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从《金批西厢记》金圣叹对戏曲文学批评的贡献(1)
2011-11-13 09:58:08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1697次 评论:0
 [论文摘要]在中国古代文学理论批评发展历程中,金圣叹毫无疑问是一位杰出的文学理论批评家。对于戏曲《西厢记》,金圣叹是作为叙事文体来看待和批评的,其精到的见解以及成熟的批评理论对戏曲文学理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金批西厢》在思想上突破了传统,为戏曲打开新的视野;金圣叹从文本上对王实甫《西厢记》的修改使其获得了更大的艺术魅力。 
  [论文关键词]金圣叹;《金批西厢记》;戏曲文学批评;贡献 
  元明以来,作为正统文学的诗文逐渐衰微,而小说和戏曲蓬勃兴起,但尚难登大雅之堂。儒服之士依然视之为小道。迨至清初,通俗文学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地位。金圣叹冒天下之大不韪,把《庄子》、《离骚》、《史记》、《杜诗》与《水浒传》、《西厢记》合称为“六才子书”,并对《水浒》、《西厢》等进行了不同凡响的评点。就戏曲评点而论,《金批西厢》在一定程度上突出了反封建礼教的主题,鼓吹了人性论和男女之间情欲的合理合法性,所以在当时引起了统治者的注意,在清代一度被“查禁”。金圣叹的批评理论让人大开眼界,点评更是为后人称颂,并以此确立了他在文学批评史上不可撼动的地位。 
  金圣叹在《读第六子才子书(西厢记>法》(后简称《读法》)中说道:“有人来说,<西厢记>是淫书,此人后日定堕拔舌地狱。何也?<西厢记)不同小可,乃是天地妙文。” (第l0页)肯定了《西厢记》“断断不是淫书,断断是妙文。”金圣叹对戏曲的重视和强调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基本上促成了戏曲观念的推进和演变,使得我们对戏曲艺术的认识已不在局限于传统观念的框架中,而是更多地倾向于对戏曲本身这种文体形式了。可以说金圣叹从根本上提高了戏曲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同时也为我国的文学理论批评史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一、《金批西厢》在思想上突破了传统婚姻观,肯定了必至之情,为戏曲开辟了新的道路 
  宋明时期,士大夫对礼教的极端执着使之成为了一种僵化的模式,朱熹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这俨然成了一种病态的心理,它对后世的影响是很大的。特别是到了明清,演变成为对思想的束缚和专制统治,清初的编书和文字狱现象就是最好的证明。由于礼教的束缚,很多相爱的男女被迫分离,最终导致了一幕幕的悲剧。 
  《西厢记》是一部表现青年男女自由恋爱、抨击封建礼教的爱情杰作。金圣叹对崔张这一对“才子佳人”的爱情给与了充分的肯定:“夫张生,绝代之才子也;双文,绝代之佳人也。以绝代之才子惊见有绝代之佳人,其不辞千死万死而必求一当,此必至之情也;即以绝代之佳人惊闻有绝代之才子,其不辞千死万死而必求一当,此亦必至之情也。”(《琴心》总批第132页)这种“必至之情”是人类自然的本性,不应该也不会被世俗限制。金圣叹在思想上已经超越同时代很多人,他突破门当户对的传统婚姻观,从人性的角度肯定了崔张自由、自主选择自己爱情的权利。感情只是生活中的最平凡的一部分,是人之常情,它存在于我们周围,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心里,更何况感情中至真之情的爱情对我们来说更是何等的普通平凡!“总之,世间妙文,原是天下万世人心里公共之宝,决不是此一人自己文集。-D3(《读法》七十五第22页)早在《诗经》中就有对此种情爱的颂扬,“盖《西厢》所写事,便全是《国风》所写事,,(《读法》十一第12页),想必《西厢》也可以如同《诗经》一样流传,被时代伦理道德所接受,金圣叹就是这样的努力的。 
