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从《金批西厢记》金圣叹对戏曲文学批评的贡献(2)
2011-11-13 09:58:37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1242次 评论:0
第二本第一折里,孙飞虎扬言要攻破寺庙,强掳莺莺为妻,老夫人和众和尚焦虑万分,最后莺莺说谁能退兵就嫁给谁,张生鼓掌而上,声称有退敌之策,“(旦背云)只愿这生退了贼者”,得到老夫人的允诺后,“(末云)既是恁的,休唬了我浑家,请人卧房里去,俺自有退兵之策。(夫人云)小姐和红娘回去者!(旦对红云)难得此生这一片好心!”莺莺的语言表露出她非常愿意嫁给张生,甚至有点急切心理,而张生也显得非常轻浮,直呼莺莺为“浑家”(其实“浑家”是市民话语,显然不符合两人的身份)。“难得此生一片好心”不知是感谢张生让她回房休息还是感谢他能退兵,用在此处不免牵强和做作。金圣叹删去了莺莺的文白和张生的轻浮语言,取而代之的是具体的计策,让在场者和读者都感觉到这样的安排确实能够解除危难,然后,老夫人让莺莺和红娘回卧房,此时,莺莺才由衷地说了句“红娘,真难得他也”。短短的一句话既心存敬佩又存感激,此时由莺莺说出,方才觉得该是如此。 
  另外,《西厢记》中存在一些纰漏之处。金圣叹对此作了修改,使之在逻辑上更加统一。据《西厢记》,莺莺当时是一十九岁,有个弟弟,名叫欢郎,年纪尚幼,(“一个小厮儿”,“欢郎虽是未成人,须是崔家后代孙”),老夫人六十岁(“老身年六十岁,不为寿夭”)。照此说法,老夫人在四十一岁时生莺莺,将近五十岁时生欢郎。这不要说是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就是在现在,也不多见。金圣叹应该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把老夫人的年龄改为“老身年纪五旬”,关于欢郎,他改为:“是俺相公讨来压子息的”,即不是老夫人亲生。这样修改后,人物的年龄才能吻合。 

  第一本第二折中,莺莺烧第三炷香时,沉默不语,“(红云)姐姐不祝这一炷香,我替姐姐祝告:愿俺姐姐早寻一个姐夫,拖带红娘咱!”但是《西厢记》在开首中老夫人就明确指出,“老相公在日,曾许下老身之侄——乃郑尚书之长子郑恒——为妻。因俺孩儿父丧未满,未得成合”。既然亲事早就定下,红娘和莺莺就不可能不知道,所以红娘的“愿俺姐姐早寻一个姐夫”的说法就显得非常荒唐。金圣叹的《第六才子书西厢记》就把红娘的话改为:“咱愿配得姐夫冠世才学,状元及第,风流人物,温柔性格,与小姐百年成对波!”还勉强能说得过去。 
  三、金圣叹独特的文本批评方法在文学批评史上独树一帜 
  对《西厢记》的评论。金圣叹随感随评。依附于文本并且注重文本解读的精细化,说明他对《西厢记》是从文本的角度来评点的。从“文”的角度评析了《西厢记》艺术内涵的同时,他将序、读法、总批、眉批等多种方式结合使用。这种戏曲评点方法中主观感受和鉴赏占了很大的比重,实际上是文学批评和文学鉴赏的结合体,并最终形成了完整的、系统的戏曲批评理论。使得戏曲批评向前迈进了坚实的一步,而他的批评理论也在实践中得以提高和完善,臻于绝诣。梁廷栅评日:“其实金圣叹以文律曲,故每于衬字删繁就简,而不知其腔拍之不协,不免有些片面,李渔的观点则更为中肯一些:“圣叹所评,乃文人把玩之《西厢》,非优人搬弄之《西厢》也。文字之三昧,圣叹已得之;优人搬弄之三昧,圣叹犹有待焉。’’ 
  金圣叹主要的贡献在于《金批西厢》论及了创作理论和方法技巧。其主要批评方法就落脚在人物形象分析上。金圣叹紧扣形象,从人物的结构关系揭示了次要人烘托主要形象的艺术方法。 
  “《西厢记》只写得三个人,一个是双文,一个是张生,一个是红娘。其余如夫人、如法本、如白马将军、如欢郎、如法聪、如孙飞虎、如琴童、如店小二,他俱不曾着一笔半笔写,俱是写三个人物时所忽然应用之家伙耳。” (《读法》47第18页)“譬如文字,则双文是题目,张生是文字,红娘是文字之启承转合,便令题目透出文字,文字透出题目也。其余如夫人等,算只是文字中间所用之乎也者等字。” (《读法》48第19页)“譬如药,张生是病,双文是药,红娘是药之炮制……其余如夫人等,算只是炮制时所用之姜醋酒蜜等物。, (《读法》49第19页)也就是说,《西厢记》中所有的人物和情节都是为了崔、张两个人的故事而设计的。如写孙飞虎、白马将军,是为成就崔、张制造事端,写老夫人,是为崔、张制造障碍和为红娘提供舞台。《争艳》总批中,金圣叹说:《西厢》写郑恒,“亦不过夫人赖婚偶借为辞耳”,而好事者续《争艳》,“必欲真有其人,出头寻闹”,完全不懂《西厢记》人物安排只为“点染莺莺”、“发挥张生”的艺术三昧。金圣叹进而认为,整部《西厢》都是为写双文而安排,“《西厢记》止要写此一个人,便不得不又写一个人——一个人者,红娘是也。若使不写红娘,却如何写双文。然则《西厢记》写红娘,当知正是出力写双文。” (《读法》51第19页)“写张生,亦止为写双文。”写夫人、法本、杜将军等人更是如此。(《读法》53第19页)虽然主要人物中只突出一个莺莺是太片面集中了,但从总体上看,从人物关系设置中,用次要人物来烘托主要人物这种人物形象塑造方法上来说,上述论述则是很有见地的。同时,这种写作方式还能有效地表现出各种人物的性格特点,不仅仅是主要人物的特点,因为莺莺的形象正是在和张生、红娘的关系处理中映衬和体现出来的,不写张生,无以见其一往情深的缠绵爱意;不写红娘,无以见其矜持徘徊的性格特点。同时,莺莺的性格也反衬出红娘的泼辣利索和机灵果断,以及张生的一见钟情的执着态度。这种在人物关系中表现人物性格特点的艺术方法,《荣归》总评中以一个精彩的比喻做了总结:“有时亦写红娘者,比如写花却写蝴蝶,蝴蝶实非花,花必得蝴蝶而愈妙……而张生莺莺必得红娘而愈妙。” (第298页) 
  综上,金圣叹用如此惊人的语言为《西厢记》点评,宣扬了其戏曲艺术的同时,对《西厢记》本身的艺术特色和价值的评价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从此,《西厢记》也因为金圣叹的点评而走上了受万人瞩目的历史舞台前,“自有《西厢》以迄于今,四百余载,推《西厢》为填词第一者,不知几千万人,而能历指其所以为第一之故者,独出一金圣叹。是作《西厢》者之心,四百余年未死,而今死矣。不独作《西厢》者心死,凡千古上下,操觚立言者之心,无不死矣。”在《西厢记》点评中,金圣叹一方面对作品进行了解读,了解作者的本意的同时也挖掘作品中深层次中所蕴含的情感因素和作家的情感落脚点;另外,也对《西厢记》的艺术特点和创作经验做了详解,这也就是我们从中看出的金圣叹对文学的巨大贡献。(作者:王欣宇)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世之君子,惟务致其良知:读《传.. 下一篇从《金批西厢记》金圣叹对戏曲文..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