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卢卫平:诗是我和世界的一种联系
2010-12-19 18:14:37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964次 评论:0

诗,这是一种以寂寞守住自身高贵的神秘精神动物。26日晚上,在暨南大学珠海学院的多功能厅里,青年实力诗人.卢卫平围绕中国当下诗现状、诗人.面临的困惑、诗究竟何去何从等问题,为暨大学子们做了一场堪称精彩的讲座。随后,在“面对面”交谈中,同学们热烈的提问使讲座一直持续到了晚上11点。这种热情不禁使人慨叹:诗并没有人们所想象的那么孤独。
  以下是本报记者对卢卫平的独家专访。

  我是趴在地上看人生

  记者:很多人对你的平民化写作印象深刻。我觉得你比较注重细节。

  卢卫平:是的,我比较注重细节。我的诗都是向下看的。吴思敬在鲁迅文学院讲课时谈到我的诗写作说,目前中国诗坛流派纷陈,但是像卢卫平这样比较集中关注底层的诗人.比较少,“卢卫平的这一类诗代表了一个诗人.的良知”。这是他的原话。我可能没有他说的那么高,但是,正如你所说,我确实比较注重生活的细节。用一句比较形象的话来说,我是趴在地上看人生。

  记者:趴在地上看人生?

  卢卫平:对,趴在地上。我看的是紧贴地面的事物,比较注重人文关怀。我的诗中充满怜悯,既是对他人的怜悯,也是对自我的怜悯。在当今节奏越来越快的社会中,能够让自我展现出来的机会越来越少。节奏越快,自我消失得也越快。那么多人随着这节奏在奔波、劳碌,很难有时间静下来想一想,我在哪?所以我要让自己的内心节奏慢下来。

  记者:正如臧棣所说,诗是一种慢。

  卢卫平:对,我也很赞同这个观点。我就是要通过诗的方式,让内心的节奏和我对生活的感受慢下来,让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慢下来。我要通过诗,建立我和世界之间的一种联系。


  把生活身份和诗身份区分开

  记者:是否可以这样看,过去你和生活的关系是被动的,而现在则是互动的?

  卢卫平:这样的诗学倾向是慢慢形成的……在企业里,我唯一认可自己的身份就是诗写作者,诗爱好者。尽管工作压力那么大,那么忙,我一直在坚守——是默默地坚守——因为在企业里,你不能说你是写诗的。公司里没有人知道我写诗,也不能让公司的人知道。你在企业的环境下,干好企业的活就行了。

  记者:而且也没有必要。因为作为一个诗人.来说,他的职责是审视生活,诗人.的身份没有必要出现在那种场合。

  卢卫平:我坚持个人的诗人.身份和生活身份要明显地区分开来,不能混为一谈。诗千万不能当职业,当职业你就可能吃不饱饭,饿肚子。这种事情太多了,我有一些诗朋友,至今还在为吃饭的事发愁。

  记者:英国诗人.拉金有一句话,“不工作的人是不道德的”,正符合这些诗人.。

  卢卫平:所以我一直把自己的角色分得很清楚。工作时,我就是一个打工者,要尽力干好自己的活。写诗就不一样,写诗可以消解这些压力,一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里,我就是国王,我可以驾驭我的文字。这使我的身心得到一种放松。

  记者:这几乎是一个诗人.最好的状态。工作和生活的时候全心投入,对生活就有最近距离的接触;晚上回家进行诗写作时,对生活就有了一个较好的反观。

  卢卫平:很多年前我就看过于坚的一句话:“像上帝一样思考,像市民一样生活。”这的确道破了诗人.在社会生活中的一种境界。走在大街上,你就是一个普通市民。在菜市场,你一定要跟菜贩子讨价还价。这是一种生活的角色。但是在纸上的时候,你可以为所欲为。这对我个人的生活,对我这么多年还能够一直坚持写作,都有很大的帮助。


  让诗覆盖我的整个生命


  记者:这也使诗写作能够紧紧围绕生活这个核心展开。青年评论家、《天涯》主编李少君为你最新出版的诗集写的序就叫《从身边开始“草根性”》,对他强调的“草根性”写作,你怎么看?

