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宋冬游:李亚伟访谈
2010-12-19 18:41:32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1095次 评论:0

李亚伟简历: 李亚伟 ,重庆酉阳人,生于1963年,1983年毕业于某师范学院。20岁时写出代表性作品《中文系》,在诗界较有影响。为第三代人诗的发起者和代表人物之一。1993年下海经商,常年往返于北京和成都间。2000年创办成都五谷田餐饮文化有限公司,在重庆和成都开设有数家“香积厨”酒楼连锁店。现在身份为酒楼老板、“共和(香港)出版有限公司”总编辑 。


酒楼老板李亚伟 

    宋冬游:为什么选择做餐馆这种投资方式,而不是其他? 
    李亚伟:古人云:“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中国过去教育实用的部分是教人走仕途,到现在这部分则成了——你读好书去找职业,没准你还能养家活口。就实用的这部分来说,学校教育真是把我教成了笨蛋,做投资我真的不会。 我碰到了好时候,下海也算干脆果断,然后,还碰到了挣大把银子的机会,我曾经不无感慨地作过自我总结,结论是:我并不是一个道行高深的人,我只不过是一个赶时髦的家伙,你看,该上大学时我上大学,文学热时我写作,时兴下海时,我哗地下了个浑身湿,买车买房一下子变了小暴发户似的,我周边的朋友大都经历跟我雷同,互相看着对方像流行玩具,在一起谈论投资其实是傻瓜一大堆,挣了些小钱揣怀里琢磨投资,个个也都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通,结果发现就会买房产和开餐馆。 

    宋冬游:你对“吃”情有独钟的原因是什么? 
    李亚伟:我想,我是非常热爱餐饮业那一类人,中国有很多这样的人,从小读唐诗宋词、读水浒红楼,这些文学作品把吃喝写得畅快无比,导致了中国人在吃喝中非常浪漫的文化情节,我曾经梦想过要开一个融山光水色和菜香酒酽为一体的酒楼,不能开在闹市,要开在农村(当然交通要方便),在睛空下、在浓雾里、在梅雨掩映中,食客远远看去都会油然升起且去一醉的念头,但愿“香积厨”是一个好的开端。 

    宋冬游:为何给你自己的酒楼取名“香积厨”? 
    李亚伟:大约在南北朝,佛教在中国的传播达到了鼎盛时期,当时的士大夫群中相当多的一部分人最高的理想就是“出家”。那时凡是比较大的寺庙的厨房叫“香积厨”,他们代表了最时尚的饮食文化和趋势。 

    宋冬游:成都人的“吃”是比较有名的,你觉得成都人的“吃”有品味有文化吗? 
    李亚伟:中国人的“吃”本身倾向于和文化交融,但真正是否体会出品味和文化,我觉得不仅和地域有关,和人群、环境、时代也有关。扳起指头一算,成都人的吃确是大大有名,不论什么日子、不论大酒楼或鸡毛小店、食客也不论大人物、小人物,满城人都在吃,从城南吃到城西,从城里吃到乡下,也不论男女或职业、收入,人人都能说出他喜欢的餐馆。再来说说文化和品味的问题。从中国这么多个省份来看,成都人的“吃”仍算得上有文化和品味,不信你想想,东北、西北尤其是河南、河北、山西这些地儿。但我认为咱们(广泛地说是川菜爱好者)不能满足,得想想自己有无不足之处,不要把老黄历挂在自家餐桌边,不能把自满写进菜谱,不要认为中国大部分地区的人民都还停留在吃肉吃饼的水平,现在很多北方兄弟早就不大块吃肉、大把撕饼了,常常东南西北飞来飞去的四川哥老官们都知道,北方如今好吃的、有品味的餐馆并不少,有些酒楼摊开菜谱也真让人拍案叫好。 

    宋冬游:中国的餐饮业如何应对洋快餐的“侵略”? 
    李亚伟:洋快餐进入中国,我们应该十二分欢迎,它不是一种严格意义上的美食,但它整洁的环境和方便省时是本土快餐应该立马学习的。它有两大好处:一是给本土快餐带来了真正的竞争,二是给消费者带来了新玩意,给都市忙碌的人群提供了方便,同时对传统饮食习惯中部分“滥食”,“贱食”行为提供改掉恶习的尝试渠道。 

