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林贤治:文化要不失去与这块土地的联系
2010-12-19 18:56:46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1022次 评论:0

林贤治

■ 新快报记者 安石榴 实习生 林绮婷

林贤治作为一个具有独立及批判精神的学者型作家,对广东的文艺流派、文学现象、作家作品等都有着独到的理解。他认为如果要提“岭南”这一概念,就要体现群体倾向和人文特点。类似“打工文学”这样的分类是一种急功近利的看法。涉及到大众百姓的生存空间与文化的融合或冲突,他认为在这方面有很多问题比文化更急迫。

流派不是几个人嚷嚷就能创造的

新快报(以下简称“新”):说起广东的文化,很多人都习惯以“岭南文化”来概之,甚至广东本身也在不断地推出“岭南”的概念,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林贤治(以下简称“林”):以前吵吵嚷嚷搞过什么岭南文派,我写文章批评过这个东西。

新:岭南文派似乎知道的人不多,但岭南画派却众所周知,它是否就是从岭南画派那里延伸过来的?林:具体怎样出来的不清楚。不过,流派的产生,不是你几个人,举着旗帜,嚷嚷一回两回就能创造出来的。创造一个流派,首先得有一群人;第二,他们的创作倾向较为一致,有一致的宗旨;第三,要有相应的作品,而且作品应该说不是那种不成气候的,而是有一定的思想艺术的成就、有影响的。这样,它就构成了一个作家群、构成影响了,由此流派才能出来。比如说现在的广东,看起来创作人数不少,也很活跃,但不能就说是岭南诗派啊。因为这群人,共同的东西很少,基本都是个人写个人的,他们没有一个流派所具有的共同宗旨和追求,大家也不认同作为一个文学共同体。其实一个地方的创作,总该有个共同的追求和倾向,如果没有,即使你人数多到一个亿,都集中到广东这里,也成不了广东诗派啊。

新:那么按照您这样的说法,岭南画派有没有做到这一点呢?

林:岭南画派多少还有点影响,它有几个有能力的画家嘛。岭南文派要得以成立,首先是在于该有些较大气的、有一定影响的作家出来,这个很重要,这是第一条;第二才会说到那些作家的共同性,是吧?你有没有一致性的东西,你这个岭南文派要体现岭南的人文特点啊,还是说他们就单纯地聚在岭南呢?文学史上也有过这种情况,就是说一群人聚在某地,就以某地命名。或者说他们体现了一定的地域文化的东西,于是我们就以地域来命名这个群体,由此指称为某某流派。

写作里面有个文格的问题

新:就您的观察,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广东有没有比较好的散文家?

林:筱敏算一个。我在《五十年:散文与自由的一种观察》里提到过她,我觉得她是一个有追求的作家。她有几个很好的作品,如《俄罗斯诗篇》,这个还是写得比较早的,我当时看了就觉得这是一个飞跃,她怎么能写出这个?她把自己融进去了,语言很诗性,讲究个人形式。像这样的散文应该说在这之前是没有的,我觉得这种写法是她个人创造的。

我觉得这里有个文格的问题。龚自珍有一句诗,“文格渐卑庸福近”,说到“文格”,就是说文章的格局,它的境界、品格。筱敏有几篇东西很好,比如说《怀想父亲》,她怀念父亲,写的是一个人,一个部队里小知识分子的命运跟一个组织的关系,并没有像我们一般人这样写父女之情。在《成年礼》中,她把她个人对文革的观察,把她作为一个个人在文革中的感受、观察所得写出来,是把一个人的成长史跟文革的进程相结合,在里面,你可以看到她个人跟整个国家的命运的关系。我觉得它写得好,不只是说它主题如何,首先是内在的空间大,她能写得非常具体,是个人的“成人礼”,但是又能驾驭大的历史场面,把文化大革命的那种东西说出来了。

新:在广东,男性作家里有没有谁能像筱敏那样把作品写得那么好?林:我读得不多,在诗界,觉得黄金明还是不错的。东荡子呢,他很有诗才,只是我觉得他内在的结实的东西少了一点。黄金明的诗我觉得有两点好,一个就是他对土地的情怀,对乡土的情怀。我是乡村出身的,所以我能感受到一个从农村出来的人对乡土的那种情感。他非常真挚,只此一点我就觉得很难得。第二就是黄金明的诗路还是比较宽广的,他不止是写一种诗,包括某些带有形而上味道的,他也有。他的诗风比较自由奔放,不是那种拘谨的。

打工文学是一种急功近利的看法

新:广东近年来在提倡一种打工文学,您对其中的作家和作品有没有了解和接触?

林:说到打工文学、打工诗人.,我熟悉的有郑小琼,但她的东西我也不是看得很完全。我觉得她还不是已经很成熟的那种,应该说她是一个成长中的诗人.和作家吧?她并不像我们很多诗人.那样受过高等教育,她是完全从生活中来,从人生中历练过来的。最初我并没想到给她出诗集,因为我以前看过她的短诗。后来要给她出诗集的念头是怎么萌发的呢?就是郑小琼的《挣扎》这首长诗,我看了觉得很奇怪,觉得一个女孩子,能写这样的诗,里面分明有一种不平之气,甚至是暴戾之气。一个女孩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她那首诗就像是模仿金斯伯格《嚎叫》的那种,语言方面显然还有很多毛糙的地方,不是很成熟,但是这是非常宝贵的。我们看一个诗人.,不能过分的挑剔,你要首先看他身上有没有具备优秀诗人.的潜质,是否具备了那样一种闪光的东西。你看郑小琼身上,怎么能有这种东西,这种“反女性”的东西,男性的东西。男性的东西从哪里出来?从文本来看她是一种模仿,但是她为什么这样模仿,因为她身上有一种跟生活对抗的东西。我看重这样的东西,这是不满意现实、对抗现实的一种东西。

新:现在不少打工诗人.,他们本身似乎也不喜欢这种说法。郑小琼现在已经被划为“打工诗人.”了,您觉得这对她的发展有没有影响?

