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留得枯荷听雨声
2017-09-23 11:34:20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28次 评论:0
题记:经历过的人都知道,挣扎,是这个世界上多么悲怆的字眼。
旖旎的富春江陪伴了东汉高士严子陵一生,美丽的纳木错熏陶了多情诗人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幽静的瓦尔登湖给了美国作家梭罗创作灵感,深邃的桃花潭见证了李白与汪伦的友谊,他们都是静水流深般的人物,又在一汪汪静水中人格得到净化,灵魂得到升华。我追求静水流深的人生,或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作为教师,我们根本无法确认谁是优秀的,谁是糟糕的。爱因斯坦做不好小板凳,却提出相对论;丘吉尔拼不好文法,却改变了历史。你们将自主选择你们的未来,决定你们河流的走向;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目送,以一种恒久的姿态,目送你们渐行渐远。
既可远离尘嚣,又不看破红尘;可以读莫言、李敖,让灵魂在历史故事或现实哲思里沐浴。我们可以学一学满腹才思的唐伯虎,大起大落之后淡然一笑,笑成桃花仙人。笑看行云,笑对花开,得失荣辱,说到底都是过眼烟云;崇尚简约,不悲不喜,华艳风光,不是生命的真谛。
唐朝时,进士出身的薛录事因病发高烧,烧到第七天,渐入梦境,梦中高热难耐,于是跃入水中,化为一条金鲤鱼。看见渔翁垂钓,薛录事明知是钓钩,但鱼饵实在诱人,犹豫再三,闻得饵香,便思量要吃。只是到了口边,他想:我明知他饵上有个钩子,若是吞了这饵可不是被他钓了支?难道就不能到别处求食,偏要吃他的钓钩上的饵吗?于是他到鱼钩周围游了一遭,怎奈那饵香得酷烈,恰似钻入鼻孔里一般,肚中又饥,怎再忍得住!最终,薛录事难忍鱼饵的诱惑,张嘴咬钩,结果被渔翁钓了上来。对此,冯梦龙点评说:眼里识得破,肚里忍不过。
“英雄怜英雄”,李白曰:“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杜甫曰:“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亦是由衷赞赏。两大诗人的才华和情谊,同显于世,千古并立。
若干年前,看过刘墉先生的一个访谈,他说“我觉得我是一个平凡的生活家。”这句话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认为,生活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平凡的生活家,在生活中行走、感悟、体验和热爱。喜欢读书,去了很多的书摊和书店,淘了很多新书和旧书。
我得承认,这二十几年来,我的诗歌写作的出发点和原动力,首先是生我养我的大鲁西,那里的亲人和永远抹不掉的回忆。他们是我一次次约会的对象,有时因为记忆,有时因为告别,最后都在告别中消逝了。所以总会有一种刻骨的伤痛充满我的创作,写满我的人生旅程。
老房子歪得歪,倒的倒,杂草丛生,物是人非,莺飞草长,满目疮痍,荒凉至极,每每见之让人心中隐隐作痛。正是这痛,这痛彻心扉的疼,让我永远在出发,永远负重,永远饱含泪水。在一场持续的大雨中,老家的两间老房子坍塌了。一早听到老家来的电话,顿时无语,泪流满面,久久不能自已。时隔6年,再次去老家,突然感觉这里民风淳朴,亲切可爱,竟有一种“回到拉萨”找到精神家园的感觉。
物质化是后天习得的,它真的能让精神崩溃。浮躁而浮华的年代,许多事情都在物质化和不确定化,每个人都被裹挟着往前走 ,着实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情。不少人已对正直、聪明、善良、努力、勤俭这些正能量词语失去兴趣,不再相信人生向上的路是通达透明的,因而更想通过非常手段或所谓的捷径一夜成名、一夜暴富,过上既有钱、又有闲的“物质化生活”。
我总是期待着有一天能够去远方编织自己美丽的梦幻,可是如今在我离开家乡到了远方之后,突然又感到很茫然,我努力追求的不就是这种纯朴的田园生活吗?在这里,远离了尘世的喧嚣与杂乱,身心得以彻底的放松与陶醉,对于我来说,这不是一生中最更想的选择与归宿吗?
记得《永不磨灭的番号》这部小说的作者叫张磊,他年仅35岁就去世了。消息传开,人们一片哗然。大家不得不惊叹,这么一个有才华的小伙子怎么就死了呢?老天不公平啊!天妒英才啊!怨老天没用,都是自己过于勤奋,超出了生命的底线。影视导演尽然在《北京晚报》说:“张磊5年前曾被发现患有癌症。听说得病前很胖的,整天熬夜,饮食不规律,还喜欢喝酒。”退一步来说,就算是您使用的完全是您的长处,假如不管不顾,超出了“亏本”的底线,也没有好处。这不是我危言耸听,不让朋友们大展自己的才能,而是数不尽的事例都在那儿明摆着,让你我不得不惊心动魄。
“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是一定程度上的出世,经历过大喜大悲的人生,才会有如此物我两忘的胸襟和心境。也许,对于生命本身而言,其实就是生死二字。人生不知有多少梦想如庭前花般开了又败了,来了又去了;不知有多少心事天外云般聚了又散了,浓了又淡了。只有在闲看流云聚散,漫随清风来去的时候,才幡然醒悟生命过程是如此简单。
还想起了当年的那些梦想, 虽然纷繁,却都是那么纯净洁白,不带有一丝欲望的痕迹。虽然那些梦想早已逝去,却是心底永远的感动与怀念。这一刻,哪怕只是听一首歌也是好的,你深情唱咏,我轻轻拍和,不理会什么海枯石烂。生命是崖边的花朵,我们都是不小心的过客,在似水流年里慢慢学会把握,红尘岁月也可以莲花般开落。
在这汹涌的人海,在这匆忙的旅程,生命与生命的相遇,始终都是传奇。起起落落,春秋走过。“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一刻杯酒相与,岂不快哉?
