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再探“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的成因(2)
2011-10-23 22:49:52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3633次 评论:0
但是,本文的这种理解也强调其在创作上运用了民歌中常用的托物起兴的手法,也认为其是全诗的起兴之句,具有摄提全篇的作用。虽与前人的诸多理解略有不同,但并没有根本上的冲突,同样具有极大的合理性。并且,前后两种解释之间还具有一定的互补性。因为,正是由于二人依依不舍,才会选择共同用生命的代价来换取爱情的自由;但正是因为要以自我的健康生命为代价来换取对爱情的忠贞,两个年轻的生命才会对人世有如此强烈的留恋,才会如此地徘徊顾恋。所以,如果把两种解释结合起来,不但不会产生冲突,而且可以使这两句诗更加毫无疑问地成为整篇作品的起兴之句,更加鲜明地起到摄提全篇的作用。因此,本文对“东南”一词所做的文化性理解是完全可以成立的。 
  

    同时,这种理解方法使得汉乐府民歌中原先那些解释起来较为困难的方位名词也可以进行合理、而且很有说服力的解释了。比如,《东门行》中的“出东门,不顾归”。作品中的“东”代表春天,代表着一种刚刚展现、但仍不是很明显和强烈的希望;而作品中的主人公之所以要出“东门”,是因为他要出去造**,要通过武力来寻求生活的希望,但这一去生死难卜、结果难料,想要实现的希望在客观上显得相当渺茫。再如,《有所思》中的“有所思,乃在大海南”。在中国古代,未来的夫婿简直就是一个未嫁女子的全部希望。因此,作品中的女主人公才会对自己的心上人充满了期望,但这种期望有些超越了正常状态,简直有些异乎常态的、“火辣辣”的味道。不过,这正好与“南方”所代表的夏天给人的感觉——有些过于火热难耐、但仍然充溢着无限希望和期待相一致。所以,作品才没有被写成“有所思,乃在大海东南”或“有所思,乃在大海东”。但假如女主人公对未来的夫婿不抱任何希望,那作品也许就可能被写成“有所思,乃在大海北”或“有所思,乃在大海西北”等。因为,“西北”代表秋冬之交,
“北”代表冬季,都会给人以寒冷、凄凉之感,都是没有什么生机、活力和希望的季节。另外,在中国古代文人心中,秋天的到来意味着美好时光的即将失去,意味着人们即将面对的不再是春天的明媚爽朗和夏天的生机勃勃,而是秋天的草木萧瑟和冬天的满目悲凉。所以,每逢秋季将至,在那些多愁善感的诗人们心中,便会莫名其妙地增添些许难以言喻的悲愁,也促使他们创作出了众多此类题材的作品,并使“悲秋”这一主题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产生了巨大影响。其中,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主要有宋玉的《九辩》、杜甫的《登高》、柳永的【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陆游的《悲秋》、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等。而“西”所代表的就是总让世人感觉有些黯然的秋天,因此,“西”这一方位词就蕴含了一种忧叹、哀怨和凄凉之感。而在《西门行》这篇作品中,作者所着重抒发的就是一种对美好生命时光可能随时逝去的无比忧虑和万千悲叹。 
  

    依此类推,《古诗十九首》之一的《西北有高楼》中的“西北”一词也就不难理解了。整篇作品抒发了作者内心“但伤知音稀”的无比悲凉之情,与“西北”所代表的秋末冬初季节带给人的凄伤、悲凉之感完全一致。所谓“高处不胜寒”,斯人独处“西北”之“高楼”,内心的悲凉之感自然就会显得更加深重了。 
  

    至此,“孔雀为何要向东南而飞”这个问题也就有了一个新的答案。 
   
  

    二 
   
  
    在讲授到“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的时候,有的学生也会问这样一些问题:孔雀为什么要每“五里”才徘徊一次呢?一里乃至一米不行吗?它怎么就知道自己已经飞了五里呢?如果要是体现它对某些事物的留恋,不是每一米就徘徊一次更有表现力吗? 
  

    首先要说明的是,无论是人还是鸟,如果没有外力的帮助,是不可能知道自己已经走了或飞了多远的。那么,这个让孔雀知道了自己已经飞了多远的外在物究竟是什么呢?经考证,作品之所以这样写,与当时的亭邮制度有关。 
  

    早在西周时期,由于中央与地方、地方与地方之间有大量的信息需要传递,于是就产生了置邮传命的制度,负责邮递的专职人员被称为行夫、驿使或递夫等。为了方便这些人休息,便在沿路按里程设了一些建筑。如《周礼·地官司徒》记载:“凡田野之道,十里有庐,庐有饮食;三十里有宿,宿有路室,路室有委;五十里有室,室有候馆,候馆有积。” 
  

    到了秦代,国家更是确定了一套通行全国的邮传制度:为政府传递公文的叫邮,为在途中的政府人员提供车马食宿的叫传(传舍)。而且,开始在交通干线上每隔十里设一个亭,以供在途中的政府人员和老百姓休息。 
  

    汉代基本沿袭秦代的邮传制度,并且有了更为明确、细致的规定,使驿站制风行天下。汉朝的驿站按其大小,分为邮、亭、驿、传四类,大致上五里设邮、十里设亭。如汉人应劭的《风俗通》中说:“汉家因秦,大率十里一亭。亭,留也,今语有亭留、亭待,盖行旅宿食之所馆也。”另据《汉官旧仪》记载:“五里一邮,邮人居间,相去二里半。” 
  

    此后,民间也自发在很多交通要道筑亭,基本上为五里一短亭、十里一长亭,专供旅途之人在此纳凉、避雨、歇息,同时也可作为迎宾送客的礼仪场所。如《白孔六贴·馆驿》记载:“十里一长亭,五里一短亭。”也正因此,才使“长亭”和“短亭”成为了话别之地的代名词,也成为了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一个十分常见的、蕴涵着依依惜别之情的典型意象。如北周庾信在《哀江南赋》中说:“水毒秦泾,山高赵陉;十里五里,长亭短亭”,宋代柳永在【雨霖铃】中说:“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等。 
  

    综上所述,孔雀之所以“五里一徘徊”,原因有二:第一,“五里”之亭是当时迎宾送客的礼仪场所,在当时是最为明显的、距离最短的明确地界标志,一眼即可辨出;第二,五里短亭是中国古代人的话别之地,也使得“五里”一词蕴涵着依依不舍、徘徊顾恋之意,与“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所要表现的情感正相吻合。 
   
  
    作者简介:司全胜,洛阳师范学院副教授,首都师范大学在读博士,研究方向:中国古代文学。 
   
  参考文献: 
  [1] 郭茂倩.乐府诗集〔M〕.北京:中华书局,2007.1-527. 
  [2] 周振甫译注.周易译注〔M〕.北京:中华书局,2005.282. 
  [3] 叶嘉莹.叶嘉莹说汉魏六朝诗〔M〕.北京:中华书局,2007.94. 
  [4] 北京大学中国文学史教研室选注.两汉文学史参考资料〔M〕.北京:中华书局,1990.502-556. 
  [5] 汉魏六朝诗鉴赏辞典〔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7.67-138. 
  [6] 姜涛.管子新注〔M〕.济南:齐鲁书社,2006.490-506.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讽谏诗 下一篇再探“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的..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