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焚书坑儒”与秦朝文化政策
2011-10-25 08:39:20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1613次 评论:0
   秦始皇主要是依靠法家而不是儒家来完成自己的帝国大业的,所以其治国策略就体现出了明显的法家思想。早在秦始皇之前的一个半世纪,秦孝公就曾经按照商鞅的建议“燔 《诗》《书》而明法令”,韩非子更是反对“藏书策、习谈论、聚徒役、服文学而议说”的学士,认为“夫冰炭不同器而久,寒暑不兼时而至,杂反之学不两立而治”,“且居学之士,国无事不用力,有难不被甲,礼之则惰修耕战之功,不礼则周(害)主上之法。国安则尊显,危则为屈公之威,人主奚得于居学之士哉!”并在《五蠹》篇里主张“明主之国,无书简之文,以法为教;无先王之语,以吏为师”。《商君书》更是多次提到:“三代不同礼而王,五霸不同法而霸。”“前世不同教,何故之法?帝王不相复,何礼之循?”正是由于对法家学说的采纳,才使得秦国国力强盛,行政效率与军事实力大大加强,所以秦始皇对法家的建议大多予以接受。
    公元前213年,秦始皇在咸阳大宴群臣,席间,博士淳于越又提出“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非所闻也”,主张分封皇子功臣为诸侯,法先王,学古法。丞相李斯针锋相对地指出,“五帝不相复,三代不相袭”,政治制度的不同源于时代的发展变化,所以“三代之事,何足法也”?李斯痛斥儒生“不师今而学古,以非当世,惑乱黔首”,建议秦始皇下令焚书:

    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欲有学法令,以吏为师。

    秦始皇采纳李斯这一建议,一场文化浩劫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应当明确的是,秦始皇并没有下令焚烧所有书籍,《诗》、《书》、百家语仅仅是禁止私藏,博士仍然可以拥有这些文献典籍(秦始皇时有博士70人);医药、卜筮、种树等实用的科技类图书则被保存了下来;秦国的历史著作(秦记)也没有被烧毁,所以才会有司马迁的抱怨:“独有秦记,又不载日月,其文略不具”。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是,虽然秦始皇施行“焚书”的暴政,但是还有大量的科技著作得以传播,而汉朝在远为宽松的文化环境里,科技书籍却越来越少,不被重视,以致后世流传甚少。
    钱穆认为:“其实此事(焚书)在当时,纯粹是一个政治思想上冲突的表现,而秦始皇和李斯,则比较站在较开明较合当时历史大流的地位。”“李斯力劝秦始皇弗从众议,而同时深感到思想言论上的庞杂情形,有碍于理想政策之推进。恰巧李斯的老师荀卿,素来主张一种智识上的贵族主义,李斯又憧憬于学术政治同出一尊的古代状态,遂开始请求政府正式出来统制学术。……后代人用‘焚书’两字做题目,来概括这件政治大争议,又和‘坑儒’事件合并,遂容易使人迷失当时的真相,细读《太史公书》,便知此事原委。”
    秦始皇的“焚书”政策无疑给出版活动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但它到底对出版活动造成多大的损失是一个很难准确回答的问题。颁布“焚书令”的时间是公元前213 年,但是至前208 年李斯死亡时秦国已经摇摇欲坠,政府根本没有精力去料理这些事情。也就是说,“焚书令”的认真施行也许仅有五年的时间而已。其对文献的损害也许远远不如公元前206 年项羽焚毁咸阳的秦的宫殿造成的损害。据统计:

    基督降生前后汉代存在的秘府书目列出了677 种著作,其中不到524 种,即77%,现在已不复存在。这个事实说明,汉以后的几个世纪,特别在印刷术流行前,文献损坏所造成的总的损失,也许甚至大于秦代的焚书。因此,可以想象,即使没有焚书之事发生,传下的周代的残简也不可能大大多于现在实际存在的数量。

