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桂兴华:诗人没有死
2013-11-18 14:38:11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桂兴华 【 】 浏览:3114次 评论:0
   Img310720510.jpg


   目前的诗歌生态与前进中的中国不太相称。“诗人已死”固然是一种夸张。但诗人已被商品经济大潮排斥却是现实。当代诗歌看似花样繁多,实际上诗歌的地位在下降——小情调、小玩意、小境界走俏。比如有一本年度诗选,多为小心眼之作。其中一首《和女友玩拼图游戏》写道:“把一个没有身份证件的胖子大卸八块/把另一个没有身份证件的胖子大卸八块/把它们洗干净/煺毛/放在一个锅里蒸/你还能组装出原来那一个/可爱的胖子吗。”试问这究竟有多大意思?格局之琐碎,反映了作者狭隘的眼界。  
    诗人之所以被当今社会抛弃,除了外部原因,还有自己的问题。首先,那些爱躲在狭窄的小圈子里自命清高的诗人要自省。这是一种很顽固的空洞。谁也没有反对你抒发个人的情感,我们都是芸芸众生,但反映家长里短却有高下之分。诗歌被淡忘,是由于处于边缘的诗人被淡忘了。诗人的时代责任感过去曾经被过分夸张,但现在又羞于唱响“主旋律”,这也不对。艺术与政治的关系,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瞿秋白说:“每个文艺家都是政治家。”贺敬之也说:“否定诗与政治的联系,也是一种政治!政治也是生活,政治不是什么空洞的、游离每个人生活的东西。政治是摆脱不了的。”竭力回避火热而严峻的社会生活,外表高雅,其实很俗!清醒的诗人要明白,即使你的观点与立场都是正确的,但跨进诗的门槛还需要许多艺术的准备,不能缺乏新鲜的审美发现,不能重复概念,而应该发自内心。做报告与写诗是两回事。没有独特的思考与想象,哪来好诗!更可笑的是有些人因为政治给了他冷面孔,他就反过来咬政治。诗歌最大的特点是抒情,即使是主流意识形态的宏大叙事也得遵循这个规律。但有些违反规律的作品还会受到好评,令人诧异。那些乏味的诗句委实令人讨厌,比如“叱咤在世界国际舞台,舌战群儒”、“社会主义大院好,理论学习掀高潮,思想觉悟大提高,革命路上朝前跑”。别重蹈覆辙。诗不能靠高喊。“自我”特征是一种“看家本领”,目的是为了将主题和内容表达得更个性化,这样的“自我”才具有创造性的价值。当然,读者也不能还没有读,就站到了诗的对立面。感不感动你,才是硬道理!         
    要让公众选择诗歌,不是小圈子能做到的。“不要价值、不要政治、不要责任感”的观点是错的。战壕已经撤得不能再撤。诗的正能量,在于表达当前社会健康的主流情绪。《小草在歌唱》的作者雷抒雁去世以后,网络内外为何都心潮久久不能平息?因为他当年及时吼出了正义之声!老雷生前曾留言:“现在我们的诗人,能写情歌的很多,能写国歌的找不到,我们现在就缺少大胸怀的大诗人。”诗人要以积极的眼光看待现实。“商人的旗帜是金钱,乞丐的旗帜是可怜”,形象多么鲜明!舒婷的《致橡树》,宣扬了自我意识和独立人格。另外,她的《祖国啊,亲爱的祖国》,温婉、深情而又奋发向上。她的诗在许多场合被反复朗诵,证明了温情脉脉的诗也好,嘹亮的诗也罢,群众都需要。只有战胜“假大空”的豪言壮语,诗歌才能昂然走出“边缘”。还有一些佳作,如《一辆汽车在风雪中爬》、《听父亲在电话里说雪》、《致照片上啃雪团的士兵》等,都立足于个人的情感体验,而不是机械地配合。时代呼唤着所有与群众共命运、有独特创意的诗人。不知名诗人的 《卖红薯的老人》,“滚烫的炉膛/一肚子火/每天,都有作品/新鲜出炉”,“不为民做主的官/卖不出他这样的/好红薯”,作者的联想多么有情趣!好诗往往大中有小、小中有大。内心深处“我”的声音,来自个人色彩很浓的视角和意象。作者得跑到第一线去,而不是在报纸上、网络上抄抄摘摘。否则,哪来汗水味和泥土气?千百万人民的生活,应该是诗人的第一关注点。马雅可夫斯基活在“党,有一只长着百万个指头的手”那样的诗句里。雷抒雁活在“昏睡的生活比死更可悲,愚昧的日子比猪更肮脏”的诗句里。没有了鲜龙活跳的当代背景,没有了扣人心弦的逼真细节,没有了热气腾腾的想象空间,诗人就真的死了。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张同吾:依偎月光 拥抱火炬 下一篇我与流沙河先生谈诗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