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古代文人的终极追问
2017-09-02 10:28:14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202次 评论:0

题记:热雨曾不止一次地叩问古代文人对价值观的追寻以及对生命意识的终极追问,略谈一二,以飨读者。

陶渊明是热雨最喜欢的一位长者,当南山人格与世俗情怀相遇,纵然理想遥远而艰辛,犹选择任性自然,去除对世俗的贪恋,对名利的追逐。“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知足而已。

这种看透生死,看淡名利的人生态度,让陶渊明在面对死亡时,显得特别从容。而这些都是陶渊明本身的对名利得失,人生价值,生命价值的思考和认识。

古诗词无疑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有不慕荣利,豪放不羁的、有寄情山水、归隐之志的,有心寄天下,忧国忧民的,有怀才不遇、壮志难酬的,不一而足。

除孔子的“乐知”外,孟子亦有“三乐”,“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三乐也。”

“天地之大美,吾等向往之。”万物众生皆可生情,荣枯生死皆有定数。热雨已然忘记过往也曾风雨飘摇,为了生存如蝼蚁那般卑微地活着。那一刻,便知名利荣华,只是云烟过眼。

其实,读懂的人也没有几个。如果曹雪芹不是破落贵族子弟,他到哪里去寻觅奢侈而宝贵的大观园?如果张岱没有经历过一段荒唐不羁的青春,他的《西湖梦寻》是否还有那份刻骨铭心的喟叹?安贫乐道,文人情怀。可是据说爱提问的、孤傲的颜回最后是饿死的。

其实,我何尝没梦想过当一名作家?那是少年时的渴求和希冀。但十年的病难已将我的这个梦打的落花流水,曾经的梦想早已被繁杂的世事所取代、所裹挟。寂寞吗?无聊吗?不,现实生活中有柴米油盐的琐事,精神世界里有读书写作的乐趣,我的时间挤的满满的,几乎没有空闲。

作家梁晓生说:“大家都怕寂寞,而读书的人不怕寂寞,不怕孤独,这就是读书的好处。”我也想当一个读书人,但为什么总是静不下心来呢?

如果你累了,请尝试一下,偶尔颓废的生活,这会短暂地把肩上的重担轻轻卸下,没有必须沉重地活着。幼时读书,读到“韦编三绝”,知道是形容一个人读书勤奋,长大后才知道还有一个成语叫“蒲牒写书”。西汉著名司法官路温舒,少时家贫,曾帮家里放羊,好学的他用不起竹简,便从水泽中割取香薄叶,裁截为牒,串编起来,用以写字。刘禹锡赞曰:“编蒲曾苦思,垂竹愧无名。”

而热喜读李杜与肥唐瘦宋,那是一个白衣飘飘的时代。李白访遍名山胜水,一生落拓不羁,生死由命,宝贵在天,似乎毫不在乎。杜甫看民生多艰,与妻儿哀号于庐屋而不自知,一艘小船飘零江上遂星陨于成都。御用文人也罢,草根百姓也罢,一切皆命运使然。

此刻遥想古人也不过是闲情逸志而已,在灯火辉煌的大客厅,泡过温泉洗过淋浴。一边漫不经心地吃果盘看电视,尚有两天双休日可被挥霍一空,十年一觉扬州梦,颇感悠然自得。我想,这或是淡泊名利的我稍感欣慰的事情罢。然而这绝非无所事事,我在忧虑什么呢?

是的,读书,写作还有音乐,我痴迷于此已久,读古人无非如圣人“闻韶乐而三月不知肉味”,所幸尚有李宇春、张惠妹之流相伴于侧,天上人间皆如是,落花流水尚有情,人为什么活着,不过为了生存与发展而已,满足欲望即人生。

其实,读古人我们精神清凉,犹如呼吸新鲜空气,或是品尝四时鲜果,已是我们生命的必须,生活不过如此。我们还缺少什么呢?坐拥书城即是坐拥天下,一人诗人还能奢望什么呢?

而热雨尚不够儒雅,“他们都老了吗?他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是的,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我想起来自己的老师与同学,发现已失散多年,恍如隔世,今后还有没有再谋面的机缘尚未可知。于是青灯黄卷,穷经皓首,电脑里播放老歌自己已经不觉中泪流满面。

目前我自读仓央嘉措的诗传人生,这位藏传佛教的王子回眸皆是情路,其生命中的红颜已随经号渐行渐远,尚有来世可再修一段情缘,可其今生如何渡过?“后来,终于在泪水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逝去就不再。”

后记:我发现音乐与文学已渗透我的骨子与血液中,充满我生命中的角角落落,其实自己并不孤独,孤独并不可怕。我尚反复叩问自己:什么是人生的终极?

 

 

Tags:古代文人的终极追问 责任编辑:热雨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古人的休闲 下一篇关于文化审美现象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