明代号称“江南第一才子”的唐伯虎曾留下一首《除夕口占》诗:柴米油盐酱醋茶,般般都在别人家。岁暮清淡无一事,竹堂寺里看梅花。唐才子以卖画为生,经常陷入贫困潦倒的境地,逢除夕,不禁写诗自嘲,反映落魄文人的无奈与悲哀。
我翻阅《茶经》,想象陆羽的面貌,到底什么样的感动让他写下中国第一本有系统地介绍茶艺的书?因为喜欢喝茶?还是在品茗之中体会茶汁缓缓沿喉而下,与血肉之躯融合之后的那股甘醇?饮茶需要布局,但饮后的回味,却又破格,多么像人生。人生苦短,若真能做到遇茶吃茶,遇花倾杯,心空及地等闲看,不失为一种美好的完满。
忆及少来读唐寅诗文,尤喜桃花赋中“酒醒只在花前坐,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此四句。读贤哲的书,走自己的路。
人的一生看似漫长,如果放在历史的长河中,却只有短暂的一瞬。人生苦短,就算活到古稀之年,也只有25550个日子,如果每个日子都是一页书的话,我们应该写好人生的每一页,不留任何败笔,让每一页人生都充满温馨和灿烂。
俗世喧闹,红尘浮躁,在读书的瞬间,这一份宁静的自得,真挚而纯粹。读好书如遇相知,终成莫逆。寂寞深夜时,可以暖人心怀。迷茫困惑时,可以解人愁苦。意冷心灰时,可让人重新燃起希望。
一生一世,不曾相负。“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无一点尘。”漫长岁月里,多么温暖的相知相遇。茫茫书海,有缘相知,有幸相遇,就是一段属于你我的最精彩的故事。
染墨流年,岁月沉重;时光安然,人生静美。静,本义为松开争夺的手去看蓝天,后引申为踏实而安祥。世界从来宁静,浮躁的是人心。曾看到一副对联:“柴米油盐酱醋茶,不可不要;琴棋书画诗酒花,非要不可。横批是:活得像人。”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在太白独坐楼,我低声吟着此诗,想起了李白七上敬亭,借诗表达对敬亭山的爱慕之意,可我知道他其实是表达对曾住在敬亭山的人的追思之情。李白倜傥不羁,生性豪放,但对一座山、一个人眷念到如此地步,似乎与之性格不符。但一个人的情感若被套牢,他的一切可以为之改变,甚至土崩瓦解,低至尘埃。
就如当年玉真公主,为他自去封号一样。玉真仅是皇帝的妹妹,她入道后,对才华横溢的道友李白尤为垂青,为荐李白供奉翰林为对上潜草诏诰。可李白的狂放,得罪了权贵,因而被赐金还山。可这位皇姑性情决绝自去封号,追寻李白到了敬亭山,直到香消玉殒,魂寄敬亭。“相思不可见,叹息损朱颜。”太白诗意不在敬亭,而于葬在山间的玉真人!
皇姑坟坐落在敬亭山坳,此处环境清幽,茂林修竹,绕泉而生。泉眼早已没有了自然之态,而多了人工雕饰。但你不得不佩服其构思精巧,别具风格。泉池呈圆形,半实半虚。实的半圆,泉不见底;虚的半圆,水浅石头现。在这薄半圆上面,雕有三个阴文大字:“相思泉”,泉后面布局也相当讲究,左边的石墙上,是阴刻:浮云隐皎月,皇姑独徘徊。右边是李白托腮沉思的塑像;昔日横波目,今作流泪泉。一虚一实,一凹一凸,遥遥相对,可思而不可及,似哀鸣无声,若泪如涌泉。难怪李白一生就如寒鸦绕树,终难远离。
一座山见证了一段情,一口泉诉说着相思苦。敬亭山有了这段故事,山与故事的主人就再也扯不断了。“缣竹易销,金石难灭,托以高山,永留不绝。”李白给了敬亭名气,敬亭给了李白永恒。忽然想到《红楼梦》里黛玉说:“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欢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残荷已经够让人心惊了,残荷 听雨,该是怎样的况味?
后记:我一遍遍叩问灵魂,谁弄丢了我们的乡村秋夜?那一刻我非常动容,自然流露出的人文情怀。
Tags:留得枯荷听雨声 责任编辑:热雨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论语文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