    但是,秦始皇的焚书之举还是贻害无穷的,最少体现在两个方面:
    首先,这是对愚民政策以及与之相配套的文化专制主义的肯定,是一种野蛮的反文化行为,虽然不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却影响颇大,消极作用很明显。
    其次,焚书事件造成了文化传承的断裂,使得大量古代典籍面目全非,乃至到汉代出现了大量的伪书,一种书籍又往往有多种版本,使人们不知所从,造成了学术思想上的混乱局面。
    过去人们一直以为秦始皇曾经于下达“焚书令”的第二年坑杀了460多名儒生,即所谓的“焚书坑儒”。后来人们对这一说法开始产生怀疑,不少学者认为“焚书”与“坑儒”是两个独立的事件,并开始对“坑儒”的真实性产生怀疑。公元前212年,秦始皇得知他派出去寻访长生不死药的术士(韩众、徐市、侯生、卢生等人)由于无法交差而纷纷逃跑,并且卢生在与另一个术士交谈时,指责“始皇为人,天性刚戾自用……贪于权势至如此”。秦始皇得知以后龙颜大怒,命令抓捕这些术士,术士们互相揭发,又牵引出460多人。秦始皇盛怒之下将他们处死,太子扶苏因为对此不满而被派往北方边疆监督蒙恬修造长城。司马迁在《史记•儒林列传》里并没有“坑儒”一说,而说是“坑术士”:
    及至秦之季世,焚《诗》、《书》,坑术士,六艺从此缺焉。
    朱渊清认为:

     历史上第一个完整提出“焚书坑儒”说法的是伪孔传本《古文尚书》全书之前假冒孔安国的《序》:“及秦始皇,灭先代典籍,焚书坑儒,天下学士,逃难解散。”

    章太炎认为,“儒”在先秦其实有三个层次,指三种不同的人,秦始皇所坑杀的儒,乃是“达名之儒”,也就是广义上的儒,是知识分子:“儒有三科,关‘达’、‘类’、‘私’之名。达名为儒,儒者,术士也(《说文》)。太史公《儒林列传》曰:‘秦之季世坑术士’,而世谓之坑儒。司马相如言:‘列仙之儒居山泽间,形容甚臞。’……王充《儒增》、《道虚》、《谈天》、《说日》、《是应》,举儒书所称者,有鲁般刻鸢,由基中杨,李广射寝石、矢没羽,……黄帝骑龙,淮南王犬吠上天、鸡鸣云中,日中有三足鸟,月中有兔蟾蜍。是诸名籍道、墨、刑法、阴阳、神仙之伦,旁有杂家所记,列传所录,一谓之儒,明其皆公族。”
    “类名为儒。儒者知礼、乐、射、御、书、数。《天官》曰:‘儒以道得民。’说曰:‘儒,诸侯保氏有六艺以教民者。’《地官》曰‘朕师儒。’说曰:‘师儒,乡里教以道艺者。’此则躬备德行为师,效其才艺为儒。”
    “私名为儒。《七略》曰:‘儒家者流,盖出于司徒之官,助人君顺阴阳明教化者也。游文于六经之中,留意于仁义之际,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宗师仲尼,以重其言,于道为最高。’”
    “……今独以传经为儒,以私名则异,以达名、类名则偏。要之,题号由古今异,儒犹道矣。儒之名于古通为术士,于今专为师氏之守。道之名于古通为德行道艺,于今专为老聃之徒。” 这样一讲就非常明了了。
    并且秦始皇并非完全排斥儒家理论,他设置博士之位(共有70名博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项制度并非肇始于秦,因为在秦征服之前,生活在齐、鲁、魏的几个国家也有养士与设博士的风气。在公元前3 世纪,一些大国的君主普遍供养了一大批学者,既是为了使用,也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威望,齐国的“稷下学宫”是一个典型;秦国丞相吕不韦也这样做过。另外,公元前753 年秦政府开始专设史官纪事。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论史记中的人物描写艺术(1)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