次斩杀支那人的机会,不错,太棒了!想到这里,他说:“向井君,我们这一下不算。”
“哟西。”
“算起以前的,我先砍杀了75个支那战俘。”野田说。
“我不会输跟你的。”向井不服气地昂起他团脸,不示弱说。
“不服气又来!”
“哟西。”
然后,他俩又再次砍杀了中国战俘。
向井砍杀了106个中国军民;野田砍杀了105个。令他俩充满了无限的满足感,仿佛他俩打败了所有中国军人似的。
    这时,朝日新闻的记者来了,看到两人身上有血,在擦战刀,并十分自豪而狂妄地充满了“荣耀”的脸的日本军官。才听身边的鬼子说他俩搞了一个百人斩的事,认为这是激励日本鬼子勇猛杀敌的光辉范例。
就跟他俩照了这一张相。
一时间,这对无耻的毫无羞耻感的日本军官成了斩杀中国军民的“英雄”!
 
 
 
 
       1945年8月,日本战败。两个在中国战场杀了除105和106个还更多的中国军民的野田毅和向井,随着部队回到了日本的家。他俩还若无其事地,好像他俩从未干过坏事,杀过中国人似的心安理得地生活着。两人把自己的恶事隐瞒起来,照常结婚生子。
后来,负责东京国际审判日本战犯的中国法官梅汝璈意外在旧报纸里,看到这一张百人斩的报纸,告知了美方。由美方在日本全国查找,并逮捕了两人,几个月后由日本引渡到南京。
两个杀了中国军民的日本军人野田和向井知道自己死路一条,就十分恐慌!
两人对曾经在中国战场和南京歹毒斩杀中国军民的事,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愧疚后悔,战争结束后回到日本,心安理得地安心生活着,并结婚生子,而在心里还回味着杀死中国军民的韵味。现在,美军抓住了他俩,那种在南京斩杀中国军民的威风一下被恐惧占据,那种杀他人无情剥夺他人生命的优越的刽子手感到优势不在了,意识到自己将会死,而心里更害怕!
在关起来的那段时间里,野田和向井想好了,要极力辩解,刁顽的日本军政人物擅长诡辩,两人打定主意要把自己的杀人罪行从有说到无,抵赖的干干净净!
在南京军事法庭上,
中国审判官先审问野田:“是你杀了一百个中国军民的军官吗?”
野田两只眼睛闪了一狡猾的眼光。
“不,我没有。”
“事实是你们部队从淞沪赶去南京的过程中,来到一个村里,你和向井敏明做了一个杀人比赛,各把25个村民斩了头。”法官说。
“法官,你不要听信那些谣言。我是心底善良的军官,我从不杀中国乡民、军人!”
“但是,你杀了这么多中国军民是事实。”法官指正。
“我从不干这种丧尽天良、不知廉耻的事。嗯,当时,我还不许我的手下杀中国战俘。”野田抬起脸,装起一个受了冤枉和很委屈的样子瞅着严肃的中国法官,好像他就没有干过这种事。而他心里却想:对,就是要这样说,我一定要把杀死的一百多个支那人抵赖得干干净净。
 
……
 
审讯完野田。中国法官审问向井:“是你在南京城被占领的当天,和野田一起砍杀中国战俘的头?”
 
“法官先生,你在说些什么?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这事。”向井马上装出一副非常惊诧的样子,两只眼睛发出一种被委屈的光芒。好像他真的是第一次听说这事,好像他从未杀过中国军民。还非常无奈地做了一个手势,表示又冤屈又无奈,两只眼睛如狗一样,可怜巴巴地瞅着法官,有一副要落下被人“冤屈伤心”的泪。他想道:对,就这样,只有表现出自己是无辜的,才能抵消砍杀支那军民的罪。
“你砍杀了很多中国战俘。”
“这是谁说的?我从未干过这种事!”向井说。好像他真的是头一次听说过这事,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如果你没有干,这张报纸是怎么回事?”
“这是他们的扩大宣传。法官先生,我是绝对不敢做这事的,我是严格遵守日内瓦公约不杀战俘的规定的。”
“你是说你没有杀人。这些人就在你们杀了后,你们还站在他们的尸体前?”
“这是记者要求的。”
 
……
 
两个杀人恶魔把自己干的事推的干干净净。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证据是不容狡辩的。
不久,两人被判处死刑。向井敏明在遗书中说:在中国战场上,他从未杀过军人、贫民,他绝不接受中国法庭的判决。如果他的死能消除中国人的怨恨,他愿意这样做。企图把自己说成是一个无罪的人。历史将永远指正这两个砍杀中国军民的刽子手一一一野田毅和向井敏明。
 
据历史记载:在日本侵略者对南京人民的屠杀中,有一个日本军人田中军吉,一人砍杀中国军民:300人;还有一个日本军人砍杀了107个中国军民,还把这个数字刻在军刀上。
 
请关注在江山文学网、中国文学网、中国原创文学网、凤凰网上连载的描写南京保卫战、南京大屠杀的长篇小说《江城》
 
 
 
 
 
 
 
 
 
 
 
 
 
 
 
 
 
 
 
 
 
 
 
 
 
 
 
 
 
Tags: 责任编辑:边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八路军连长王东   一美丽的.. 下一篇在猛烈的弹雨下 第九章于班长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