  卢卫平:这是李少君提出的诗学概念。在他看来,不是说关注草民就是“草根”,而要有一定的“根”。我个人比较认同这个概念。这应该成为未来一大批诗人.的一种共同理念。

  记者:你的诗集取名为《向下生长的枝条》,是不是跟这个有关系?

  卢卫平:李少君对我比较了解,可能有关系吧。大树的枝条是向上长的,但我觉得枝条也是“根”,也可以向下生长。很多人觉得这个书名不错。

  记者:我也觉得这个书名比较有意思。枝条向下,树叶也随之向下,就形成了一把伞,覆盖大地。这也印证了你对诗的看法,用诗覆盖生活。

  卢卫平:覆盖这个词很好。通过我的努力,我让诗覆盖大地,覆盖我的整个生命。


  诗没有边缘化,而是泛化了


  记者:很多人认为诗已经边缘化了,已被冷落了,你怎么看?

  卢卫平:诗不是边缘化了,而是被泛化了。这次我到海口,看到海口的房地产广告全是诗句,如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珠海有一个楼盘的广告词“在水一方”,就是《诗经》中很美的诗句。就是因为泛化了,所以诗很难再像上个世纪80年代那样让人关注。那时诗代表一种“权力”,诗人.就是“明星”,而现在的明星,则大多是演艺界人士以及被娱乐化、商业化的文学作者。社会的精神符号已经变了,娱乐已成整个社会的一个公共话语。可以说,消费是娱乐社会的一个最主要特征。举个简单的例子,有人肯拿600块钱去买周杰伦的演唱会门票,但绝对不会拿6块钱去买一本诗集,不会的,因为他消费了明星,在那个过程他有快感,就像一个女人花了3万块钱买一件大衣一样,她很有成就感,她很快乐。

  记者:所以90年代商品大潮使诗回到了正常轨道,不再高蹈,而是眼光向下。

  卢卫平:然而很多诗人.下海后,诗情结并未消失,在下海很久后又开始写诗,这是中国诗坛的一个很奇特的现象。到目前为止,诗人.做老板的有很多成功的,但小说家做老板的成功的很少,为什么?因为诗人.靠写诗不能养活自己,而小说家可以通过小说养活自己。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当一个诗人.越来越容易,也越来越难。


  寻求诗意的栖居


  记者:诗泛化后对人们的生活方式是否也有影响?

  卢卫平:我是这样理解的,每一个人都得寻求诗意的栖居,这是一个梦想,包括那些文化素质低一点的或者和诗毫不沾边的人,也会在物质空间中,把自己的生活搞得浪漫一点,诗意一点……

  记者:小资一点?

  卢卫平:小资一点。这是一个流行的称呼,但按照诗人.看来,也是诗意的栖居。把房子布置得浪漫一点,诗意一点,这种梦想,这种情结每一个人都有,只不过诗人.是在此基础之上,更多地追求一种精神上的诗意栖居,有一种内心深处的渴求。

  记者:海子的诗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和荷尔德林的诗句“人,诗意地栖居”,一直为大众所吟诵。而用这两句诗来形容珠海,也正好合适。在我眼中,“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珠海,是中国最能够让人诗意栖居的地方之一。你来珠海几年了?你喜欢珠海吗?

  卢卫平:我很喜欢珠海。我是1992年来到珠海的,中途离开珠海5年,最后还是回到珠海。珠海是一个非常适合生活的城市,也是生活和诗两种理想可能结合得比较好的地方。但我一直认为诗意栖居不仅仅是自然山水上的,文化的层次上更上一个台阶,才能让每个珠海人不仅感受到大自然的恩赐,还能在精神上、心灵上感受到更深的愉悦。珠海的文化底蕴还是很深厚的,出现过像苏曼殊这样有名的诗人.,但是很多珠海人竟然不知道苏曼殊,这跟珠海前些年的推介不足有关。珠海是中国近现代面向世界的一个前沿阵地,一个窗口,它的文化积淀还是足够的,关键是我们这些移民、这些后来者怎么去挖掘的问题。珠海要形成自己独特的浪漫气质,不是一年两年的事,需要培养。

  记者:那珠海对你的诗气质的形成有什么影响?

