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关于清代的查禁小说 (二)
2011-11-13 12:26:17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1024次 评论:0
小本淫词唱片目

  《杨柳青》《五更尼姑》《十二杯酒》《男哭沉香》《十送郎》《王文赏月》《龙州闹五更》《情女哭沉香》《怨五更》《端阳现形》《叹五更》《夜合思梦全传》《湘江滩珍》《采茶山歌》《月正皎》《倭袍》《西厢待月》《窗前自叹》《十八摸》《大审梅乌县传》《十双红绣鞋》《红娘寄书》《娘姨赋》《送符服卖全传》《王大娘问病》《上海码头》《佳期》《大审玉堂春》《文必正卖身》《妙常操叶》《九连环》《花灯乐》《妓女月五更》《西湖遇妖》《文鲜花》《荡河船》《活捉鲜花》《妓女滩珍》《叫船》《新刻送新王诗》《十二月花神》《六花六节》《卖草囤》《毛龙访见茶坊》《王大娘补缸》《思妇寡夫》《拔兰花》《杨邱大山歌》《赵胜关山歌》《堂名滩头》《卖橄榄》《庵堂相会》《小红郎山歌》《门倚栏干》《巷名》《如何山歌》《三十六码头》《百花名》《活沉香》《扬州小调叹十声》《战叔武鲜花》《书生戏婢剪剪花》《薛六郎偷阿姨》《小尼姑下山》《四季小郎》《新码头》《捉女密拿钦召》《玉堂春妙会》《四季相思》《拷红》《三戏白牡丹》《唱说拔兰花》《时辰相思》《跳槽》《八美图》《来福唱山歌》《半老佳人》《十二月花名》《三笑姻缘》《湘江郎》《闹五更》《手巾山歌》《美女沐浴》《女相思》《冷打调》《诊脉通情》《女风花劝》《巧连环》《新码头》《拾玉镯》《沈七哥山歌》《姑嫂谈心》《卖油郎》《卖胭脂》《花魁雪塘》《偷鞋戏美》《断私情》《志诚嫖院》《姑苏滩头》《一匹绸》《哈哈调玉蜻蜓》《小翟冈山歌》《美人闺怨》《男想思》《南京调》《送花楼会》《望郎送郎》《小郎儿》《琴挑》《结私情》  同治七年四月十五日通饬

  从这公文里,至少可以使我们知道几件事:第一,是检查会之设;第二,禁毁的书籍,由官方付与相当的损失;第三,公差常常假借禁书理由,至各书坊骚扰。这些,都是很好的关于禁书的史料,所开的书目,大概从顺治时所禁的,都已列入,道光禁的,想也在内。不过,这一回的禁书,似并不限于淫词,看书目可知。在这以后的七天,省署又有第二回的咨:

  巡抚部院丁扎开:据提调书局吴牧承潞等禀续查尚有应禁《钟情传》等书,均系淫词小说,开单呈请,一律查禁等情,到本部院。据此,除批示外,扎司通饬一体查禁等因。

  计开续查应禁淫书

  《隋唐》《文武香球》《五凤吟》《百鸟图》《换空箱》《鸾凤双箫》《锦香亭》《绣玉缘》《双剪发》《巫山十二峰》《钟情传》《白蛇传》《九美图》《蟫史》《双凤金钗》《刘成美》《一箭缘》《探河源》《花间小语》《双凤燕》《百花台》《万花楼》《合欢图》《空空幻》《十美图》《二才子》《绿野仙踪》《真金扇》《四香缘》《盘龙镯》《双凤奇缘》《玉连环》《金挂楼 {玉鸳鸯》  同治七年四月二十一日通饬

  就这两回的书目看去,很容易知道当时在小说方面所要禁的,并不止于淫词一类。大概有关于秘密结社,攻击贪官污吏,讲儿女私情,写淫秽行为,怪诞不经,以及所谓有关风化的全都在禁例之内。

  第二篇

  前曾作《清禁淫词小说目》一文,记清代查禁淫书经过,并据丁日昌《江苏省例》,转录同治七年(一八六八)禁书目约三百种,其时尚未见到道光刻本《劝毁淫书徵信录》,初不知丁目即据道光禁书目而来也。

  按道光二十四年(一八四四)也曾有过一回大规模查禁淫书事。发动的是浙江,由绅士张鉴等陈请。所查禁的书,“除各种福建版小说”外,有一百十九目,与同治首批禁目全同,只少道光后产生的新作两种,即《龙图公案》与《品花宝鉴》。至同治续禁之《隋唐》等三十四种,道光目则全无。其禁法也是设局销毁,但经过了绅耆呈请的手续。局子成立以后,限于三个月“缴销领价”,无论是板子书本,都须送去,不然就要按律治罪。

  所谓律,在清朝是有两条,一是原则的:“狂妄之徒.因事造捏成歌曲,沿街唱和,及以鄙俚亵曼之词刊刻传播者,内外各地方官即时察禁,坐以重罪。”二是具体的办法:“凡坊肆市贾一应淫词小说,在内交八旗都统都察院顺天府,在外交督抚等转行所属官弁严禁。有仍行造作刻印者,职官革职,军民杖一百,流三千里;市卖者杖一百,徒三年;买看者,杖一百。该管官弁不行查出者,交与该部按次数分别议处。仍不准借端出首讹诈。”规例是很严厉的。

  当时不仅“造作刻印”,“发售阅读”,即租赁亦在禁例之内。乾隆三年旨云:“其有开铺租赁者,照市卖例治罪。”官员犯者,“一次罚俸六个月,二次罚俸一年,三次降一级调用。”道光三十四年禁文亦有:“更有一种税书铺户,专备稗官野史,及一切无稽唱本,招人赁看,名目不一,大半淫秽异常,于风俗人心为害尤巨”诸语。

  就以上各点并前文观之,清代查禁是项书籍,可谓极为周密,且防范至官民各方面。而每易一帝,必重申禁令一次,尤以乾隆朝为最严。谁也没有想到,这一类的书画,藏得最多的,却竟是宫中,如成册的《金瓶梅画》,上面俱盖了乾隆御览之印,一直流传下来,并不曾销毁。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儒林外史》中的名士(一) 下一篇关于清代的查禁小说 (一)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