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有关《诗品》质疑之举例五种(1)
2011-10-25 21:29:39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1689次 评论:0
导言 


  锺嵘《诗品》是中国文学批评史上的基本典籍之一。历来被认为乃千古论诗之祖。沈德潜云:“诗家品炙,始于钟嵘。”(《剑豀说诗》[2]卷首)。章学诚亦指出,《诗品》乃“专门名家勒为成书之初祖也”(《文史通义》[3]内篇卷五《诗话》)。确然,其中所表现出来的文学批评思想,多为后世所继承,在我国文学批评史上有着重要影响。历代对《诗品》的研究之著作也是层出不穷。在众多的著作之中,对《诗品》中所存在的问题,也多有指出。如,明人胡应麟言:“《诗品》云:‘故知陈思魏邦之杰,公干、仲宣为辅。士横晋室之英,安仁、景阳为辅。康乐宋代之雄,颜延年为辅。’[4]亦颇得之。然公干、仲宣非魏文比,安仁、景阳非太冲比,延之非明远比,错综诸集,参伍群言,锺所剖裁,似难佥允。”(《诗薮》[5]外编卷二)其中,尤其是在对于诗人的品第问题上争论不休。如,清人王士禛言:“他如上品之陆机、潘岳,宜在中品。中品之刘琨、郭璞、陶潜、鲍照、谢眺、江淹,下品之魏武,宜在上品。下品之徐干、谢庄、王融、帛道猷、汤惠休,宜在中品。而位置颠错,黑白淆讹,千秋定论,谓之何哉?”(《带经堂诗话》[6]卷二)陈延杰先生亦言:“余少时抗意汉、魏、六朝诗,读此深喜之,故沉研颇有年,惟觉曹瞒之悲壮,彭泽之豪放,当列上品。”(《陈注·跋》)笔者以为,锺嵘在品评诗歌之中存在着一定的偏见,这似乎是前人所忽视的,笔者将于此文指出。同时再谈前人所颇为关注的有关品第、源流等问题。于文章之末,根据锺记室对陈思王曹植诗之评价,兼评《陈注》中所选录的曹植的诗歌是否符合锺氏之评。 
质疑之举例 


  (一)品评有偏见,抹杀两汉南朝之乐府民歌 


  纵观《诗品》全文,似乎丝毫没有提及这一时代的乐府民歌。锺嵘在品评之中,将诗歌分为源于《国风》、源于《楚辞》和源于小雅三派。张伯伟先生在《钟嵘〈诗品〉研究》一书中,曾对其作过分析,列出各派支脉[7]。通过这一分析,更加清楚地看出,在《诗品》一文中,所涉及的乐府仅有文人乐府,而完全抹杀民间乐府,私以为不可取也。今就乐府之地位及影响而浅述之。 
  刘勰《文心雕龙·乐府》[8]曰: 
  乐府者,声依咏,律和声也。钧天九奏,既其上帝,葛天八阕,爰乃皇时。……匹夫庶妇,讴吟士风,诗官采言,乐盲被律,志感丝篁,气变金石。是以师旷觇于盛衰,季札监微于兴废,精之至也。 
  按:以乐府诗歌而观天下之兴衰,可见其价值。要能观天下之兴衰,此处之乐府当为民间乐府。 
  又曰: 
  暨武帝崇礼,始立乐府,总赵代之音,撮齐楚之气。 
  按:汉武帝至南朝锺嵘所处的时代,乐府年代已久。愈不可忽视。 
  班固《汉书·艺文志》[9]曰: 
  自汉武立乐府而采歌谣,于是有赵代之讴,秦楚之风,皆感于哀乐,缘事而发。亦足以观风俗,知薄厚矣。 
  按:此亦言乐府之地位也。要能观风俗,觇盛衰兴废,当以民歌为重。 
  著名文史学家萧涤非先生在《汉魏六朝乐府文学史》[10]一书的引言中说: 
  自来皆误认乐府为诗之一体,实则一切诗体皆从乐府出也。如三言、五言、杂言出于汉,七言出于魏,五、七言律绝出于南朝,殆无一不渊源乐府。 
  又在再版《后记》中说: 
  如果没有“缘事而发”的汉乐府民歌,便不会有曹操诸人的“借古题而写时事”的拟古乐府,也不会出现所谓“建安风骨”和“五言腾踊”的局面。 
  萧先生的基本观点,即是认为民间文学是文学之母,是文学史之源。而且先生在《汉魏六朝乐府文学史》一书中,以大量翔实的材料论证了“先有五言乐府,而后有五言诗”,将长期被颠倒的源流颠倒回来,并得出“只有文人模拟乐府之体制,而决无乐府反蹈袭文人”的带有规律性的结论。同时,我们考察历代众多诗话,如冯班《钝吟杂录》[11]、谢榛《四溟诗话》[12]等均有关于民间乐府的评论[13]。 
  综合可知,两汉及南朝之乐府民歌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而锺嵘竟然存在这样的偏见。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洛神赋 下一篇从《文心雕龙》看刘勰对民间歌谣..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