  卢卫平:有一定影响。珠海是一个移民城市,很多人是没有根的,写诗就是为了寻找在珠海的精神之根。诗人.一辈子都在漂泊状态,努力寻找根,他就能保持比较好的写作状态。

  记者:对我来说,珠海是这么一个城市:安静,湿润,同时又是自然和都市的一个很好的融合。

  卢卫平:珠海是安静,但从大街上匆匆而过的人的脸上,你仍然可以发现焦虑,这一方面是由于工作压力,另一方面也是没有调整好心态吧。

  记者:我觉得这也正常,珠海毕竟处于珠三角,一个经济飞速发展的地方。

  卢卫平:就像我刚才所说,诗就是我在自己的经验和感受上建立自己和世界的一种联系,这种联系是内在的符号,而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更多的联系是外在的符号,比如什么时候能够买辆车?什么时候能够买座房子?这是一种奋斗的符号。那么对于诗人.来说,就是我什么时候能够写出下一首比较好的诗。珠海确实是适合写诗的地方。


  我最欣慰的是我一直在坚持


  记者:对你来说,诗已经成为一种精神存在的形式。所以像你所说,诗不应该成为一种策略,而是应该坚持一个观念:我在写。

  卢卫平:在社会生活中,人总得找到一点寄托和依靠,每个人的方式不大一样,而我找到了比较适合我的方式,那就是——诗。它扩展了我的精神空间。从1985年至今,我已经写了20年诗,唯一令我感到欣慰的是,我一直在坚持,并且将一直坚持下去。

  记者:在你看来,诗人.的使命什么?

  卢卫平:追求心灵的真实和自由,是我作为诗人.的最大使命。

  记者:你希望写出什么样的诗?

  卢卫平:我希望写出白居易式的诗。我的诗是向下的,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够读懂我的诗,记住我的诗,我希望别人读到我的诗时,会感到比较亲切。

(《珠江晚报》 本报记者  张元章 龙丽娟)

□记者手记

诗就是生活研究


  卢卫平的诗基本上是“小诗”,但有着深入的生活体验。多少年来,“生活”作为一个大词,出现的频率多得到了足够使人麻木的地步,而在卢卫平的诗中,生活化身为一些微小的事物,一些细节,被一颗卑微的心和一种莫名的感动所引领,于是瞬息间,生活中隐藏的东西,那些闪光的东西凸显。针尖刺人最痛,小事物和细节反映的生活也最深刻。正如诗人.臧棣所说:“生活的深度,其实丝毫不值得我们去研究,只有生活的表面,才值得我们真正为之倾注如潮的心血。”这不是说要提倡肤浅,而是要研究细节,活生生的细节造就了诗的真实和感动,诗又使细节得到升华。
  诗人.的心智必须像树一样稳稳生长。他的生活是一个圆,圆心(树干)越坚定,直径越大(枝叶越伸展),所能覆盖的生活面就越广。
美国诗人.罗伯特·洛威尔有一本诗集,其名字发人深省——《生活研究》。他的意思是,诗人.的活计就是进行生活研究。多少年来,优秀的诗人.一种都这么干着,并且一直这么干下去。


□诗选读


楼道的灯坏了
 
卢卫平 


楼道的灯坏了 
我摸黑走到七楼 
打开家门 
我发现 
我的家竟然 
那么亮堂 
多少年视而不见的东西 
也在闪闪发光


    卢卫平

  1965年9月生于湖北红安。1985年开始写作,在全国各地发表诗500多首。参加《诗刊》第十五届“青春诗会”。获过《诗刊》、《诗神》、《作品》、《北京文学》、《天涯》等十多项诗奖,诗作入选《中国年度最佳诗》、《中国新诗年鉴》、《中国最佳诗精选》等四十多种诗选本,出版《异乡的老鼠》、《向下生长的枝条》等多部诗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在珠海文联工作。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西川:答谭克修问 下一篇《世界报》:雅克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