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狄更生(Emily Dickinson)诗选
2011-10-05 23:27:40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2426次 评论:0

 

    狄更生(1830-1886),20岁开始写诗,早期的诗大都已散失。1858年后闭门不出,70年代后几乎不出房门,文学史上称她为“阿默斯特的女尼”。她在孤独中埋头写诗,留下诗稿 1,775首。在她生前只有 7首诗被朋友从她的信件中抄录出发表。她的诗在形式上富于独创性,大多使用17世纪英国宗教圣歌作者艾萨克·沃茨的传统格律形式,但又作了许多变化,例如在诗句中使用许多短破折号,既可代替标点,又使正常的抑扬格音步节奏产生突兀的起伏跳动。她的诗大多押半韵。狄更生于1886年 5月15日逝世。她的亲友曾选编她的遗诗,于19世纪末印出 3集,但逐渐为人忘却。直到美国现代诗兴起,她才作为现代诗的先驱者得到热烈欢迎,对她的研究成了美国现代文学批评中的热门。


夏之逃逸


不知不觉地,有如忧伤,
夏日竟然消逝了,
如此地难以觉察,简直
不像是有意潜逃。

向晚的微光很早便开始,
沉淀出一片寂静,
不然便是消瘦的四野
将下午深深幽禁。

黄昏比往日来得更早,
清晨的光彩已陌生——
一种拘礼而恼人的风度,
像即欲离开的客人。

就像如此,也不用翅膀,
也不劳小舟相送,
我们的夏日轻逸地逃去,
没入了美的境中。

余光中译


虫鸣


在夏日众禽的啁啾之外,
凄楚地起自草底,
有一个较小的国度举行
它那宁静的赞礼。

我看不见有任何仪式,
祷词是如此舒缓,
它要变成一种沉思的风俗,
扩大了寂寞之感。

日午时最感到了古意悠扬,
当八月焚烧了残烬,
遂唤起这幽灵似的音乐,
作为安息的象征。

迄今盛况犹未见减色,
光彩也未显皱纹,
但是一种神奇的变化,
已侵入自然本身。

余光中译


某个阳光斜射的时刻



某个阳光斜射的时刻
在冬日的下午——
让人抑郁,像沉重的
教堂的旋律——

玄妙地伤害我们——
没有任何伤口和血迹
却在意义隐居的深处
留下记忆——

没有人能够传达——任何人——
它是绝望的印章——
不可抗拒的折磨
来自虚空——

当它来时,一切都侧耳倾听——
影子——屏住了呼吸
当它去时,就像死神脸上
遥远的谜——

灵石 译


我从来没觉得这是家——



我从来没觉得这是家——
在这尘世——在美丽的天空
我也不会自在——我知道——
我不喜欢乐园——

因为那儿是星期天——永远都是
休憩的时刻——从不降临——
伊甸园会多么冷寂
在明媚的星期三下午——

如果上帝也会外出——
或者打盹儿——
这样就看不见我们——然而他们说——
他自己——就是一部望远镜

千万年地监视着我们——
我就会逃亡,远远地
离开他——和圣灵——和一切——
可是还有“最后审判日”!

灵石 译

 


我听到苍蝇的嗡嗡声——当我死时

我听到苍蝇的嗡嗡声——当我死时
房间里,一片沉寂
就像空气突然平静下来——
在风暴的间隙

注视我的眼睛——泪水已经流尽——
我的呼吸正渐渐变紧
等待最后的时刻——上帝在房间里
现身的时刻——降临

我已经分掉了——关于我的
所有可以分掉的
东西——然后我就看见了
一只苍蝇——

蓝色的——微妙起伏的嗡嗡声
在我——和光——之间
然后窗户关闭——然后
我眼前漆黑一片——

灵石 译
 


但愿我是,你的夏季

 

但愿我是,你的夏季,
当夏季的日子插翅飞去!
我依旧是你耳边的音乐,
当夜莺和黄鹂精疲力竭。

为你开花,逃出墓地,
让我的花开得成行成列!
请采撷我吧—秋牡丹——
你的花—永远是你的!

江枫 译

 


有人说,有一个字

 

有人说,有一个字
一经说出,也就
死去。

我却说,它的生命
从那一天起
才开始。

江枫 译

 


爱,先于生命

 

爱,先于生命
后于,死亡
是创造的起点
世界的原型

 


如果记住就是忘却

 

如果记住就是忘却
我将不再回忆,
如果忘却就是记住
我多么接近于忘却。

如果相思,是娱乐,
而哀悼,是喜悦,
那些手指何等欢快,今天,
采撷到了这些。

江枫 译

 


心啊,我们把他忘记

 

心啊,我们把他忘记!
我和你——今夜!
你可以忘掉他给的温暖——
我要把光忘却!

