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儒林外史》中的名士(一)
2011-11-13 12:26:51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1002次 评论:0

 “名士”一词,原出于《吕氏春秋·尊师》篇,与“显人”一词同提,当指“知名之士”而言。“知名之士”在古代,一指名望高而不做官的人;一指以诗文著称的人。东汉末年,地主阶级中一些知识分子喜欢议论朝政,抨击宦官,形成所谓名士集团。曹操出身宦官家庭,自言“本非岩穴知名之士”(《让县自明本志令》),但也愿意向名士集团靠拢。晋代崇尚清谈的朋友,如“竹林七贤”之类,都被称为名士。东晋时的名士,聚会做诗,名书法家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就是一些名士歌饮于山阴县的兰亭,“一觞一咏”,凑成诗卷,由王羲之作一序文。从此以后,名士凡有聚会,必须做诗。有时也推一个人做一篇序文,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圆序》也是为此而作,与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后先辉映,可称“情文并茂”之作,为名士生了不少光彩。到了明清时代,名士队伍更加庞大,如“西泠十子”、李渔等人,都可算是大名士。


   从上可归结出“名士”的基本特征:一是名望高,不做官,喜欢议论朝政;二是有学问,尤以诗文著称,常常聚会做诗或出题征诗,并刻有《诗选》。


   可是,明清时代除了少数名副其实的名士外,大多数却是假名士。这种情况的出现,是由当时特定的历史背景所造成的。历代封建统治者,为了巩固其封建统治,总是要从知识分子中选拔人才的;其选拔方法从隋唐开始均实行科举制度。唐以后各朝都同样实行科举制,但其实施的效果明显不同。唐代试士的科目多:有秀才、明经、俊士、进士、明法、明算、一史、三史等等;而得人最多的“进士科”,是以考试诗赋为主。可见,唐代知识分子的知识面广;诗赋是文学作品,考诗赋能发挥人的想象力,诱发人的智力,所以唐代人才济济,文化相当繁荣。明清时代则不然。明清试士之法,专取《四书》《五经》命题,要求“代圣贤立言”,并固定格式,即用“八股文”。以“八股文”为内容和形式的试士方法,束缚了人们的思想,淹没了知识分子的才情。明清时代,知识分子要登上仕途,获得功名富贵,通过科举晋升是唯一途径。因此这个时代的知识分子拼命学八股文,其它学科知识很少涉猎。明清时代的名士,大都原是些热衷科名的人,由于做不好“八股文”,在科场失意后,又不甘寂寞,于是写几句诗来自称“名士”。他们的诗,当然也写不好。整个明清时代,留下姓名的诗词作者在万数以上,但选不出多少好诗好词来。究其原因,当然在于“八股取士”。《儒林外史》讽刺了众多在“八股取士”影响下的各类名士。


   《儒林外史》写鲁编修教导女儿说:“八股文章若做得好,随你做什么东西,要诗就诗,要赋就赋,都是一鞭一条痕,一掴一掌血;若是八股文章欠讲究,任你做出什么来,都是野狐禅,邪魔外道。”(第十一回)所谓“一鞭一条痕,一掴一掌血”,就是八股家提倡句句切题的比喻。唐人诗赋重在性情,不一定讲“切题”,明清“八股化”以后的诗赋才讲句句切题,已经不是唐人抒写性情的诗赋,而是“八股化”的游戏了。鲁小姐和父亲鲁编修一样,也是个“八股迷”,“晓妆台畔,刺绣床前,摆满了一部一部的(八股)文章”,同时也“有几本什么《千家诗》、《解学士诗》、《东坡小妹诗话》之类的通俗读物”,作为伴读婢女学诗的范本。当时学“八股文”的童生、秀才、举人、进士,以诗赋为业余游戏,所读的业余文学书,和鲁小姐及其婢女一样,见闻狭陋。这些人做诗,普遍是“八股”腔,出题、分韵,早已经脱离了诗歌要抒写性情的道路。他们考试不及格,借做诗来沽名钓誉。《儒林外史》很少引述“名士”的诗,偶然提到一句两句,就可以看出他们既没有学问,又缺乏才情。


   例如,杨允执中这个“高人”,秀才出身,补了廪生。他写的四句诗云:“不敢妄为些子事,只因曾读数行书;严霜烈日皆经过,次第春风到草庐。”下面写了“枫林拙叟杨允草”字样,显然是他自己做的。但此诗出于元人吕思诚,是一首七言律诗的后四句,题为《戏作》,头四句是:“典却春衫办早厨,老妻何必更踌躇?瓶中有醋堪烧菜,囊中无钱莫买鱼。”《辍耕录》云:“吕仲实先生未显时,一日晨炊不继,欲携布袍贸米于人,室氏有吝色。因戏作一诗云云。后果及第。”这个故事在当时广为人知。杨允做诗显然是剽窃前人。娄三公子称赞他,还把这诗拿给鲁编修看,可见娄三公子也不知此诗的出处,他秀才出身,想做名士而读书不多,知识贫乏。鲁编修对娄三公子说:“这样的人,盗虚声者多,有实学者少。我老实说,他若果有学问,为什么不中了去,只做这两句诗,当得什么?”鲁编修把“八股文”当成学问,固然庸俗得很,但他说杨允没有学问,倒也说准了。
   再看“高踞诗坛”的赵雪斋医生吧!“呆名士”丁言志称赞他的诗说:“当年胡三公子约了赵雪斋、景兰江、杨执中先生,匡超人、马纯上一班大名士,大会莺脰湖,分韵作诗。我还切记得赵雪斋 分的‘八齐’。你看这几句:‘湖如莺脰夕阳低。’只消一句,便将题目点出,以下就句句贴切,移不到别处宴会的题目上去了。”(第五十四回)如果此诗的题目真是莺脰湖,那么“湖如莺脰夕阳低”七个字,也是“八股文”破承题的作法,赵雪斋的水平,丁言志的理解,都没有跳出“八股化”的章法。


   名士总是要求举行一些活动的,聚会作诗,互相唱和。“莺脰湖之会”,可谓“名士”的一次盛会,可是与会的“名士”中,除了蘧駪夫刻过《诗话》与《牛布衣会》、做过诗外,杨执中是个呆子,权勿用是个“文骗子”,张铁臂是个“武骗子”,陈和甫是江湖术士,也算骗子,甚至连八股迷鲁编修也请了,虽然他没有来。而回目用了“名士大宴莺脰湖”七个字,原来“名士”也只是如此一些杂流!作者的讽刺态度是很明显的。


   由于整个社会文化受了“八股取士”政策的支配,“名士”和“八股家”也结下了“不解之缘”。匡超人本来受过马二先生的熏陶,成了“八股选家”;由于在景兰江等一批“名士”的影响下,便又加入了“名士”集团。《儒林外史》第十八回写他参加“名士”的诗会活动说:“赵先生拈的是‘四支’,卫先生拈的是‘八齐’,浦先生拈的是‘一东’,胡先生拈的是‘二冬’,景先生拈的是‘十四寒’,随先生拈的是‘五微’,匡先生拈的是‘十五删’,支先生拈的是‘三江’……匡超人也做了。及看那卫先生、随先生的诗,‘且夫’、‘尝谓’都写在内,其余也就是(八股)文章批语上采下来的几个字眼。拿自己的诗比比,也不见得不如他。”可见,这些“名士”和“八股先生”实质上是一而二,二而一的。

 


作者:秦川  九江师专学报1994年第2期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儒林外史》中的名士(二) 下一篇关于清代的查禁小说 (二)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