  同时,金圣叹还大胆地给《西厢记》中的性爱描写辩护平反。例如《酬简》一出,“软玉温香抱满怀”,写莺莺携枕至张生处成就好事,金圣叹也对之进行肯定:“有人谓《西厢》此篇最鄙秽者,此三家村中冬烘先生之言也。夫论此事,则自从盘古至于今El,谁人家中无此事者乎……而何鄙秽之有!……借家家家中之事,写吾一人手下之文者,意在于文,意不在于事也。意不在事,故不避鄙秽;意在于文,故吾真不曾见其鄙秽。而彼三家村中冬烘先生,有奴奴不休,詈之曰‘鄙秽’,此岂非先生不惟不解其文,又独甚解其事故耶!然则天下之鄙秽,殆莫过于先生,而又何敢奴奴为!眦3(《酬简》总评第209—210页)《西厢》中写了这么一段美妙之情,如此美妙,人直宜以圣境对之,故“《西厢记》必须扫地读之,扫地读之者不得存一点尘于胸中也”;“《西厢记》必须焚香读之,焚香读之者致其恭敬,以期鬼神之通之也”;“《西厢记》必须对雪读之,对雪读之者资其沽清也”;“《西厢记》必须对花读之,对花读之者助其娟丽也” (《读法》第61—64页)情爱和性爱是不可分割的一个共同体,而性爱描写在爱情作品中也是不可以避免的。在《读法三》中他写到:“人说《西厢记》是淫书,他止为中间有此一事耳。细思此一事,何日无之?何地无之?不成天地中间有此一事,便废却天地耶?细思此身自何而来,便废却此身耶?”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公然向儒家经典“《国风》好色而不淫”下战书:“好色与淫相去则又有几何也耶。……好色必如之何者谓之好色?好色又必如之何者谓之淫?好色又如之何谓之几于淫而卒赖有礼得以不至于淫而遂不妨其好色?好色又如之何谓之赖有礼得以不至于淫而遂不妨其好色?夫好色而日吾不淫,是必其未尝好色者也。好色而日吾大畏乎礼而不敢淫,是必其不敢好色者也。好色而大畏乎礼而不敢淫而犹敢好色,则吾不知礼之为礼将何等也。好色而大畏乎礼而犹敢好色而独不敢淫,则吾不知淫之为淫必何等也。”(《酬简》总批第208页)这是人性的宣言,也是人性的胜利。这些评价具有很高的可读性和娱乐性。 
  可见,金圣叹对情爱和人性的高度赞扬,进而并揭示了“情”和“爱”在作品中的无法抗拒的艺术魅力:“自古至今有韵之文,吾见大抵十七皆儿女此事。此非以此事真是妙事,故中心爱之,而定欲为文也;亦诚以为文必为妙文,而非此一事则不能妙也。夫为文必为妙文,而妙文必借妙事,然则此事其真妙事也。何也?事妙故文妙,今文妙必事妙也oD](《酬简》总批第209页)对古往今来的作品喜写男女情事的原因,金圣叹给出的解释是:此乃妙事。妙事生妙文,妙文传妙事,情文相生,容易成就动人的艺术美。 
  二、金圣叹从文本出发对王实甫《西厢记》进行的修改使其获得了更大的艺术成就 
  金圣叹首先在语言文字上对王《西厢》作了不少修改,使得原文更加细致,人物形象也更加完善、动人。例如,王《西厢》张生称红娘多为“小娘子”,金本则改为“红娘姐”,这样既体现出张生对红娘的尊重,而且更符合青年男女的身份。第三本第一折中,红娘去看望病中的张生,张生央求红娘给莺莺带书信,红娘不是很愿意,张生说“小生久后多以金帛拜酬小娘子”,红娘很是生气,说“我虽是个婆娘有志气”,金圣叹将它改为:“我虽是个女孩儿有志气”,改后的称呼更恰当,因为红娘是十几岁的丫头,显然“女孩儿”更合适。还有莺莺烧香时,说:“心中无限伤心事,尽在深深两拜中。(长吁科)(末云)小姐倚栏长叹,似有动情之意”,金本则改为:“(张生云)小姐,你心中如何有此倚栏长叹也?”很显然,修改后的句子不仅凸显出张生的体贴和解人,也使得莺莺的性格更饱满深沉。 
  同时。在情节上金圣叹对王《西厢》也做了很多的增删。使修改后的作品所呈现出来的莺莺、张生更加符合他们各自的身分:大家闺秀和读书人。主要体现在:《西厢》是说莺莺和红娘到佛殿玩耍,被张生撞见,金圣叹改为是张生误闯入莺莺的“活动范围”;《西厢》里莺莺与张生打了个照面,“(红云)那壁有人,咱家去来。(旦回顾觑末下)”,金圣叹改为莺莺和红娘是被观察者,她们没有看到张生;《西厢》在唱词里夹杂了很多文白,金圣叹只保留了“(莺莺云)红娘,我看母亲去”;莺莺因此显得中规中矩。把张生大量的猥亵语言都删去了(如:“和尚,恰怎么观音现来?”,“休说那模样,只那一对小脚儿,价值百镒之金”等等),唱词基本上都是张生见到莺莺后的那种一见钟情的痴迷和溢于言表的喜爱之情,这更符合张生“至诚种”的性格特点。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从《金批西厢记》金圣叹对戏曲文.. 下一篇关于冯梦龙情教思想的逻辑分析(3)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