当你忘毕,请给个信息,
好让我立即开始!
快!免得当你迁延——
我又把他想起!

 


我们有一份黑夜要忍受

 

我们有一份黑夜要忍受—
我们有一份黎明—
我们有一份欢乐的空白要填充—
我们有一份憎恨—

这里一颗星那里一颗星,
有些,迷了方向!
这里一团雾那里一团雾,
然后,阳光!

江枫 译

 


为什么,他把我关在天堂门外

 

为什么,他把我关在天堂门外?
是我唱得,歌声太高?
但是,我也能降低音调
畏怯有如小鸟!

但愿天使们能让我再试一试——
仅仅,试这一次——
仅仅,看我,是否打搅他们——
却不要,把门紧闭!

哦,如果我是那一位
穿“白袍”的绅士——
他们,是那敲门的,小手——
我是否会禁止?

江枫 译

 


如果你能在秋季来到



如果你能在秋季来到,
我会用掸子把夏季掸掉,
一半轻蔑,一半含笑,
象管家妇把苍蝇赶跑。

如果一年后能够见你,
我将把月份缠绕成团——
分别存放在不同的抽屉,
免得,混淆了日期——

如果只耽搁几个世纪,
我会用我的手算计——
把手指逐一屈起,直到
全部倒伏在亡人国里。

如果确知,聚会在生命——
你的和我的生命,结束时——
我愿意把生命抛弃——
如同抛弃一片果皮——

但是现在难以确知
相隔还有多长时日——
这状况刺痛我有如妖蜂——
秘而不宣,是那毒刺。

江枫 译

 


美,不能造作,它自生

 

美,不能造作,它自生——
刻意追求,便消失——
听任自然,它留存——
当清风吹过草地——

风的手指把草地抚弄——
要追赶上绿色波纹——
上帝会设法制止——
使你,永不能完成——

江枫 译

 


你无法扑灭一种火



你无法扑灭一种火——
有一种能够发火之物
能够自燃,无需人点——
当漫长的黑夜刚过——

你无法把洪水包裹起来——
放在一个抽屉里边——
因为风会把它找到——
再告诉你的松木地板——

江枫 译

 


我一直在爱

 
我一直在爱
我可以向你证明
直到我开始爱
我从未活得充分——

我将永远爱下去
也可以向你论证
爱就是生命
生命有不休的特性

如果,亲爱的,
对此也抱怀疑
我就无从举证,
除了,骷髅地——

江枫 译

 


诗人,照我算计

 

诗人,照我算计——
该列第一,然后,太阳——
然后,夏季,然后,上帝的天堂——
在就是全部名单——

但是,再看一遍,第一
似已包括全体——
其余,都不必出现——
所以我写,诗人,一切——

他们的夏季,常年留驻——
他们给得出的太阳——
东方会认为奢侈——
如果,那更远的天堂——

象他们为他们的崇拜者
是准备的那样美
在情理上就太难证明——
有必要为做梦而入睡——

江枫 译

 


我们曾在一个夏季结婚

 

我们曾在一个夏季结婚,亲爱的——
你最美的时刻,在六月——
在你短促的寿命结束以后——
我对我的,也感到厌倦——

在黑夜里被你赶上——
你让我躺下——
一旁有人手持烛火——
我,也接受超度亡魂的祝福。

是的,我们的未来不同——
你的茅屋面向太阳——
我的四周,必然是——
海洋,和北方——

是的,你的园花首先开放——
而我的,播种在严寒——
然而有一个夏季我们曾是女王——
但是你,在六月加冕——

江枫 译

 


头脑,比天空辽阔

 

头脑,比天空辽阔——
因为,把他们放在一起——
一个能包含另一个
轻易,而且,还能容你——

头脑,比海洋更深——
因为,对比他们,蓝对蓝——
一个能吸收另一个
象水桶,也象,海绵——

头脑,和上帝相等——
因为,称一称,一磅对一磅——
他们,如果有区别——
就象音节,不同于音响——

江枫 译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惠特曼(Walt Whitman)诗选 下一篇斯蒂芬·克兰(Stephan Crane)诗..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