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论诗
2017-08-22 10:29:44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180次 评论:0

题记:2017春日幸游曲阜,圣人面前岂敢言诗?

诗的灵魂是生命、自由与创造。诗的语言是纯粹、本真与静美。此时,诗是无字碑不着一字而尽得风流。

写诗其实是诗人情感的自然流露与落笔的浑然天成。写诗的过程是诗人思想的沉思、顿悟与升华。一切皆如天马行空行云流水。诗人君临天下笑傲江湖寄情山水,诗人虽身无分文而心忧天下,处庙堂或乡野皆为江山社稷着想。

好诗给读者审美享受让人着迷,实现诗人的社会价值与个人价值。尚能塑造读者完美人格。

一部《诗经》《唐诗》《宋词》诗星闪烁,犹如一艘航母,破浪行驶在中国古典文学的大海,令人叹为观止。

孔子编书三月不知肉味,老之将至犹乐此不疲,乃至韦编三绝。可谓废寝忘食不遗余力。

人文荟萃的水城,是一方文化的乐土。我的家乡茌平孔子、李白与王维皆曾吟咏于斯。然他们都命运坎坷多厄,功成名就后归隐遂做一介远离尘嚣的清白高洁之士。

今日展读《白居易传》,白与邻家小妹湘灵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却因父母反对终生无缘,令多少如我辈者嗟叹至今。爱情不幸成就了诗人。“浮云不系名居易,造化无为字乐天。文章已满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怆然。”

上世纪8090年代,诗人在校苦读适值汪国真、席慕蓉与与舒婷风靡一时,其力作红透大江南北,另多少文学爱好者沉迷其中不可救药,或吟或诵,当是诗坛鼎盛辉煌时期,故终生难忘。

及至上了大学研读大量名人的诗作与诗评,思想觉悟又高了一层,方悟得一些章法。却又囿于自然喷涌于涂改不已的两难之境,不知感性与理性哪个来的更为贴切?

其实,依拙见诗若失去形象沦为抽象则不算作诗,当时的西方抽象诗思潮淹没传统,遂使诗倍受读者冷落,于是读者的兴趣皆转向金庸、古龙与贾平凹,诗歌热自此告一段落。

而我心仪已久的三毛、顾城与海子,竟然以极端方式辞世,仅以屈指可数的几篇唯美诗作谢世,呜呼哀哉!天下之大,竟然容不下诗人三尺清白之躯,天妒英才乎?

对读书人来说,文章即生计。“士以诗书为性命”,这是中国知识分子千百年的使命。学校固然是施展才华、造福未来的舞台,它有时是一个埋没理想、扼杀天性与抹灭纯真的地方。它考验的不单单是能力,更是人性。热雨心中的沧桑寥落感等闲人绝难体会。

Tags:论诗 责任编辑:热雨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痴诗者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