    宋冬游:你觉得中国的餐饮业目前发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李亚伟:开放和竞争的格局已经形成。除了西餐、洋快餐正在为城市年轻一代食客所接受外,韩国、日本料理也正在被更多的人所喜爱。这些外来菜单正在丰富中国各大城市的餐桌,餐饮质量是一个集菜谱、服务、卫生、环境等诸多因素为一体的东西,这些洋餐饮无疑会带来很多有益的影响,再来说说咱们本土餐饮的情形,我认为目前正在大溶合,传统的八大菜系已经不准确,就我个人而言,我喜欢的江、浙、沪菜并非淮扬二字可以尽言,西北也正在形成自己的大风格,有些菜真正好吃得要命,湘菜和东北菜要风格有风格,要情调也能显示出情调,而且你分明能看到交通、信息发展所带来的交流和整合,这中间更能看到各菜系厨师多情而花心的巧手,能看见各省食客们笑嘻嘻的脸。餐饮的实质应是饮食,饮食的实质应归到口味,严格说来,口味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习惯,一个人会无意识地记住他童年、少年时期的饮食经验,那些曾经尝过的好味道会让人终生怀想,但是,口味也是会变化的,如今新的吃法,外来的菜品正在和我们习惯的口味明目张胆地较劲,习惯和口味正在而临一个大得无边的餐馆,并且不得不作出让步,口味正在革命。 

商人李亚伟 

    宋冬游:选择成都作为定居城市的理由是什么? 
    李亚伟:在成都我的朋友最多,成都老百姓心态好,优闲舒适,生活在成都感觉天天都在放假,这个城市适合定居。气候也蛮好,几十公里外,驱车一、二小时便是大山,炎夏可纳凉,冬日可观雪,真是进可攻退可守的生活要地。但是真正要把事业做大,还是要走出去,所以我把公司放在北京 

    宋冬游:是否可以理解为在成都能够“诗意地栖居”? 
    李亚伟:也可以这样说。 

    宋冬游:谈谈你对金钱的理解。 
    李亚伟:对挣钱最初的理解永远是解决生计问题。那实际上还有一个原因,我对生活的欲望超出了很多普通人:我喜欢吃好东西、喝好酒、开好车——我要是在大街上看到一辆非常漂亮的车的话眼睛就跟着(车)走 !但是现在我对金钱的理解还是有了一些不同:钱多了,一个最朴实的想法是它可以使你获得尽可能大的自由——钱能买自由。 

    宋冬游:对你来说,挣多少钱算够了? 
    李亚伟:别人也问过这个问题,我觉得真是不好回答。但是现在我觉得我想开了,这个问题我已经解决了:不要多少钱,一个作家也好、一个诗人.也好或是一个普通人,他的心灵追求还是最重要的。那么(在世俗意义的层面上)至少他还是必须要挣钱能养活他自己、他的家人、他的妻儿老小。 
  宋冬游:你写诗和经商不矛盾吗,诗人.和商人你更愿意人们认可你的哪一种身份? 
  李亚伟:诗是精神方面的事,经商是物质方面的事,毫不矛盾。我不认为天天写诗是好事,我也不相信在当代社会存在职业性的好诗人.,因为诗并不能供给诗人.各种费用,经商(或说工作)是我们生存的手段,运气好,你可以喝好酒,吃遍天下佳肴,能实现更多的梦想、能经历更多姿的生活,运气不怎么,你也能养活妻儿老小,一份职业是很重要的,它能使你帖近生活,其中一些实在的事情或事物会反映到你的作品中,能提醒诗人.不要为赋新诗强说愁、不要无病呻吟。诗人.是种身份,但不是职业。 

诗人.李亚伟 

    宋冬游:你现在还在写诗吗? 
    李亚伟:还在写,主要是抒情诗。 

    宋冬游:为什么想到要出版一本自己的诗集,是为了圆梦吗? 
    李亚伟:不是圆梦。我觉得是自己的骄傲。因为我以前发表的诗作品,绝大多数都是发在朋友们办的民间刊物上,但是影响却是非常的大,当时很多不认识我的人都回给我写信,一个诗人.不在于他写了多少,重要的是被人记住了多少。 

    宋冬游:这让我想起了何其芳在《燕泥集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杨勇:汤养宗访谈:在诗第一现场.. 下一篇采耳/沈杰:沈杰访谈:女人们的历..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