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论语文
2017-09-23 11:32:21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84次 评论:0
○  如清代永忠《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三绝句》之一就曾用“文笔”一词: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可恨同时不相识,几回掩卷哭曹侯!况周颐著《餐樱庑随笔》也有“文笔贵简”的说法。
○  朱光潜认为:“语言跟着思想情感走,你不肯用俗乱的语言,自然也不肯用俗滥的思想情感,你遇事会朝深一层去想,你的文章也就真正是‘作’出来的,不至落入下乘。”
○  欧阳修:“吾家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客曰:“是为五一尔,奈何?”居士曰:“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间,是岂不为六一乎?”(《六一居士传》)
○  其中顾之川先生2010年3月28日《在“新语文教学尖峰论坛”上的致辞》中的一句话给了我极大的启发。他说:“如果说延安是中国革命的‘圣地’,那么,两字很有分量,不可小觑。”紧接着,他指出了这样一个业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实:“一批大师级文化名人,如叶圣陶、夏丐尊、朱自清、朱光潜、茅盾、俞平伯、陈望道、李叔同、丰子恺、柳亚子、刘大白、胡愈之、张元济、张大千、黄宾虹等,都曾在白马湖畔的春晖中学留下足迹。”
○  想到了这一点,我无限兴奋,因为我由此而深信浙派有别于兄弟学派的基因就藏在二十年代的白马湖畔——我称之为“白马湖现象”。
○  依据《白马湖作家群》、《春晖》、《大师铸就的春晖》、《浙江省春晖中学》、《春晖初照》、《百年春晖》等书籍、文章的记叙,春晖中学自1919年创办以后,上个世纪20年代在春晖正式任教语文的有夏丐尊、朱自清、俞平伯、朱光潜、赵恂如、张同光、胡行之、冯三昧、方光焘、王任叔、张雏祺、徐仲苏等。丰子恺、朱光潜、刘薰宇、杨贤江、匡互生、张孟闻、范寿康等曾在春晖任教或任职,尽管所教并非语文,但也是我所说的语文教育“白马湖现象”的有机组成部分;蔡元培、刘大白、章锡琛、舒新城、黎锦晖、沈泽民、杨之华、杨贤江、沈仲九、吴徐晖、李叔同、黄炎培、胡愈之、何香凝、陈望道、张闻天、叶圣陶等名家硕彦曾先后来此讲学、考察、指导,可谓群贤毕至,对于语文教育“白马湖现象”的形成也是不可或缺的。
○  “白马湖现象”的出现,具有历史的偶然性,但我们后来人在惊叹的同时,未尝不可以从中梳理出一些带有规律性的东西来。
○  白马湖的语文教师,大多同时就是作家或是学者,或是教师、作家、学者三合一。这在我国语文教育史上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独一无二的,不可复制,但对教师自身素养的高要求,“白马湖现象”所树的高标杆,却始终是浙派语文教育不懈的追求。
○  《甄嬛传》的作者流潋紫就是杭州江南实验中学的一名语文教师。据知,她不是没有别的去处,但她就是喜爱当语文教师。
○  一个孩子就提了个问题:“课文中这个老汉,我觉得他很了不起。可是就在前几年,克拉玛依的那场大火,为什么大会主持人说,同学们,让领导先走!结果,我们的领导出来了,几百个孩子被烧死了。”这个问题让我们的老师无言以对……
○  “这个问题”发生这个深深的伤疤,让孩子去承受他们这个年龄段无法承受之重。
○  大过理性,太过深沉,在课本中并不是个别的偶然现象,而是笼罩在课本中的一种氛围。
○  周作人说:“大抵在儿童文学上有两种不同的错误:一是太教育的,即偏于教训;一是太艺术的,即偏于玄美。教育家的主张多属于前者,诗人多属于后者。其实两者都不对,因为他们不承认儿童的世界。”
○  清方丈《寄怀齐方壶》诗:“扬雄识字惟桓谭,太白知心仅杜甫。”
○  教育最重要、最神圣,关乎一个人、一个社会、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乃至全人类的前途命运,等等。
○  如果把它比成女性,几乎人尽可夫;如果把它比成房子,它似乎就是无主的空屋,任谁都可入而住之。
○  不问你的地位、学问、才能、财富等等,哪怕你是一介平民、字不识、一文不名、一无所长,整个社会、整个世界、整个历史都将因你而有所不同。因此人人永垂不朽。但不朽的是你作为人的存在,而非你的名字。
○  从历史看,孩子读书就是为了求取功名,“朝为牧牛郎,暮登天子堂”,所谓“自古华山一条路”,“名落孙山”于是就成了最大的耻辱、最大的恐惧;结果是徐霞客、蒲松龄那样不坚持走科学之路的人寥若晨星。
○  教了一辈子的书,当一名好教师,可以说是我毕生的追求。
○  其实,整个读书生涯也未尝不是如此,读了一些书,真正留下来的只有那么一点点;不过,别急,其他时间并没有白花,不读完前面的,你就不可能看到那“一点点”并有所感悟。
○  几年前,看过印度甘地的传记片,甘地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正义战胜邪恶,大体如此。”
○  参考《庄子·大宗师》的说法略加改变,我把它分为如下三个阶段;外世俗,外沉溺,外生死;即不以世俗之是非为是非,不沉溺于对名、利、色、货的欲望,不在乎生、老、病、死的痛苦。
○  古希腊哲人喀隆在被问及受过教育的人和没受过教育的人差别何在时,说“在于是否有美好的希望”。
○  《改变人类命运的八大宣言》,有书评认为,这些宣言“贯穿着人类终极命运的思考、探索、追寻和向往;闪烁着人类理性和良知的辉煌光芒,充满了把人类引向高尚的英雄主义精神和理想主义热情;是人类的智慧、情感和意志所达到的真善美的完整体现;是人类全部文化遗产中最优秀的珍贵核心”。
Tags:论语文 责任编辑:热雨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留得枯荷听雨声 下一篇独立苍茫有所思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