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关于冯梦龙情教思想的逻辑分析(2)
2011-11-13 09:56:40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1491次 评论:0
二 


  冯梦龙构建情教体系,必须具有感性内核,换句话说,超越宇宙的情本论思想必须用很具体的、感性的内容作为支撑这个庞大理论框架的血肉。我认为,肯定情欲存在的合理性、对有情与无情的哲学把握和坚持较为超前的男女平等的态度是构成这个框架的中心内容。  


  首先,冯梦龙肯定“情欲”存在的合理性。冯梦龙编纂《挂枝儿》、《山歌》,是他情欲观的集中体现。顾颉刚说:“这部书(《山歌》)几乎全部是私情歌,其中的三分之一还是直接、间接、或隐、或显地涉及性交的。”[4] 他编著的《三言》中,对“欲”的正当发泄予以充分肯定。秦重见到莘瑶琴时,忍不住想入非非:“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若得这等美人搂抱睡一夜,死也甘心。”(《卖油郎独占花魁》)相反,如果违背人的本性只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正如《闲云庵阮三偿冤债》中所言:“多少有女儿的人家,只管要捡门择户,扳高嫌低,耽误了婚姻日子,情窦开了,谁熬得住?男子便去偷情嫖院,女儿家拿不定定盘星,也要走差了道儿,那时悔之何及!” 


  可见,在礼教森严的时代里,“欲”并不是不存在,而是被压抑而转入潜意识层里,因为“人的历史就是人被压抑的历史,文化不仅压制了人的社会生存,还压制了人的生物生存;不仅压制了人的一般方面,还压制了人的本能结构。”[9]但只要有松动之时,它就会浮出表面,表现出极强的生命力。关键是要合理发泄,“如果失去控制,它就有可能成为灾难”[5],成为“欲”的奴隶,甚至成为人们深恶痛绝的恶魔了。非空庵的尼姑四人“真念佛,假修行,爱风月,嫌冷静,怨恨出家的主儿”。在庵中私藏男子轮流取乐。终于使风流公子赫大卿命赴黄泉(《赫大卿遗恨鸳鸯绦》);宝莲寺和尚更是别出心裁,精心策划一个子孙堂,哄骗良家妇女前去求嗣而行奸淫(《汪大尹火烧宝莲寺》)。对这些“假作谦恭之态”却干着“十分贪淫奸恶”勾当的色魔,作者用死神制止了他们对性欲的毫无节制的宣泄。冯梦龙不把人欲与恶相提并论,也不渲染“革尽人欲,复尽天理”的“极好至善”境界,只是较客观较清醒地展示人欲的复杂情态。既展示人欲的恶性膨胀又展示人欲的良性发展,从而形成了相对病态相对丑陋、又相对健康相对美好的两个层面,所有的人和事,都要在最具普泛性的情与理、情与淫的冲突中曝光。种种情欲的是非善恶正邪美丑都要在传统文化和新兴市民文化共同构建的混合天平上进行衡量。有了这一层意识,冯梦龙建构的情和情教体系有了生理和心理依据。 


  其次,坚持有情与无情的本质区别。冯梦龙是有情论者,并为其情教的逻辑发展寻找依据。“万物如散钱,一钱为线索。散钱就索穿,天涯成眷属”(《情史序》)即是其理论概括了。具体地说,冯梦龙的有情论包罗万象:一国主以情治天下,为臣者以情对君主。人人有情,社会安定,人们安居乐业。在冯梦龙看来,“无情与有请,相去不可量”,人而无情,一切罪恶由此导出,“若有贼害等,则自伤其情”,“倒却情种子,天地亦混沌”,在《代人为万吴县考绩序》和《真义里俞通守去思碑》两篇文章中,冯梦龙对因无情造成的恶劣的社会现实有深刻地揭露和批判。他写道: 


  素封之家,阀阅衣冠之胄,鳞次栉比,征输徭役,岁以亿记,狱讼斗争,日以百计,以及黠桀刁豪之当锄也,弱者之应哺也,……势豪既吮血磨牙,虎豺遍地,而小民亦揭竿斩木,烟焰涨天。……(《真义里俞通守去思碑》)
 

  这些无恶不作的“虎豺”,逼得“小民”只得“揭竿斩木”。所以,他渴望有“理民疾苦”,“洁已爱民”的清官出来伸张正义,改变了“虎朘鲸腥墨吏之世界”,使苏州成为“花林为醑园”的“洞天福地”。而这些只能是实行情教的结果。因为只有实行情教,则“盗贼必不作,奸宄必不起”,以至“天涯成眷属”的有情世界(《情史序》)。 


  第三,对妇女充满人性关怀是冯梦龙情感内容中一个重要部分。孔子极端轻视妇女,他说的“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论语•阳货》)的话影响极坏, 以至董仲舒建立起一套严重约束妇女言行的、称之为“三纲五常”的封建礼教理论体系,并佐之以如《列女传》、《女诫》等通俗读物,普及到那些没有多少文化知识的女性当中去,使她们在品味这些文化快餐的同时,逐渐接受了这些戕害她们灵魂的封建毒素,最后发展为一种自觉的心理欲求。然而,对妇女态度如何,是衡量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志;一个人如何对待妇女,又与他是否有敢于开拓时代的进取精神和坦荡博大的胸襟密切相关。冯梦龙就是如此一个人。他不只是停留在同情妇女这样的层面,他的触角深入到了启蒙妇女人性、鼓励妇女追求自由的内核。他认为,妇女作为一个与男性无异的人,人格上平等,在某些方面甚至是撑起整个天下的男人难以企及,呼吁社会给她们应有的地位。 


  为此,冯梦龙极力张扬妇女才智,试图从理论上寻找男女平等的依据。他在《智囊补•闺智部》、《情史》等著述中对女性的才智作了多角度的审视和表现:红拂慧眼识英雄(《情侠类》“红拂妓”条批),到底成就一桩美满婚姻;沈小霞妾以智斗奸,终于使丈夫在危难当头“安然亡命无患”。(《情侠类》“沈小霞妾”条批)荆十三娘、冯燕皆“以情发愤”,救人于水火(《情侠类》“冯燕、荆十三娘”条批)。更有甚者,冯梦龙对赵括母、陈婴和王陵母直誉为“女子中伟丈夫”(《闺智部》)。他的《智囊补总叙》可谓一部女权主义的庄严宣言: 


  语有之:“男子有德便是才,妇人无才便是德。”其然岂其然乎?夫祥麟虽祥,不能搏鼠;文凤虽文,不能攫兔。世有有申生孝巳之行,才竟何居焉?成周圣善,首推邑姜,孔子称其才与九臣埒,不闻以才贬德也。夫才者智而已矣,不智则懵。无才而可以为德,则天下之懵妇人毋乃皆德类也乎? 

  所以,他认为“生男勿喜女勿悲”(《闺智部》“崔敬女、络秀”条评)。在智力上,男女没有差别,他说,大多数女子不是生来愚顽,只要给她们以一个适宜施展才华的环境和机会,她们潜在的聪明才智就会充分发挥出来(《情缘类》“周六女”)。并主张女性应该自择婚姻(《情私类•贾午》),主张生之人不应该因死者扼杀人的心理本能,更不应该剥夺生者的生存权利和再嫁自由(《情贞类•惠士玄妻》),反对无情守节等等。这些都是冯梦龙情感体验中有价值的部分。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关于冯梦龙情教思想的逻辑分析(3) 下一篇关于冯梦龙情教思想的逻辑分析(1)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