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关于爱情
2017-09-02 10:27:32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204次 评论:0

题记:爱情委实是一个重大课题,浪漫无疑是它的关键词。而本人却无法诠释。

面对爱情,李宇春说:“混蛋,我想你!”李清照说:“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也有人说:“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有时爱情只是一种憧憬,一个奢望,抑或一段情结。仅仅是说透未说透而已,犹如窗户纸。世间多的是孤男怨女,而蒲松龄笔下的狐仙不过是千古文人书生的一厢情愿与梦中情人而已,痴人说梦。

热雨喜读古典文学,巴山夜雨共剪西窗烛,诗人泪湿青衫,而张继的旧船票,可曾踏上昨日的客船?一股英气直逼李杜,才华横溢。王维打马而来却不见了人面桃花,曹植挥笔写下《洛神赋》犹梵呗仙乐,疲惫不堪的爱情何去何从?

曾看《霸王别姬》楚王与虞姬激情演绎,生死与共;曾看《梁山泊与祝英台》化蝶而去,同学情深;曾看《泰坦尼克号》男女主人公沉入大海,犹浪漫不已。而普通人的爱情无非是柴米油盐,何来浪漫?也曾沉浸于金庸笔下的侠骨柔情刀光剑影,也曾被琼瑶笔下的红男绿女感动得唏嘘不已,一塌糊涂。爱情是门必修课,是课题也是热点话题,永无止境。

是的,我们曾经误读诗经、红楼,那只是不食烟火的幻相,似乎无始无终。而现实中的爱情却可遇不可求。爱情亦曾误尽苍生,与其轰轰烈烈不如相依相守,相濡以沫。它是一种唯美的极致,一种如呼吸般,自然而然的事情,我们却解读的面目全非。逐名求利不过是世俗的两两交易,庸俗不堪。

热雨是个读书人,却从未体验过爱情的滋味,可谓人生大憾。热雨身体每况日下,始终处于病态之中,苟活于世。失忆、嗜睡、精神恍惚,似乎弱不禁风,自幼体弱多病。四壁烛光,一张病塌而已。

于是,一首小诗就此诞生:“我要为病中的男孩/画一只船 驶出/茫茫的苦海/让友爱漂白那页帆/然后 吹运到遥远。”(大意)题目叫《造船》,发表于《儿童文学》2002年第9期。诗中无非是模仿一位女孩的口气,而这仅仅是一种假想。

是的,因为想象有了红楼一梦《石头记》, 有了狐仙鬼怪一部《聊斋》,亦有了《十日谈》《金瓶梅》与《废都》。幸遇无疑是最原始的冲动,如火如荼不可遏制于泯灭,于是西门庆纵欲无度,于是庄之蝶荒诞无耻,于是薄伽丘喋喋不休。此乃世间众生万象。

热雨自幼喜听民间故事,如许仙与白娘子,如牛郎与织女,亦如范蠡与西施,皆口口相传令人难以忘记。而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有的家庭竟然刚度过洞房花烛夜即奔赴前线,女方为其苦苦守候一生痴情若此。有时爱情只是一种责任使然,可歌可泣。

我不知当今中学生有无早恋现象,对于现状我知之甚少。然而据我所知,随着身体发育成熟期的提前,性欲始终成为一种困惑。

是的,我们口口相传的是那么多关于爱情的美好的诗句,然而它并不能走进我们的生活。因为生活毕竟不是教科书,而爱情却无非是一道难题。其实,考上大学我们即可获得自由,象牙塔内不再受约束。

初恋,最是铭心刻骨,或两小无猜,或一见钟情,亦或是相见恨晚。然而亦有了“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有时“爱情不是我想象”,我们仰天长叹;有时“爱情两个字好辛苦”,我们顿足捶胸;有时“这就是爱,它稀里又糊涂”,我们沽酒买醉。“想说爱你不是件容易的事,想说忘记你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只有伫立在风中想你。”尚记某位女生冲着热雨的背影卖命地唱。永远的1995

是的,这就是热雨的爱情,它无疾而终。它关乎生命的终极关怀与人生的自我价值,决非可有可无。可我的红颜知己在哪里呢?亦未可知。世事艰难,苍桑变幻白云苍狗。热雨看遍这世间坎坷辛苦,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这不是简单的一句歌词,它是一种并不完整的人生。

“蝴蝶飞呀飞向那蓝蓝的天空”,而热雨脑海里,依然是那个歪头一笑的邻家小妹,那个打蝴蝶花的小女孩。当何西弃世而去三毛亦殉情自杀,何曾《千山万水走遍》,何曾《梦里花落知多少》,何曾《倾城》,书一本一本地出,读者已更新换代,犹泪流不止,爱情似乎不曾随岁月老去。

仍恋故乡水,万里送行舟。热何曾热恋亦或不可期许。而所谓的诗人遭遇变故后,不是天才就是白痴。三毛后来出版的著作有《撒哈拉的故事》《雨季不再来》《哭泣的骆驼》《稻草人手记》等系列的书在世界华人社群读者中久负盛名。

行文至此,意犹未尽,热欲罢不能,不免诗兴大发:一颗文心逐浪高,恍若隔世泪滔滔。自古文士应若此,莫恨三毛遗世抛。

后记:热雨乃一介落魄文人,梦中何来红颜知己?为人若此,实在不知其可。仅此。

Tags:关于爱情 责任编辑:热雨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关于文化审美现象 下一篇解读自己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