林:我不赞成这种对文学的分类法,具体到郑小琼来说,我也觉得不能称她为打工诗人.。我不知道这个称谓是可敬的称谓,还是敬而远之的称谓,还是有点不屑的称谓,我弄不清楚。至于喜欢不喜欢被称作打工诗人.,首先在于这种说法我觉得是不合适的。因为这顶多就是说她作为一个打工者出身,你不能说我是个矿工我写矿工题材的诗就叫我矿工诗人.,更何况她是会慢慢走出这种题材的。题材和主题会不断扩大,她的身份也会改变,她现在也不是在打工了吧?

新:现在深圳、东莞那边,好像已经把“打工文学”作为他们主抓的一个方向了,您对此如何去看?

林:我觉得官方如此认同,大约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打工文学我们这里有,别人没有。这是一种比较急功近利的看法。或者从深处来说,甚至是潜意识里面的,就是他们认为这个东西是底层文学、“工农兵文学”,是大众的,跟正统的意识形态有关联的。这些应该与作家本身并无多大的关系。我觉得一个作家最重要的是,一是对文学有敬畏,他不是在玩文学;第二,他有自己的追求;第三,他不失去与这块土地的联系。

很多东西把我们的汉语破坏了

新:这些年由您主编的年度选本《文学中国》在文学界影响很大,也受到很多人的看重,我发现有不少人在被您的《文学中国》选了以后,会在简介里提到这个,当成一种荣耀。能就此谈谈吗?

林:《文学中国》我今年本来想不做的,昨天他们告诉我已经报了这个选题了,那我就再做一年吧。我试过有一年,想选两三个中篇都很困难,我看《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还有《小说选刊》等等,看来看去都没东西选。

新:《文学中国》里的作品,都是您选的还是有别人参与?您一般从哪些途径来选作品?

林:都是我选的,一定要是我摸过看过的东西。我编选首先从几家比较有点质量的期刊,如《人民文学》、《上海文学》、《作家》等有数的几家杂志开始,接下来就是《收获》这些,再往后,就是《小说选刊》之类了。

我这个人,其实是一个唯美主义者,对文字非常挑剔。我看到一篇作品里面如果有一两句有毛病的话,就不愿选了。尤其是诗,有一个地方出毛病,就把整个东西都弄坏了。在生活中,有时候想想很多东西已经把我们的汉语破坏了,你写小说,有些词一用上去,比如“排头兵”啦,“吸引眼球”啦之类,这个小说就看不得了。我就有这种毛病,总计较有哪些东西必须避开,因为它破坏了我们的美感。

有很多问题比文化更急迫

新:广州目前的“拆除城中村”、“走鬼集中”这些问题,动静很大,也有人质疑把原生文化、小民文化破坏掉了,您对此如何去看?

林:我觉得小民的生活是第一位的。比如说你说到的小摊小贩集中经营,如果是我,我宁可让市容乱一点,也会让他们在那里摆摊。我宁可小心翼翼走路回家,也要让周围有一些摊贩。你固然要城市干净,要市容文明,但不能让很多人失去了他们低成本的生存空间。像那些走鬼,他流动的,他跑来跑去,能不当走鬼当然是很好的。但这是一种生态,他的背后有东西支持着他,这或许就是一种小民的生存文化。我认为生存地位是第一位,他生存不了,那就要帮助他。因此要采取更好的办法,而不是一统了之,或者把他们赶走。从这个角度说,保留我们的文化特色算什么东西?我认为很多问题比这急迫。

新:就是说如果生存都无法解决,那就更无文明、文化可言了?

林: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要的那种文化是虚假的文化。要那些东西干什么,是吧?你用了很多很多的钱去修整、保留一些文物,那你拿这些钱去救济穷人岂不是更好。活人比死人重要,活的文化比死的文化更高,更有价值。说起这些,我觉得非常无奈。从这一点来说,我是个文化取消主义者。拿纳税人这么多的钱花在这个方面,我宁可不要这个文化。

人物介绍:

林贤治,1948年生,广东阳江人。诗人.、学者。在他的写作中,文学和思想批评类的作品最有影响。

著有诗文集《骆驼和星》、《梦想或忧伤》、《平民的信使》、《胡风集团案:20世纪中国的政治事件和精神事件》、《守夜者札记》、《时代与文学的肖像》、《午夜的幽光》、《五四之魂》、《纸上的声音》、《沉思与反抗》等;选编有《绝望的反抗》、《野百合花》、《烙印》等数十种;主编有“20世纪外国文化名人书库”、“曼陀罗译丛”、“流亡者之旅译丛”、“流亡者丛书”、“世界散文丛编”、年度“文学中国”系列、《散文与人》、《记忆》、《人文随笔》等丛书、丛刊。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对谈西川:我不觉得理想主义会在.. 下一篇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