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我与流沙河先生谈诗
2013-09-22 10:26:56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杨青 【 】 浏览:4452次 评论:1
工作之余,几位友人常邀我闲谈文学,其中,有不少人抱怨,当今社会,早不是谈文学的时候了,话语之间,透露着诸多伤感与无奈。他们伤感和无奈的理由有三,其一,文学难以创造经济价值,所以热爱和创作皆是无用;其二,如今的全民教育早已大为普及,写诗之辈怕是早已超过看诗之人;其三,热衷文学者在不少人眼里,反倒成了异类和愚钝者。由此三点,不少老友也便生出许多感慨来。
  由此,我想起数年前,我与诗人流沙河先生有过的一番谈话。那时,先生问我,今日青年可作诗否?我默然良久,不知该如何作答。先生对我讲,以前青年人爱写诗,原因是社会氛围和客观环境所致。而现在,许多青年,尤其是大学生,一则不能分配工作,二来社会压力太大,哪还有人愿意静心创作。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文学热潮,是因为当时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已经憋闷了一二十年,所以要爆发,要宣泄,由此文学才热闹了几年。后来,沙河先生也深以为自己作诗已入死胡同,难有革新变化,于是便弃之不作了,不过,先生不作诗,却从未割舍掉自己的诗性,他已将赏诗之情与诗意之心留存下来。
  雅安本土作家李存刚先生曾对我讲,“文学就是文学,文学只是文学,以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也是这样”。以上二人的一番话,又让我重新审视起诗歌与今人的全新意义来。我以为,当下的诗歌在新的时代下,其实并非完全丧失了它的功用,诚然,它的影响力早已大不如前,但它却拥有了变得平民化、大众化的机会。诗歌已不再为少数人所独享,而是可以在大众间普及,在社会中生根。说到此,我想起了生活当有的两重意义,一是有尊严的生活,二是有诗意的生活。如果说有尊严的生活更多的是来自于外部世界的给予,那么有诗意的生活便来自于自己的内心。将诗歌转变为一种生活态度,不苛求,不炽烈,不寄托过多的情感,而又在生活中处处保持着一份诗性的味道,想必这才算诗意的生活。
  说到有诗意和有尊严的生活,沙河先生对我说,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自己与友人在成都办诗刊,又写《草木篇》,于是无奈被批,中间滋味,自是难受,前后苦难长达二十年,所以有尊严的生活自然不能得到。然而,在灾祸之中,先生虽为一介文人,但却不忘苦中作乐,以乐观之心处世,在生活中处处留着诗意的空间,并用生命和气魄践行着诗意的生活。
  一席对话,似乎让我开悟不少,今日诗歌,乃至整个文学领域,已然在新的时期下有了全新的意义。与之前的时代相比,今日的文学应当成为人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或将其用之于精神调剂,或用之于情趣培育,或是用之于艺术欣赏。在这个全新时期里,一切都可以,并一切都该是平等的,只需简单与平和对待即可。我以为,诗意的生活便是有节制、不放逐,有一定的审美品位,并在生活中处处透露着爱生活之心,所遇顺境逆境,皆能泰然处之,如此,方可称为颇有诗意的生活。
  在一个社会中,诗人不可缺,诗歌不可无,诗歌既是一种文字的精华,又是一种文化的缩影。但是究其诗歌的本质来看,它首先是服务于人的,是用之于人的文学形式。所以,归根结底,如何让诗歌中那份平实爽洌的诗性为众人所取、所用,并进而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这才是最为现实的命题。在物质生活得以提高的当下,今人大多疲惫奔忙,如何填补我们稍显缺失的精神疆域,便显得尤为重要。无疑,诗意的生活在不远的将来当会成为一个世人关注的话题,甚至它将成为考量一个社会幸福感的标准之一,并且,它将会被更多的人所认可、所追求,它也正如一幅刚刚铺开的蓝图,亟待来者描摹。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桂兴华:诗人没有死 下一篇谢冕:百年回首话兴废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